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时间上也有冲突,祁月每一次回京的时间很短暂,她回来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和自己黏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去教左婉宁习武?

就在这胡思乱想之间,萧承衍也困倦了。

最近日日照顾祁月,他已有些体力不支,眼皮倦怠的耷拉了下来,遮蔽住了视线,打了几个哈欠后,逐渐进入了梦乡。

那日,十里长亭,他送她。

将士们到远处去了,祁月回头,将马丢给副将,“很快就回来了,你还玩儿十八相送吗?”

“在外面要小心。”萧承衍叮嘱,“等帝京和平了,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我们再也不要打斗了。”

“哎呀,”祁月黛眉微蹙,“你总是讨厌我打打杀杀,如今我们不去征讨人家,人家就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拉……”

萧承衍时常提醒祁月不要说这些粗鲁的话,实际上祁月也都在恪守,但在行伍之中,说粗话的人多了去了,反而好像太文质彬彬会拉开众人之间的距离,因此祁月不小心就被带偏了。

“虚君,等我回来。”

祁月伸手拍拍萧承衍的肩膀,萧承衍无奈点点头。

虚君是萧承衍的乳名,当年萧承衍的爹爹允王在萧承衍出生后希望他长大能成为一个虚怀若谷之人,因此起名虚君。

但这虚君却没有叫出名,这是一个只在恋人之间流通的称呼,尽管在这十里长亭,萧承衍已送别过祁月无数次,但每一次的感受都不同。

她回来,他欣喜若狂,犹如她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她在外面遭遇了什么事而不能回家,萧承衍着急不已,唯独这一次,萧承衍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第六感。

那是一种不好的预感。

“虚君,虚君……”在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候,这低低的喃呢一遍一遍在召唤他。

但就在此刻,萧承衍却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梦境里的声音居然延伸到了现实,萧承衍只感觉汗毛都起来了。

“阿月?”

怪力乱神吗?

萧承衍寻找声音的主人,“阿月,”他激动地起身,朝门口而去,但那声音却似乎漂在背后,萧承衍急急忙忙回头,吃惊的发现昏睡中的左婉宁居然在叫“虚君”。

“是你?”萧承衍真恨不得将左婉宁弄醒问问情况。

在她身上,他看到了祁月的影子,这两人相似度很高,她几乎要怀疑她们是同一个人,但左婉宁在否定,而他自己当初也的确见到了祁月的尸体。

但此刻,那“虚君”的乳名可怎么解释呢?

祁月翻个身继续睡。

第二日,吃了最后一帖药后,祁月彻底好了,要不怎么说这寒梦是百里挑一的医官?妙音送了吃的进来,“看看看,这可都是世子早上给您准备的。”

祁月一看,萧承衍为自己准备的东西不多,但都是自己喜欢的。

“他倒是会心疼人了。”祁月不知这是个陷阱,吃了水晶玲珑蒸饺又吃桂花酥,吃光了后,这才问:“世子呢?到哪里去了?”

“在西宫那边去了,最近不是有连环案,看那边忙的四脚朝天不亦乐乎的,咱们世子也着急了。”

他最近为祁月以及连环案的事,的确忙的焦头烂额。

听到这里,祁月点点头。

“世子妃,”妙音有自己的使命,还是出门之前王妃叮嘱过的,她热切的建议,“我们这不是要祭祀老祖宗去?奴婢的意思,我们早祭了祖宗早点回家去,如今在这里多浪费一天都危险。”

祁月自然也知道王妃的意思。

但这里民众岌岌可危,她又是恰逢其时遇到了,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你不要总想着明哲保身啊,你感觉危险的话最近你不要总外出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就你这模样儿,你就算是到外面去了也是安全的。”

祁月莞尔一笑。

妙音虽被挖苦,但却一点不着恼,依旧还是靠近祁月,“世子妃,事已至此,您还是听奴婢一句,这连环案是地方上的事,地方上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王妃说了,你们好好儿游山玩水就好,不要理会这些有的没的。”

话说到这里,妙音一把捂住了嘴巴,转身就走。

但才刚刚迈步,忽而感觉脑壳疼。

头发给祁月抓住了。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你居然将这些事情都告诉老夫人了,我平日里是白白疼你了,老夫人年迈,知道我们在这里和绑架案的案犯打交道她不着急吗?”祁月一把丢开了妙音。

妙音揉一揉头,“奴婢就随口一说,奴婢如今也知错了。”

“以后你报喜不报忧就好,不要口无遮拦,老祖宗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个。”

“奴婢真的记住了。”

妙音被打发出去,医官寒梦才进来。

寒梦单独见祁月,才见面寒梦就道:“你这个病我已看过了,按时按量吃药就好,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知道了,最近已好多了,多亏了你。”祁月急忙道谢,寒梦笑,“却之不恭。”

“最近,”祁月知寒梦是从郑国来的,问:“郑国那边怎么样了?最近我将燕云十六州弄了回来,只怕郑国那边乱起来了。”

“朝廷已收了地盘,如今都在交接呢。”寒梦对一切了如指掌,又道:“郑国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乱,放心好了。”

祁月舒口气。

这一次算她大获全胜,不动一刀一枪。

又道:“最近你在虞城多多打听那失踪案的事,有什么线索传给我。”

寒梦颔首。

等寒梦去了,祁月准备自己去调查线索,她将目标锁定在了之前邓丑女失踪案的作案现场,进那小巷子后,祁月东张西望。

这里空无一人,秋风席卷过来,地上落叶飞旋而起,给这寂寥的环境平添了一抹安详。

看这里并没有什么线索,祁月准备回程。

但才刚刚回头,背后却有了一连串脚步声。

“小姑娘,姑娘啊,”祁月回头,看到一个跛脚的老爷子,那老爷子走的很慢,“姑娘,你能搀我到那边去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