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至亲至疏夫妻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快说,坦白从宽。”尽管萧承斌和萧承衍都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姜三莽就是不回答,他提供的东西要么是他们老早就调查出来的无用情报,要么就是胡言乱语。

看萧承斌已无计可施,萧承衍靠近,他拿起旁边的虎口钳子。

“本王呢也没什么别致的手段,送你个芝麻开花玩一玩。”萧承衍笑了笑。

“你!你要做什么啊?”

那姜三莽其实不怎么害怕萧承斌,看得出萧承斌是个家教良好且文质彬彬之人,他这边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手段?横竖不过鞭笞辱骂恐吓,但萧承衍就不同了,他刚刚一个问题都没有问,他在观察,观察此人的弱点。

“我、我,”姜三莽恐惧的低头,“我知道你。”

“那你也应该知道这芝麻开花是什么。”所谓芝麻开花乃是用老虎钳子拔掉人的手指甲,在拔掉手指甲的那么一瞬间,血液会飞溅,而飞溅出来的血液就好像开花一般。

顾名思义,芝麻开花。

“你能不能给我个痛快的?”姜三莽恐惧的看向萧承衍。

萧承衍叹口气,“痛快的?你今年多大了?横竖不过二十来的人,二十岁的人还年轻呢,什么叫痛快?本王可不知道。”

说话之间,那人惨叫一声。

那犀利的惨叫结束,此人已浑身开始抽搐。

萧承斌知晓萧承衍是有一些手段的,但这手段实在是为君子不耻,此刻他倒抽一口冷气,别过了视线,再也不忍心去看姜三莽了。

“皇兄悯柔,就不要看了,等会儿臣弟给您答案就好。”发觉萧承斌有点惧怕,萧承衍冒出来这么一句。

萧承斌早出去了,有这台阶下,自是要离开。

“那就静候佳音了。”萧承斌拍一拍萧承衍的肩膀,“王弟辛苦。”

两人分道扬镳。

屋子里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谁也不知道里头在进行着什么惨绝人寰的勾当,等祁月回来的时候,那哭声已响遏行云,祁月噗嗤一笑,似乎在欣赏音乐。

“你猜猜此人招供了吗?”

“那自然是没有招供了,奴婢想着要是招供的话未必会这么折腾他。”妙音一面说一面指了指祁月手中的东西,“世子妃,我们这个玩具可怎么用呢?”

那是一个钢铁锻造的帽子,但不同于一般帽子的是,这个帽子上面是一个水碗一般形状的容器,自帽子下面焊接了六根粗细不一的铁条,在那铁条下是一个圆形的铁环。

大小可以调节。

一路上妙音当玩具已玩儿了许久。

“这个还能做刑具用?”妙音展开了自己的奇思妙想,但还是想不到这玩意儿有什么特别的,看来也很一般。

“走了。”

进入屋子,萧承斌眼神萧瑟,沮丧,看祁月来了,萧承斌苦笑。

祁月早知发生了什么,朝着里头努努嘴,“一点没问出来?”

萧承斌叹口气。

这一声叹息已代替了回答,祁月掀开门偷偷看看,发现里头的囚犯已快昏厥过去了,她祁月咳一下,“妙音,让殿下不要在里面了,就说本妃这里准备了吃的给他,让他出来吃宵夜,这接力棒还是给我的好。”

妙音进入。

一会儿后她萧承衍出来了。

萧承斌正在研究祁月的大发明,一点看不出端倪,“这是吃鸳鸯锅的?”

“吃个头,”祁月责怨的瞅了瞅萧承斌,“此乃紧箍咒,等会儿您就知道作用了,现在吃东西。”

祁月不解释,将食物送过来。

萧承斌早饥肠辘辘,掀开食盒一看,发觉里头的东西居然都是自己喜欢吃的,惊讶于祁月的记忆力,“你怕不是本宫肚子里的蛔虫,怎么本宫想吃什么你都知道?”

“我不会察言观色啊?”祁月一面说一面不知碗筷,接着萧承衍也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祁月过去行了个礼,“夫君过去吃吧,让妾身到里头去看看。”

“真是个硬骨头。”萧承衍气急败坏跺跺脚。

祁月指了指桌上吃的,萧承衍惊骇的程度不亚于萧承斌。

祁月准备的周到极了,也全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这让萧承衍再一次想到了祁月。

对面食指大动的萧承斌一面吃一面嘀咕——“很有可能左婉宁就知祁月。”

“借尸还魂吗?”这怎么说得通啊?

那边却一本正经点点头,“兴许。”

两人吃东西,祁月已进入屋子。

她之前审讯过不少人,她审讯的手段和策略和一般人是完全不同,祁月进来后什么都没说,哪怕人家在咒骂自己她也充耳不闻,她让身边侍卫帮忙将这“紧箍咒”佩戴在那人头顶,自己过去上螺丝。

那人不感觉疼,反而感觉很舒服。

祁月从火盆中拿出炭火,将那炭火丢在帽子上的器皿之内。

这帽子内的火炭燃烧后会形成热传导,接着一整个帽子都会滚烫,那下面圆弧的大小和人的脑袋大小一般,所以那人感受得到的痛苦是没有办法形容的。

祁月自将这帽子佩戴在那人头顶就没决定拿下来。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人痛苦嚎叫的时候祁月会用冷水泼在这圆弧上,热胀冷缩的原理会让这圆弧缩小不少,而后面的螺丝会根据刻槽自己调节大小。

也就是说,每一次使用,那紧箍咒的大小就会调节一次。

那人已叫不出口了。

萧承衍和萧承斌在门口朝里头看了看,发觉祁月已结束了,从头至尾祁月压根就没问。

“这就完了?”看祁月出来了,萧承斌嗤笑一声。

祁月将萧承斌手中的鸡爪拿过来送了给旁边的妙音,她草发现妙音在吞口水了,妙音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祁月道:“你今日跟了我许久,各种奔波,也是累坏了,吃饭自然是要一视同仁的,我的饭是二人份的,但此刻你既饿了就先吃一口。”

“世子妃。”妙音感动,“从来没有人对奴婢这么好过。”

“乖。”

祁月摸一摸妙音的头。

这丫头聪明的很,最主要的这丫头是个忠心耿耿的人,祁月自然真心实意对她好。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