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异域女人和花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此刻祁月坐下,她先看了看萧承斌,“今日您应该是能问的都问过了,此人意志力坚强,一个字没说,对不对?”

“你亲眼目睹一般?”萧承斌指了指旁边的妙音,“妙音?”

“和妙音没关系,您忘记了吗?妙音和我一起出门的,我接触此人的时候就发现此人是个硬骨头,对付硬骨头的人不能硬碰硬,要慢慢来,这叫以柔克刚。”祁月胸有成竹。

说这句话的时候,祁月神色安静,犹如过尽千帆。

这眼神让萧承衍和萧承斌都感觉像极了当年的祁将军。

祁月又道:“今日我才不去问呢,明日依旧不会问,后天大后天也不问,你们相信吗?他会主动开口。”萧承斌不怎么相信,还要打赌。

但萧承衍却很相信。

打击都累坏了,各自回去休息。

临睡前,祁月果真邀请妙音一起吃宵夜,妙音羞羞答答不肯过来,祁月却抓住了妙音的手,“吃你的!”

这一次妙音发现祁月容色不大好,不敢违拗,乖乖儿的坐在了祁月身旁。

两人吃了东西,祁月进入屋子。

萧承衍并没有休息,他似乎在想什么,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绪之中,许久许久才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的视线锁定在了祁月身上,“左婉宁?”

“嗯呐。”祁月点头,她早将自己那祁将军的身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一辈子她需要彻底扮演好左婉宁这个角色,祁月自认为自己切换的很好。

“阿月?”这一刻,萧承衍好死不死叫了一声祁月的乳名,他在观察祁月的动态和反应,祁月愣住了,她别过了头看向窗口,一滴泪水顺着眼眶滑落了下来。

祁月快速擦拭掉了。

这反应,让萧承衍满意。

第二日,萧承衍和萧承斌依旧出去调查,祁月过去看那俘虏来的家伙,此人居然一丁点儿没察觉到祁月那刑具的厉害。

“我们吃顿饭?”祁月挥挥手,外面有人送了桌子进来,陆陆续续的有人送了吃的进来,这大约是此人囚禁生涯内少有的惬意了。

祁月关闭了牢门,打开了那人手铐和脚镣。

那人跌跌撞撞靠近祁月。

“世子妃小心啊,此人心术不正,您还是出来。”萧承衍的副将魏叶落此刻紧张兮兮,毕竟萧承衍离开之前叮嘱过让魏叶落竭尽全力去保护祁月。

祁月笑。

“魏将军不要大惊小怪,我看他他不像是对女孩下手的人。”

“呸!女孩子都是臭豆腐,我才不会对她们下手呢,我看是魏叶落你想多了。”

魏叶落被请了出来。

祁月陪姜三莽吃东西,姜三莽看祁月一个字都不问,倒感觉奇怪。

“你以为你要我吃好喝好我就会将一切说给你?”姜三莽哈哈大笑,“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啊。”

“你有家人在他手中,还有把柄在他手中,你出卖了他兴许就活不成了,但你在这里却勉强可以苟且偷安,对不对?”这句话说完,祁月噗嗤一笑。

姜三莽沉默了,握着的酒樽也放在了面前。

那一杯酒沉甸甸的,似乎再也拿不动了。

“人活着,不过为碎银几两罢了,你和大多数人一样,这不可耻!你为人做那等事这就不好了,我看他们昨日对你大刑伺候,你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我敬重你是条汉子。”

姜三莽沉默了。

“你也不要错以为我是过来感化你的,三天之内你一定会亲自找我将秘密说出来的。”

“我才不会!”姜三莽哈哈大笑。

祁月也笑了,“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了。”

下午,萧承衍回来了,今日他和萧承斌出去调查了许久但一点线索都没有,倒找寻到了几个苦主,苦主也说不上所以然。

来来回回不过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下午在护城河有个划船比赛,如今虞城已是人满为患,不少达官贵人将两边的酒楼都包了,小商小贩也多了起来,如今的虞城热闹非凡。

“且先休息休息,过了这活动继续调查。”萧承斌最近也跑的太累了,给出了这么个建议。

回屋子,祁月正在看书。

这本书还是萧承衍早上带回来的,也不知是从哪一个跳蚤市场淘回来的,这线装书已破败的厉害,萧承衍一定对里头记录的“借尸还魂”以及“张天师符箓”感兴趣,在这两页上有明显的标注。

此刻看萧承衍回来,祁月急忙将书藏起来。

“偷偷摸摸做什么呢?”

“看书啊。”祁月将书拿出来,“你看这个的时候不也和我一样偷偷摸摸?”

“今日进展怎么样?”

萧承衍无奈的一笑,问祁月,祁月将自己的计划说了,萧承衍很怀疑祁月那“刑具”的实用性,一面脱外衣一面问:“那玩意儿果真很厉害吗?”

“有的东西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却很厉害。”祁月懒得解释,让结果来证明一切就好。

萧承衍想到了什么,“等会儿有个划船比赛,据说获胜者还可得奖励,也不知今年彩头是什么,看起来很热闹,最近你不是穷极无聊,要出去走走吗?”

萧承衍居然看出她“穷极无聊”了,还“约”她“出去走走。”

这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这还等什么,走走走。”

祁月将衣服丢了过去。

外面有点冷,虞城温差大,两人到护城河旁,发现里头有龙舟,民众自发性去参加,有人站在甲板上喝酒,有司仪已开始介绍游戏规则和比赛项目。

看萧承衍饶有兴味的看,祁月建议他们两人也去参加。

“我们能获胜吗?”旁边的萧承衍不情不愿挪动了一下屁股,祁月却将划船桨送了过来,“重在参与啊,再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就不能获胜呢?”

“滋啦,全力以赴。等我们拔得头筹我们就是这里的大红人了,将来想做什么不是轻而易举吗?”

口哨声结束,船只已离弦之箭一般射出。

平静的湖面犹如一块被划破的镜子,船只飞速朝前而去,一开始祁月也认定了他们会输的惨不忍睹,但很快发现对面那一艘船上的选手无论是体能还是技能都远不如他们,至于旁边那艘船,两人才刚刚出发就吵闹了起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