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二章 本妃不会女红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看到这里,祁月丢了个眼神给萧承衍。

两人本就会武,明明是落后于众人,但很快就遥遥领先。

伴随着铜锣声,比赛落下帷幕。

“看起来啊还是外来和尚会念经,你看看人家这夫妻档多厉害啊,今日大获全胜。”身边几个人啧啧连声。

“这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可见生活之中也一定举案齐眉很默契。”

有人臆断。

在众说纷纭的猜测里,两人粉墨登场。

“今年的礼物是锦缎和绫罗,更有曹大人那边的赏赐,两位今晚可是盆满钵满呢。”司仪笑嘻嘻。

礼物的确很多,并且很丰富。

“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我叫月儿,你叫我月姑娘就好,”祁月才不要透露真名实姓给那人,那人点点头,祁月抬眸看看苍穹,见天空有白莲花一般的云,那云团看起来美丽的很,“我夫君叫云公子。”

那司仪点头,“云月本一家,今年恭祝云公子和月姑娘了。”

祁月提议将这些绫罗都分出去,至于那些珠宝之类,在祁月看来犹如云烟过眼,自是不足齿数,也全都分发给众人了,众人倒欢天喜地。

不住的叫“月姑娘,云公子”之类。

祁月矜持一笑。

两人才刚刚走出去一段,后面就有人尾随了过来,祁月回眸一看,亦步亦趋跟在他们背后的是一双妙龄少女。

那姐姐拥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她朝祁月行了个礼,“月姑娘,我想……”女孩矜持的笑着,眼神充满了渴求,祁月顿时了悟,“明白,你们聊。”

这臭丫头的意思是想单独和萧承衍聊一聊。

祁月错开点儿位置给她,那姐妹花内的姐姐吃吃的笑,眼神迷醉,“刚刚云公子您的风采已让我折服,我家有良田千顷房屋无数,就是差一个真心实意爱我的人,今日我看上了您,云公子方便的话明日登门来吃个饭?”

“这……”萧承衍指了指不远处的祁月,“我那贱内是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母夜叉,吃饭就不必了。”

祁月回头看看萧承衍,她好奇的很,萧承衍不着急回去且和这俩陌路人聊什么呢?

她这么回头一看,萧承衍急忙露出了怯懦的神色,“我那母老虎顺风耳的本领也不错,刚刚她划船你们也看到了,只怕你们这变小身板挨不住她一下两下呢。”

那俩女孩跺跺脚,娇嗔了两句离开了。

祁月回头,忍俊不禁,“那是过来做什么的?”

“自讨苦吃的,哈哈哈。”萧承衍也笑了。两人继续往前走,前面有赛诗大会,水泄不通,祁月一点不想参加,但被人群裹挟着已不知不觉到了擂台附近。

前世时,祁月的老爹爹喜欢吟诵诗词,居然也有出口成章的本领。

他是想将祁月教育成个文质彬彬的丫头,哪里知道祁月不喜欢文学,反而习惯武功。

祁月此刻将老爹的诗念诵了出来,众人激励鼓掌。

“好一个人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啊,这等大气磅礴的描写不像个丫头的口气,真是厉害了。”

两人再一次上台。

祁月照本宣科,说自己是帝京人,介绍名字等等,人家这边也有花红,两人得了东西后走了出来。

“那哥哥,你等等奴家。”

“哎呀,等等嘛。”

两人站在原地,接着头顶下起来一场香囊雨。

原来在本地,今晚的活动也是联谊的一种形式,女孩们一旦有相中的男子就可丢香囊给他,男子如若也对这女孩有意思,就笑纳香囊。

大家还以为云公子会挑选一两个,哪里知道云公子不屑一顾。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把抓住了祁月的手。

祁月脸红心跳,明知萧承衍在用自己做挡箭牌解围,明知萧承衍喜欢的是祁月而不是左婉宁,但此刻心跳依旧敲鼓一般。

“我妻只有一人,白首不分离,诸位就不要觊觎了。天下好男人多了去了,还请诸位擦亮慧眼继续观摩,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两人好不容易才从肩摩毂击的长街上走了出来。

从里头出来,祁月看到自己白马靴变成了黑色的,上面都是脚印,至于萧承衍,在刚刚进行的划船比赛里,萧承衍划破了裤腿以及外衣的裙摆,萧承衍自己倒没注意。

进客栈,祁月再一次听到了那人的喊声。

那喊声是热泪在绝对濒危的情况下才能发出的,那恐惧的喊声让人不寒而栗。

“最后一天了,”祁月嫣然一笑,胸有成竹,“明日姜三莽会将秘密和盘托出。”

“何以见得?”

“殿下拭目以待就好。”

第二大清早萧承衍出门去了,见了萧承斌。

萧承斌愁眉不展,“那人还不肯说?”

“煮熟的鸭子嘴巴硬,且等等。”萧承衍也没办法胁迫人家说什么。

此刻萧承斌视线下移,“咦”了一声,抓住了萧承衍直裾的裙摆,哪里皱巴巴的,翻过来一看粗针大线,真是丑不忍睹

“最近王弟开始勤俭持家了,裤子和衣服成了这模样还舍不得扔掉,你这一次带的侍女手艺不怎么精湛呢,这个活做的可谓贻笑大方。”

昨晚回去后欧萧承衍倒头就睡,累坏了。

他压根就没察觉衣服破了,此刻要不是萧承斌提醒,他还果真不会发现。

他一把抓住了那被缝补过的位置,顿时一笑。

“我知道了。”

“定是你那心灵手巧的母夜叉杰作,对吗?”

两人哈哈大笑。

今日是酷刑进行的最后一天。

前世,祁月就用这种刑具对付过不少铮铮铁骨的硬汉子,没人能坚持过第三天,所以今日早起尽管她想要出门去溜达一圈,但依旧沉敛了情绪,在这里安安静静等。

面前桌上放着一个狻猊熏香炉,里头香烟袅袅,飘曳到了空中,那烟雾犹如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一般,祁月面容平静,似乎对一切都湮灭了期待。

她什么都没有想,任凭自己思想放空,进入了一个结界。

“哎呀,哎呀,”妙音捂耳朵从外面狂奔了进来,“今日也不知那姜三莽是吃了什么断肠草了,起来就在鬼哭狼嚎,世子妃您听,您听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