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曹大人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不妨借一步说话?”

萧承衍点一点下颌。

那曹参立即弓着腰。

“二位里头请,里头请。”

两人被邀到了内堂。

内堂安安静静,接着门口一个小厮狂奔了进来,而后心急火燎的跪在了曹参面前,“大人,大人啊。”

“怎么?”曹参将那人搀了起来,那小厮偷瞄了一下旁边的两人,和曹参交头接耳,曹参也不知听到了什么,顿时跪在了萧承衍和祁月面前。

大张旗鼓,三叩九拜。

“哎呀,老天老天呢、”曹参一面擦拭汗水一面磕头,“卑职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允王世子和世子妃到了,得亏卑职的下属传来了消息,卑职有失远迎,罪该万死啊。”

“起来吧,”萧承衍最讨厌这惺惺作态的模样,挥挥手,“少在这里忸怩,什么罪该万死,你罪该万死的怕不是这件事?”

“哎呀,哎呀。”曹参下的魂飞魄散,顿时蜷缩在了地上,“卑职多年来保境安民,夙夜匪懈虽赶不上您日理万机,但一天里大大小小的事也处理的井井有条,还请世子爷您高抬贵手饶了卑职啊。”

祁月也分辨不出究竟这曹参是故意表演给他们看还是他就是这么个货色。

“起来了,曹大人。”和萧承衍交流了一下眼神,祁月笑着靠近,“我们殿下最喜欢和人开玩笑,殿下要是治你罪,早下手了,我们就是听说你文治武功将这里管理的井然有序,这不是回来祭拜列祖列宗才顺道儿过来看看你吗?瞧瞧你这受宠若惊的模样,快起来。”

祁月唱红脸,将曹参搀了起来。

曹参已结结巴巴,“上宾,招……”

“好了,知道了。”

两人跟在曹参背后。

进内堂后落座,萧承衍咳嗽了一声,曹参脸色煞白,“殿下。”

“你这虞城治理的不错,本殿下这一路过来看到四海无闲田,看到百姓安居乐业,人人道不拾遗是夜不闭户,倒很有点大国气象。”

曹参听到这里,唯恐此乃“欲抑先扬”,一颗心七上八下。

“好了,我们是来这里祭拜祖宗的,二来也是在你这里玩一玩,所以曹大人不要这么紧张。”

祁月笑着将曹大人搀了起来,曹参依旧恐惧。

祁月吃了茶水,用了点心,这才启唇,“你们这虞城有什么好玩儿的好吃的,你介绍来。”

那曹大人看向萧承衍,见他眼神漫不经心,似乎果真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这才松口气,“我这里……”

不得不说,曹大人实在是太会玩儿了,经这行家里手介绍,祁月发现原来这里别有一番滋味。

“你们聊吧,”眼看着萧承衍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政绩上,祁月作为一个女眷自然是要回避一下,曹参咳了一声,急急忙忙靠近祁月。

他对下属摆摆手,“不可怠慢了世子妃,让夫人过来作陪。”

“哎呀,我一个人在你这里走走,还需要人陪着吗?”祁月懊恼。

但曹大人坚持要夫人过来陪她,祁月也不好拒绝,只能点点头。须臾,一个穿着藕粉色衣服的女子在众星拱月之下靠近了祁月,祁月一看,发觉这女子不过二十一二岁但却生了一张名符其实的苦瓜脸。

这女子的眼睛雾蒙蒙的,让人想到虞城那阴晴不定的鬼天气,她笑着行礼,神容端庄凝肃,但却似乎没任何情感。

纸片人一般。

祁月点点下巴。

那女子陪祁月在府上玩儿,祁月发现这道台大人的府衙规整而大,里头修了亭台楼阁,房屋鳞次栉比,气势恢宏。

祁月前世是猛将,时常到边境上去刺探郑国,一来二去掌握了一种技巧,她拥有自己速记的手段,且天赋异禀过目不忘,只要是祁月到过一次的地方她总能记个一清二楚。

“你们这府衙内多少人啊?”

“回娘娘话,”夫人走的很慢,气喘吁吁,“一共七十三人,老爷家眷上上下下三十人,其余人是奴婢侍女和侍卫。”

祁月暗暗一算,发觉这道台大人府衙内只有三十多个人是侍卫,而刚刚自己路上过来已看到了十一二个。

那么问题来了,其余的二三十人到哪里去了。

越走曹夫人的动作越慢,祁月回目看她,发觉曹夫人咽喉上打了一层厚厚的粉,她走的香汗淋漓不知不觉之间粉已滑落露出了象牙一般白皙的肌肤。

不得不说这曹夫人是个大美人儿,靡颜腻理。

但此刻祁月却注意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曹夫人的脖颈上有不少瘢痕,一开始祁月以为是闺房之间……男女……后来祁月发现在咽喉上下位置有一条纵贯线,那纵贯线是淡紫色的,虽已近乎于消失,但还是可以看清楚。

要是一般人哪里知道这痕迹是怎么来的?但祁月不同,她明白这是被人死死地扼住咽喉捏出来的。

那就奇怪了,一个五品官员的夫人不应该是过着安富尊荣的生活吗?谁敢对一个官员的女眷下此毒手呢?

而这曹夫人似乎一点都不开心,那张苦瓜脸上并没有笑容的痕迹。

“前面是花园,里头阴森森的,我们这里人手少,”曹夫人气喘吁吁,她指了指对面那葳蕤的一片绿色,“所以没有人在里头打点,在附近走走就好。”

“我看这花园不错呢,不一饱眼福可不成。”

祁月本就是执拗人,你不要我去我还偏偏要去,且看看你这庭院内有什么猫儿腻。

曹夫人不好阻挠,只能缓慢点点头。

往前走,是一条年久失修的石子路。

旁边生了巨大的乔木,祁月举眸看,发现是一棵五倍子树。

这个季节正到了五倍子成熟的时候,头顶那累累硕果噼里啪啦已坠下来,好像在下雨,因为这个,祁月更感觉此地清幽安静,说什么都要一探究竟。

但奇怪的是这曹夫人明明是个妙龄少女,但却走的很慢,不时地发出哮喘一般的声音。

祁月擦拭了一下汗,回头看看她,“夫人难不成有先天不足的病,还是缺乏锻炼呢,为何本妃总听到夫人在哮喘,再不然……”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