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再遇曹夫人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发觉自己露馅了,已做好了被拷问的准备,但却哪里知道萧承衍那边却戛然而止。

萧承衍居然破天荒同意出去走走。

两人出了老庄子到县城去,到了那蝴蝶泉,发觉人山人海什么都看不到,祁月有点后悔,“真是来看人头来的,无聊极了。”

萧承衍听到了什么呱呱声,祁月倒也不含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我,我肚子在呱呱叫。”

“那就先去祭五脏庙了。”萧承衍也笑了,“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被淹死,现在还看不看了?”

“不看了不看了。”

祁月尴尬极了,转身就走。

在客店内享用了本地的摘牌菜,祁月起身伸懒腰,“走了。”

两人从客店出来。

才站在屋檐下还没想好何去何从呢,不远处一个虚弱的人影已撞在了祁月身上,那是个女人,这女人戴了个厚重的斗篷,她一下子昏了过去。

祁月急忙搀扶,“喂,起来啊。”

就在此刻,祁月黑脸了。

“怎么?”萧承衍距离任何一位女性都很远,不排除小女孩和老太太。

祁月一看,眼神愕然,“殿下,这是……”

两人将这女子弄到了马车上,忽而远处走过来几个强盗模样的男子,里头那个带路的是个大胡子。

那大胡子靠近祁月后问:“可看到一个病恹恹的戴着斗篷的女子从这里经过,她……”那长毛描述模样给祁月,祁月一本正经的听。

“那女子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容貌秀丽,身体羸弱,对也不对?”

“哎呀,是是是,到哪里去了?”

祁月指了指反方向,“我看她踉踉跄跄到远处去了。”

那几个人信以为真,一个个都到远处去了。

等他们到庄子,这女人已睁开了惺忪的眼。

和每一个可怜人一样,这女子一睁开眼睛就大呼小叫,萧承衍未卜先知一般早捂住了耳朵,祁月哪里知道会这样?等这女子惊心动魄的叫声终于结束,祁月这才凑近看她。

“镇定点儿,是我。”

“月姑娘?”果然是曹夫人,祁月点点头,“是我,夫人这是做什么呢?红拂夜奔也应该选择晚上,您那良人呢?您只身一人到天涯海角去呢?”

那曹夫人只是个哭。

一个字都不回答,祁月抱着曹夫人爱怜的拍,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温柔的母亲在抚慰自己做错了事的孩子。

萧承衍懒得看。

“我叫春琴,我本是良善人家的女子,但三年前的一天祸从天降,曹大人的士兵到了我家里,他们折磨死了我爹爹,然后将我弄到了府衙,殿下,娘娘,我的话句句属实,这多年来……”

曹夫人的话掷地有声,轻而易举已掀开了道台大人那道貌岸然的神秘面纱,祁月和萧承衍侧耳聆听,曹夫人娓娓道来。

“这三年之内我日日思忖如何逃离,前几日我险乎就得手了,但毕竟还是被这衣冠禽兽抓住了,她不然教训我折磨我羞辱我……”春琴说到这里胆战心惊,“他还让下属折磨我,世子妃,您看啊。”

春琴掀开衣服给祁月看,祁月注意到她胸口上有不少伤痕,那些伤都是日积月累而来的,祁月看到这里顿时气恼,“真是丧尽天良。”

萧承衍还算理智,冷静的问:“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这曹大人究竟和少女失踪案有没有什么关系?”

春琴犹豫了,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但旁边的祁月却用力一把抓住了春琴的手,“春琴,你倘若想为自己,为你爹爹报仇雪恨你就要将你知道的秘密都告诉我们,实话实说,本妃和世子已调查了七八天了,但幕后元凶还没浮出水面,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告诉我们这个秘密,我们势必救你脱离苦海。”

兴许春琴不敢孤注一掷,兴许春琴之前已找了什么人告状但到头来毕竟还是败下阵来,所以春琴存在一种笃定的怀疑和原始的恐惧,祁月低柔一笑,“你不相信其余人但你还不相信我吗?你放心好了,我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春琴终于被说服了。

“他有一张天罗地网,他先让自己的下属在十里八乡物色女孩,有那模样好的,或偷或抢或找地痞无赖过去骚扰,总之那女孩早晚会被弄到我们府上。”

祁月听到这里,点点头,“前天下午我们到那后山去,那边有个山洞,想必就是拘押女孩的地方了,对吗?”

“山洞?”春琴讶异,“世子妃您真是神目如电,您看到了山洞吗?”

“自然。”祁月颔首。

春琴又道:“是,是!他会将女孩关押在山洞里,然后按三六九等将女孩分出,再接着将女孩送到帝京去。”

“后台是谁,你在他府上三年了,想必也搜集了不少的证据和秘密。”萧承衍终于露出了着急的神色。

春琴忙道:“我也是前一段时间不小心偷看了他的书信才得知,这家伙做事谨小慎微,所以我并不敢偷窃任何东西,我发现这封信是送了给信王世子的。”

这春琴和姜三莽的口供完全吻合。

“看出来了,是萧承章。”祁月本是嫉恶如仇之人,此刻用力攥住了拳头。

“果真是他。”

“娘娘,殿下。”春琴泣不成声,“如今我终于找到了可以为我报仇雪恨之人,殿下,娘娘啊,请你们立刻将老贼逮捕了啊。”

萧承衍沉默了。

祁月叹口气,逮捕一个朝廷官员这谈何容易呢?且证据完全不足够给人曹参定罪,就凭他们这一面之词就能?

祁月看看女子,“第一,他固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此人聪明绝顶做事谨小慎微,想必不会有什么漏洞给我们抓,且我们已到你们府上去了一次,难免打草惊蛇。”

“这第二,”萧承衍起身,“你的话只是一面之词,也得亏你今日遇到了我们,倘若你将此事状告给其余什么人,人家立即扭送你回去,还说你疯了。”

“这。”

显然,春琴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复杂,顿时涕泗横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