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九章 可怜的春琴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看看萧承衍,“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自己。”

“你和她几乎一样,喜欢保护弱小。”

“她?”祁月假装敏感,回头看看萧承衍。

萧承衍一言不发,“必要时想办法求助,我就来了。”

“我倒是但愿没这个必要。”

府衙内。

一个叫采菊的丫头已揭穿了春琴,此刻春琴被捆绑了起来,曹参气急败坏,靠近春琴就给了一耳光,春琴只感觉耳朵里嗡嗡作响,接着那嗡嗡嗡的声音震荡的她浑身难受。

春琴倒在了地上。

曹参一把将春琴拉起来用力推开,接着将一张纸丢在了春琴面前。

原来春琴是准备送最后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给祁月,结果暴露。

“贱人,贱人啊!我这就杀了你!”曹参手中的狂刀挥了起来。

祁月已到了花厅,但到底没看到曹夫人。

“你们夫人呢?”这是鸿门宴,其实在她刚刚进门就感受到了,也明白自己这一次到这里凶多吉少,但却没想到人家一点不遮遮掩掩,才进府衙,就有人关门闭户。

“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哎呀,”祁月故意惺惺作态,“真是岂有此理,不好玩儿,我不玩儿了,走了。”

祁月才刚刚转身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曹参。

曹参冷漠的笑着。

“世子妃,你们好厉害啊,在我眼皮子下面就已狗苟蝇营了,真不可思议呢,如今这贱人已被我拿下,哈哈哈。”曹参一面说一面抓住了春琴的发髻,春琴已疼的连一点儿声音都反发不出来了,吓丝丝的抽着气儿。

看到这里,祁月震怒,“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本事放了她?一切事都是你我之间的角逐和较量,放了她。”

“你我?不算西宫和允王世子吗?”曹参冷笑,一脚将春琴发射了出去,春琴被折腾的厉害,此刻已气喘吁吁。

“月姑娘,你上当了,你不应该来的,我真的有什么事麻烦你我定会给你飞鸽传书,如今我们已暴露,我更希望你持盈保泰不要进来,曹参狗急跳墙,你可要小心点儿。”

祁月想不到春琴都奄奄一息了,一颗心还在自己身上,她急忙靠近,将春琴搀了起来。

接着将一枚红丸送到了春琴嘴巴里。

这红丸是一种很厉害解药,吃了红丸可恢复身强体壮的体质,等会儿祁月准备救她离开,所以在离开之前需将她的身体状态调节到最佳。

春琴吞了下去,祁月凑近她耳朵。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是,是,世子妃。”春琴浑身热血沸腾,似乎只要有祁月在自己身边,她就无所不能。

祁月站起来。

此刻一群打手已各就各位,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左婉宁!这些士兵可是我训练多年才训练来的,他们可厉害极了,如今你就和他决一死战,且看是你厉害还是他们厉害。”

祁月一看,对面一群男子已经靠近,这一群人一个个都凶巴巴的,看得出他们的确是经过训练。

那群人风卷残云一般。

曹参也想不到祁月这么厉害,他几乎没看到祁月是怎么样出手,就看到那身边一群一群人一个个都从圈子里飞了出来。

“上!上!上啊!给我好好儿教训这毛丫头,杀了她的,我奖黄金白银,上,上啊!”曹参大声疾呼,他后面还有一群人也都包围了过去。

祁月自是厉害,但单打独斗还好,如大家联合起来,祁月就不能和他们抗衡了,她已打了半时辰,浑身力量消失的很快。

就在此刻,一人朝祁月射箭,祁月急忙躲避,那箭簇却射中了肩膀。

那人猖獗大笑。

“哈哈哈,看我要了她的命。”原来那箭簇和一般的不同,那箭簇后面有一条软钢丝,用力拉扯,祁月就犹如被捆住来的牛羊一般朝那人而去。

祁月闷哼了一声。

此刻更多人过来下黑手。

一人手中握着长剑已刺了过来,眼看是躲不过去了。

他们幸灾乐祸用力拉钢丝,很快的祁月已气喘吁吁七荤八素,那长剑也刺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祁月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眼前黑影闪烁,祁月一看,一个瘦削羸弱的身躯已倒在了面前。

祁月急忙去搀。

但女孩的身体已经软溜溜的坠了下来,任她再怎么用力都不能让对方站起来,大约任何人都想不到在这危机四伏的紧要关头曹夫人会挡在祁月面前。

她胸口被洞穿了,有殷红的血液汩汩流淌。

曹夫人看向祁月,祁月注意到了她眼角的泪水,她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力挽狂澜救曹夫人了。

“夫人。”

祁月眼睛酸涩,她和曹夫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两人的友谊却保持的很好。

当初她明明可以保护好曹夫人,却非要送曹夫人进来做卧底,倘若没有自己,曹夫人兴许已安全了。

“什么夫人不夫人。”曹夫人用力抓着祁月的手,一股力量犹如枯藤绕树一般,“我叫春琴,春,春琴。”

“好,好。”祁月伸手捂住了春琴的伤口,但那血液还是激射了出来,那湍急而滚烫的血液好像山体内喷出的熔岩一般,祁月盯着那伤看,接着又看向春琴,“春琴,春琴。”

“世子妃,在没遇到你之前我以为我是个废物,如今我终于知道我春琴也是有能耐的。”

“是,是。”

祁月被感动了。

正因为自己一句话激活了她的英雄主义,祁月抓着春琴的手,“你的情报已被西宫送到了皇上面前,这里,他们,他们很快就要被消灭干净了,这里也会被夷为平地。”

春琴听到这里,连连点头,“世子妃,真好,真好啊,我……我要走了,你记住我的名字啊,我是伏牛山李家村的春琴,我叫春琴。”

祁月将真力源源不断输送到了春琴手掌之中。

春琴出现了回光返照。

“春琴,你那最后一个准备写给我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耳!”春琴嘴唇颤抖,剧烈的疼痛让她面部肌肉胡乱跳动,扭曲,狰狞不可一世,祁月急忙凑近耳朵,此刻春琴已不能说话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