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三章 夫妻啊夫妻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听到这里,萧承斌和萧承衍都瞠目。

原来在作案之前萧承章就想到了会有今日,所以一切事都处理安排的很周密,果不其然今日就东窗事发了。

“臣下,臣下也喜欢她,因此臣下就让人千方百计的去找,结果这曹参居然闹出来这等事,臣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曹参,是真是假?”

皇上低眸看看曹参,曹参吞吞吐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皇上,此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还请皇上责罚。”皇上怒冲斗牛。

萧承斌准备起身,但萧承衍却按住了他的手背,萧承斌皱皱眉拉了一下衣袖。

“稍安勿躁,”他压低了声音,“但凭借一面之词是不能将他弄下马的,这多年来他已尾大不掉,况且曹参已点头承认事情是自己做的了,我们倘若再咄咄逼人倒有构陷的嫌疑。”

此事萧承章的确是幕后黑手,但萧承章从未从母后到台前,因此证据的确不充分。

但皇上依旧将萧承章打出了枢密院,并且从今以后都不允许萧承章参与任何政令的讨论,看似无关痛痒,但朝廷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剥夺了萧承章很多的权益。

“曹参,你血口喷人,胡言乱语,此事你在中饱私囊,不是吗?如今事情暴露了,倒瞠了本殿下的错了,你还不快自己痛快承认了吗?”

“是,是,皇上,殿下,允王世子,西宫啊!都是我的错,小人贪财好色这才抓了这这些女子,小人巧立名目,抓了不少女孩啊,如今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这可奇了怪了。

刚刚也不见曹参如此,萧承斌看看曹参,曹参浑身在颤抖,犹如站在了悬崖旁。

“皇上,此事微臣毫不知情,但毕竟此事因微臣而起,微臣也痛心疾首,微臣愿毁家纾难,好好赔偿那些可怜人的家属,倘若有必要……”

萧承章叹口气:“微臣情愿帮助太子或允王世子一起调查此事,定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啊。”

皇上听到这里龙颜震怒,拍案而起。

“拖出去,拖出去。”

接着一群人将萧承章弄出去了。

再接着,那曹参居然一下站起身来朝旁边的一个铜鼎俯冲了过去,大家都来不及阻挠,但听“嘭”的一声,再看时已是血流如注。

哈!死无对证,萧承章安排的真是太好了。

皇上气恼,让人将尸体弄走了。

一切都处理完毕,萧承衍和萧承斌从里头出来,萧承斌自然是生气,“刚刚你不该阻挠我,错都在他,我们这是最好的机会。”

“殿下,萧承章巧舌如簧,他又是信王世子,且我们如今只有人们的口供,这些口供固然可作为参考,但实际上皇上并不会因为一面之词而制裁他,所以我们还要慢慢来。”

“你说,”萧承斌已明白了过来,“刚刚曹参为何忽然变了口供?”

萧承衍回忆了一下,“臣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手中攥着一个拨浪鼓,他小时候都不怎么喜欢玩玩具长大了怎么可能会玩儿这个?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没准儿那拨浪鼓是曹参孩子的玩具,他刚刚无形之中威胁了一下他。”

听到这里,萧承斌顿时明白了过来。

但这也只是推理,出乾坤殿,太阳亮堂堂的,两人站在这里沐浴了会儿,只感觉浑身舒服,萧承衍笑了笑,“不管怎么说,如今他不能到枢密院和军机处了,这对我们来说也是最好的。”

“也是。”

两人在这里南辕北辙。

回世子府,祁月正在和王妃聊天呢,她也多次去门口探看,此刻终于看到萧承衍回来了,一时之间倒很是开心。

看萧承衍回来,王妃又责备他不多陪伴祁月。

如今的祁月俨然成了她的解语花。

怕萧承衍饿,祁月准备了吃的过去,萧承衍吃了后,祁月这才漫不经心开口,“可处理的怎么样了?”

“差强人意,”萧承衍擦嘴巴,“不过革了俩职罢了,最近他在禁足。”

祁月点点头,其实这个结果也还是意料之中。

到夜幕降临,萧承衍故意靠近祁月,祁月的安全值被打破了,有点紧张,“你做什么?”

“今晚,我们一起睡觉。”这句话暧昧极了,祁月打了个寒噤,“你有什么坏点子呢?”

“我能有什么坏点子呢,你不要忘记了,自你过来到现在你我还没那件事呢。”

“那件事?”祁月犹如五雷轰顶。

对面的萧承衍却似乎很喜欢看祁月这惊慌失措的神色,他凑近她,“那自然是当一回自己人了,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假正经什么?”

祁月才不要和他当什么“自己人”呢,但她还没抗拒,忽而之间后背僵硬,原来萧承衍已点了自己穴,祁月浑身上下顿时麻木,除了那双大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其余的任何部位都已僵硬。

“做什么啊?”

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块木头被移到了房子里。

萧承衍故意在床头点灯,那光晕找照亮了两人,让外面人可以将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一览无遗。

原来今日萧承衍之所以如此做,不外乎是发现了王妃差了人过来偷瞄。

“喂,你,你不要乱来啊。”

前世,她虽然和他已是山盟海誓媒妁之言,但毕竟没有这肌肤相亲,祁月和萧承衍一般都是守旧派之人,她未尝经历过这个。

如今被萧承衍直挺挺丢在了卧榻上,她胆怯极了。

“你!”

外面人只听到祁月尖叫了一声“啊”接着看到……萧承衍居然活动了起来,再接着屋子里陷入了黑灯瞎火的氛围。

萧承衍拿出了刚刚就准备好的羽毛,他蹲在祁月脚边,故意将羽毛在祁月脚板心活动,顷刻之间祁月已叫起来。

别说,那声音真是像极了。

嬷嬷欢天喜地回到后院。

佛堂内,王妃刚刚礼拜完毕,手握着念珠正在祷告呢,嬷嬷已从外面走了进来,喜滋滋的将一切都汇报了。

王妃也欢喜。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