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该出手就出手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他们也是患难与共了,真希望他能彻底忘记她重新开始新生活啊。”

“会的,会的,王妃您大可放心。”这嬷嬷还以为萧承衍果真将祁月抛之脑后了。

却哪里知道饶是自己老奸巨猾居然也被萧承衍上了一课。

到第二日,为表示昨晚的酣战很“激烈”,萧承衍不起来,还胁迫祁月也不要起来,两人一口去睡到了日上三竿,要不是朝廷那边来了人送赏赐过来,两人大约还要再睡一会儿呢。

“怎么还有赏赐?”祁月倒感觉奇怪。

萧承衍不需浮名虚誉,皇上那边只能送他喜欢的来。

那老太监笑盈盈,“世子妃,听说您喜欢胭脂水粉,这可都是闽南那边过来的,尤其是这个香料,您看看,真真是香死个人儿呢。”

那太监捏了兰花紫将锦绣的盒子打开,祁月掀开一看,这锦盒内琳琅盲目都是五颜六色的香料,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心旷神怡。

“等会儿大总管您回去,就说我多谢皇上赏赐了。”

“老奴明白,明白。”

送给萧承衍的不过是一个武器或古玩字画罢了。

两人送别了那人,另一边,昨晚那偷瞄的嬷嬷已猫儿一般进入屋子,将那沾染了猩红色的锦帕拿走了。

那嬷嬷路过祁月,祁月倒感觉难为情。

“你弄这个鬼做什么?”祁月难堪极了,抓了萧承衍的右手看,果然看到右手上有一条锋利的伤

“母妃年迈,我不想她为此事忧心,还有你,你也要好好儿孝顺母妃。”

“呵呵呵,”祁月冷笑,“你这意思是在指摘我对婆婆不好了,但话说回来,我祁月温问心无愧。”

祁月说完后朝远处而去,但才刚刚走出去两步,忽而愣住了。

她回目看萧承衍,萧承衍的表情也很精彩,他的眼睫毛在颤抖,“你说什么?你刚刚说的是祁月的名字?”

“婉宁,殿下听错了,我刚刚语速过快罢了。”祁月的心砰砰砰狂跳。

好不容易蒙混过关。

下午祁月唯恐王妃找自己聊那些家长里短三从四德或其余什么话,早早的出门去了,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祁月不知不觉到了之前经常来的客店。

才刚刚进入,祁月却看到二楼有个熟悉的背影。

连霜?

真是冤家路窄,祁月懒得和连霜说话,准备离开。

但忽而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叫声,那叫声惨烈的很,似乎有大石头压在了胸口上一般。

祁月本是嫉恶如仇之人,此刻听到这惨绝人寰的叫声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她二话不说就上了楼,距离的拉近让祁月分辨出那惨叫声居然是…是连翘的声。

“救救,救救我啊,救命!非礼,救命啊!”

祁月上楼,一脚踢在了连霜后背上。

连霜正在和几个尖嘴猴腮之人在聊天,冷不丁吃了这一下身体顿时踉跄,哎呀了一下跌了出去,他的左右手同时推在了对面两人身上,那两人踉踉跄跄倒了下去。

祁月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连霜的发髻。

连霜也是习武之人,平日里他欺压良善的时候武功高强,似乎任何人都不在话下,但今日可奇了怪了,祁月明明没用什么太大的力量,但连霜顿时没了力气,任祁月拿捏。

祁月将连霜丢了出去,连霜那大块头的身体撞在门扉上,“吱呀”一声,门板已朝两边而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肥胖的男子,那男子一整个压在连翘身上。

连翘动弹不得,手在胡乱抓旁边的东西,还好还好,祁月来的还算及时。

那男子的禽兽行为被祁月破坏掉了,他一肚子火气,才刚刚回头准备骂娘,结果连翘那边已抓了一个瓷瓶,嘭的一声瓷瓶碎在了男子头顶,连翘一跃而起,踉跄到了祁月身边。

祁月将连翘保护在了背后。

再看时连霜已率了一大群人进来,那一群人如狼似虎将俩女孩包围在了里头。

连霜冷笑,“好你个左婉宁,你仗势欺人到这里来了,她是我姐姐,这是我家务事和你世子府有什么关系?”

“好一个恶心的家务事,你们虽不是一母同胞,但也没必要如此,连霜,你找这么一个家伙欺负你姐姐,真是丧心病狂,看我不教训你。”

祁月火冒三丈,“她是你姐姐,但她也是我朋友,今日我们就一较高下。”

祁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连霜,更想不到会在这救连翘,只是对手有点多。

“哈哈哈,”连霜一笑嘴角就疼,刚刚挨了祁月几下此刻浑身难受,他给手下丢了个手势,那一群人已风卷残云一般包围了过去,祁月此刻并没有武器,抓了客店内的板凳就丢,众人顿时节节败退。

门口一群食客还准备看热闹呢,嘻嘻哈哈。

“你别说,这小妞儿还有两下子。”一个人调侃。

另一个人奚落那调侃祁月的人,“我就是好奇,你说这臭丫头和你家那母夜叉比较起来谁更厉害呢?”

“自然是这臭丫头略胜一筹了。”

祁月听人家对自己评头论足,已是火冒三丈,怒吼一声,“闭上你们的乌鸦嘴”,接着板凳已丢了过去,那门口几个人豕突狼奔离开了。

但她的对手也步步紧逼将她包围在了一个角落。

此刻有个小二哥从旁边一个包厢里出来了,那小二哥手中握着一个托盘,祁月一看,里头是花生米,顿时来了鬼点子。

她将旁边桌上盘子里客人吃剩下来的香蕉皮丢了过去,那小二哥冷不丁踩在了上面,顿时跌了出去,手中的花生米噼噼啪啪全部都洒在了地面上。

他自己跌倒了,拉拉扯扯,一路上倒将不少人弄倒了。

祁月冷笑,抄起来一个盘子就丢了过去,当即瞄准了连霜的膝盖。

连霜“哎呀”一声惨叫已跌了下来,祁月抱住连翘从二楼一跃而下,等众人反应过来,那翩若惊鸿的背影已消失在了门口。

“追,给我……哎呀!”连霜好不容易才起来,结果再一次跌了下去,顿时气咻咻。

祁月甩开了尾巴,抓了连翘的手狂奔,连翘已有气无力,两人在不远处护城河旁休息。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