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渐欲迷人眼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江水,耳边轰鸣的声音不绝如缕,祁月目光潋滟,看向水面。

看着看着脑海中忽的浮现出了刚刚连霜那一群人狼狈的模样,止不住哈哈大笑。

旁边的连翘也笑了。

在那欢快的笑声里,祁月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他?”连翘叹口气,悲从中来,“大约上辈子就有恩怨,在府上我不怎么听话,人多的时候呢我作为老大说两句话他会顺从我,倒也看上去我们关系很融洽,但私下里就不怎么好了,二来我和你关系不错,这也是催化我和他的触媒。”

“他想我早早嫁出去就不会坏他好事了,但我偏偏不情愿,因此她就找了这么个丑八怪来玷污我。”

说到这里连翘伤心起来。

“今日多亏了你,不然我真……我就不活了。”

也是,谁能承受这等委屈。

祁月抓住了连翘的手,“既然你也承认我是你朋友,那自然而然我们就要互帮互助了,仙子倒担心你回去后他继续对付你你切要如何应对呢?”

“这个你不要担心,在人前他是不敢胡作非为的。”

连翘的确被吓到了,说真的,她也想不到连霜居然会对自己的亲姐姐下手。

作为局外人,祁月也不好多叮嘱什么,只能让她都铎注意安全。

“今日您有恩于我,将来我一定会好好儿报答你,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祁月倒不想让她犯难,但此刻却试探了一下,“你觉得你爹爹是好人还是坏人?”

老将军看似道貌岸然,但实际上多年来贪污受贿无恶不作,据说不少人的军功都被他掠夺了去,但老将军位高权重,人们明知事情不对,也只能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

连翘是穿越者,她对连老将军恨之入骨,连老将军前几年将他们家人都屠杀了,天可怜见让她魂穿到了连翘的身上,以后的事慢慢儿来。

“坏人。”连翘咬着牙齿,祁月看向连翘,只感觉这臭丫头表情有点奇怪,似乎那种仇恨是千百年之前就在酝酿的,“有朝一日我定要将他的罪行送到皇上面前去。”

“皇上?”祁月对皇上更失望。

前世,她那样真心实意辅弼朝廷,但忠心耿耿却换来阴谋算计,如今她再也不要相信皇帝了,“连翘,凡事还是亲力亲为的好,皇上是不可靠的。”

“也是。”连翘试探的开口,“婉宁姐姐,您听说了吗?三年前祁将军的事就大大的有问题,十之八九的人都说是皇上断送了祁将军,对此事您有什么看法。”

这是祁月不能言说的疼痛,此刻她的心脏锐利的疼。

“这事,皇上真罪该千刀万剐,只可惜那些死在嘉峪关的士兵不能活过来,否则他们早将皇上剁成肉泥了。”

看祁月反应激烈,连翘点点头。

祁月不想继续聊这个,“好了,你早点儿回去,不然路上遇到他们又是危险,我先走了。”

祁月的心跳紊乱,不想面对她,更不想就此事深入的讨论。

孰是孰非孰优孰劣,祁月心头有一杆秤。

看祁月准备离开,连翘追在她背后,“我真的帮助你,让将军府土崩瓦解。”

“谢谢,你我是朋友我怎么能要你为难。”

“正义!”连翘攥着拳头,“我始终站在正义这一边。”

两人分道扬镳。

祁月回去已是下半天了,“世子爷还没回来?”

“一大清早就出去了,说是乾坤殿内有什么事。”听到这里,祁月的心揪住了。

乾坤殿内,皇上正襟危坐,让人送了酒水过来。

萧承衍坐在下首。

这偌大的乾坤殿只有他们两人,因此皇上的声音比寻常时候显得空旷也显得嘹亮,“朕呢,今日找你来是和你聊一聊太子的事。”

“殿下文治武功,是栋梁之才。”萧承衍摸不透皇上究竟是什么意思,将那标准的官样文章拿了出来。

皇上点点头,“好一个栋梁之才,他这栋梁之才让朕岌岌可危啊。”

听到这里,萧承衍明白了什么,皇上这话的意思不过在试探他萧承衍究竟是站在谁的立场上的,萧承衍思忖明白后又道:“有微臣辅弼皇上,任何人都不会将您怎么样的。”

“包括朕身边人吗?”皇上眼神阴骘。

萧承衍点头,“只要阻碍了您,一切都是绊脚石,包括您身边人。”萧承衍斩钉截铁的回答,皇上听到这里顿时满意,聪明人之间不需多问任何,这其实已是皇上心目中的标准答案。

“好,萧承衍,你要记住你今日说了什么,你一言九鼎也要言出必践啊。”

“皇上放心好了,微臣永远会为您排忧解难。”

皇上点点头,看萧承衍准备走,皇上靠近,“祁月的事,都怪朕不该让她到边塞去,但事已至此,逝者已矣你就不要伤心了,都会过去的。”

“儿臣明白。”

萧承衍回世子府,心情越发郁闷。

好巧不巧的,今日是祁月的生日,三年前的今日,两人一定会黏在一起,但如今呢?形单影只,剩余了他孤零零一人。

他看着走廊上那孤独的背影,心莫名的疼。

人人都劝他早点儿走出来,但那种钻心的爱哪里是轻而易举就能散开的,从乾坤殿回来,他一脑子都是她。

有她的一颦一笑,有初见面时的记忆,有别样的快乐和痛苦,但终于一切都过去了,她走了,留下自己只身一人面对这残局。

祁月刚刚去世那小半年,萧承衍几近于毁灭,他日日酗酒,一蹶不振。

那时他日日经历天人交战一般的思考,终于有朝一日那伤痛逐渐隐藏在了内心不为人知的角落,但现如今心头的东西再一次被激活了。

祁月等了许久总不见萧承衍回来,她吃饱喝足后早早休息去了,叮咛侍卫等萧承衍回来要小心伺候等等。

她迷迷糊糊的做梦,倒忘记了今日是自己的生日。

忽而有人呐喊,祁月惊醒,一看却是妙音。

“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你咋咋呼呼什么呢?你要吓死我吗?”祁月轻抚胸口,自魂穿后她逐渐丧失掉了警觉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