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 菊花宴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日日养尊处优的生活让祁月变得有点迟钝了,妙音吐吐舌头,“娘娘,刚刚不是您说的世子爷回来了要通知您。”

祁月还以为是什么火烧眉毛的事,丢了个白眼给妙音,继续闭目养神。

但妙音再次摇她,“世子爷今日不对劲,回来后就一人到后花园明月台去了,魏将军说世子爷在喝酒,此刻一个人在明月台上振振有词的叨咕什么,奴婢看那明月台高,这要不小心跌下来就不好了,这才要您去看看。”

听说萧承衍喝高了,祁月一骨碌起来。

“下次说话之前打个草稿,分清轻重缓急,不要本末倒置啊。”

听到这里,妙音点点头。

等祁月到明月台,萧承衍早喝的熏熏然,看祁月到了,萧承衍叹口气。

“世子?”祁月送了醒酒汤过来,她一步一步上了明月台,这明月台乃世子府内一个非比寻常的建筑,之前是用来夜观星象的,但久而久之就荒废了,明月台很高,是个登临揽胜最好的所在。

此刻萧承衍回头,看到光在变换,左婉宁就这么变成了祁月,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容逐渐交错、融合、修改,最终合二为一。

左婉宁的五官消失了,祁月的笑靥滋生,他醉得很厉害,已听不清楚祁月在和自己嘀咕什么。

他一下子靠近,一把将祁月的手抓住了。

“月儿,你,你回来了?”他踉踉跄跄,沉痛的喊着,明月台下几个侍女看到这里急忙回避,大家还以为如今这世子妃会吊臂离去,亦或丢下他一人继续疯疯癫癫,然而一切和大家料想的都不同。

祁月的行为让人大跌眼镜。

“是,殿下的月儿回来了。”祁月靠近萧承衍,萧承衍已熏熏然,一把抱住了祁月,“月儿月儿,你可知我多思念你。”

“殿下,我也同样思念您啊。”两人差不多要相拥而泣。

萧承衍闹腾了许久终于筋疲力尽,接着又哇哇哇呕吐起来,祁月倒满不在意,收拾残局。

弄到后半夜,萧承衍终于睡着了,祁月用热毛巾擦了一下萧承衍的脸,发觉他眉心微微有褶皱。

他是如此痛苦,以至于在睡梦之中都愁眉不展,祁月想到了此前的很多记忆,心也疼痛犹如刀割。

就在此刻,妙音进来了。

她似乎看到了祁月眼角的泪,祁月慌忙转身,一把擦拭了个干干净净。

“娘娘对殿下太好了,”妙音吐吐舌头,“娘娘也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今晚奴婢守护在这里就好,我们殿下不喝酒就算了,只要喝酒,那就非常闹腾。”

“妙音,让我来照顾他。”

妙音实在是不理解祁月,明明人家心里头压根就没她,但祁月呢?她是一点不在意,甚至甘之如饴,妙音感慨,“祁将军三年前就去世了,三个年头啊,一千个日日夜夜,我们殿下就是不能释怀。”

“您也不要在意,早晚他会彻底接受您的。”妙音过来安慰。

两人还准备说话呢,王妃那边的嬷嬷过来打探情况了,祁月唯恐明日王妃会责骂,一脚将地上的衣服踢到了犄角旮旯。

那嬷嬷迈着小碎步进来,精明的眼在萧承衍身上扫视了一圈,发觉殿下已呼呼大睡,这才舒服了不少。

回去后,眉寿鹦鹉学舌将这边的事描述给了王妃听。

其实王妃在这一段时间也没忘记观察祁月。

她发现这个左婉宁不但会和祁月一模一样的武功,并且在为人处世上几乎和祁月一模一样,细化到走路的动作,说话的口吻,习惯性的口头禅以及等等等等,都几乎和祁月一样。

“辛苦了她,难为她还在照顾我儿。”不管怎么说,江氏对祁月都心存感激。

江氏准备休息,眉寿过去伺候,江氏躺下,但却睡不着。

“当年你也看到了祁月的尸体吗?”江氏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眉寿诧异。

但依旧还是点点头,眉寿也是老奸巨猾之人,跟随江氏多年,自明江氏的意思,“惨不忍睹,已确定的确是祁月。”

“哎,可怜她一辈子为国为民居然死于非命,”江氏叹息一声,“至于这个左婉宁,我看是不错的,你们啊可不要挤兑她算计伤害她,大家都要互帮互助,至于那祁月……”

江氏还要继续,眉寿已叹口气,作揖:“我的好祖宗,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

江氏这才闭上了眼。

另一边,祁月委屈的蜷缩在萧承衍身边,喝醉了的萧承衍实在是难以伺候,折腾到第二日,萧承衍倒醒来了,祁月却累坏了。

“昨晚,我们?”萧承衍注意到祁月衣衫凌乱,他努力追想,想要将记忆复原,但不管怎么回溯,那记忆都缺失了。

祁月揉一揉头。

“殿下昨晚翻来覆去,后半夜吐得昏天黑地,真是要人命,妾身呢伺候了您半晚上。”

“啊,这!”

萧承衍鲜少失态。

此刻明白过来,惭愧尴尬,各种情绪纷至沓来,祁月笑嘻嘻,“不难看,倒暴露了真性情,您去早朝,我还要休息呢。”

祁月是真的累坏了。

她一把将被子拉了过来,呼呼大睡,萧承衍站在原地看了看她,心头很是诧异。

他似乎想到自己昨晚喝醉后在嘀咕祁月的名字,然左婉宁却一点不在意。

今日一整天萧承衍都恍恍惚惚,得亏早朝上也没什么十万火急的事需要处理,中午回家,祁月还没起来呢。

这要是搁在寻常媳妇身上,做婆婆的早找人打过来的,但祁月不同,人江氏那边的嬷嬷和侍女已来了多次。

她为祁月准备的早点是白云酥和玲珑蒸饺,蒸饺的馅料是虾米韭菜,里头混合了浓香的芝麻油,皮薄馅大,咬一口真人间至味。

祁月没起来,所以这些东西一会儿就要到小厨房去热一次。

人们都感觉奇怪,江氏向来是最守规矩的人,且严苛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有规矩。

在此事上萧承衍粗枝大叶,但江氏却将内务管理的井井有条,而就在大家以为江氏一定会要嬷嬷过去责骂祁月的时,江氏却让人送了吃的过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