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七章 皇后应彩虹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其实,她现在也隐隐约约发现了什么。

这个左婉宁未免有点太近似于祁月了。

江氏准备的东西也是祁月喜欢吃的,她要看看究竟左婉宁是喜欢不喜欢这些。

萧承衍回家,听人说祁月还在睡,看看天已是日上三竿,他急急忙忙进屋,将祁月弄醒。

“喂,你做什么啊?”祁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昨晚过于疲顿。

“还睡?等会儿母妃那边来人了。”

正在说话之间,江氏那边的嬷嬷果真到了,祁月估算了一下时间,顿时惶恐。

一骨碌爬起来。

却哪里知道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眉寿今日却和颜悦色。

到花厅去吃中午饭,江氏送了祁月喜欢的给她,一来祁月是真的饥肠辘辘,二来祁月念在一切是婆婆准备的,并不敢不吃。

江氏看祁月很喜欢吃。

并且那动作……

江氏回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邀祁月吃白云酥的时,祁月也是和今日的左婉宁一般,她先掀开一片,然后从一边卷起到另一边,让一片白云酥变成薄厚适中的饼这才下口。

这种怪异的吃法除了祁月谁还会用?

江氏暗暗留意,却不戳穿。

“你啊!”江氏瞥了一下旁边的萧承衍,“真是岂有此理,昨晚喝的烂醉如泥,还是婉宁忙前忙后伺候了一晚上,多大的人了,自己多大的酒量自己就不清楚吗?”

江氏故意嗔怪。

祁月听到这里唯恐江氏继续责备,东西都没吃完呢,急忙行礼,“娘亲,是您误会了她,昨日是祁将军生日,是我怂恿殿下喝酒的,都是儿媳妇的错。”

“看看你这媳妇,多知书达理啊?你啊你,你真是赚到了。”江氏叹口气,“到此是吃不吃,不吃就走。”

萧承衍不得已而离开。

等萧承衍去了,江氏又代他给祁月道歉,倒将祁月弄的蛮不好意思的。

祁月回去,对昨晚的事绝口不提。

次日要到皇宫去看菊花,祁月本不想去,奈何这是达官贵人之间一次联谊,且发起活动的人是皇后。

皇后姓应,叫应彩虹,据说皇后最喜欢热闹了。

妙音进来给祁月上妆,看祁月今日打扮的干净素雅,一点不喧宾夺主,她开心极了,“哎呀,王妃那边还唯恐您打扮的花枝招展呢,奴婢就知您一定是这个模样,果然如此。”

祁月见惯了社交场内的算计和虚伪,所以知道如何做。

这宴会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的,所以萧承衍没必要进宫,但王妃那边可不同意了,非要命令萧承衍到皇宫去作陪。

“儿臣不在与会者的行列,娘娘那边并没有邀请,儿臣这如何去啊?”

“母妃倒是害怕她不安全,所以你找个借口逗留在皇宫里,今日还要将我那儿媳妇全须全尾送回来。”

江氏的确很喜欢祁月。

听到这里,萧承衍叹口气,他真是奇了怪了,为何府上大大小小上上下下之人都似乎很喜欢祁月?

“娘,如今怎么您也开始无理取闹了?”萧承衍看了看江氏。

江氏握着拐棍,“啊,好,老王爷啊,您在天之灵您看到了吗?这不肖子孙说什么“王爷啊,你当日就该带我走啊。”

萧承衍:……

一刻钟后,萧承衍已上了马车,祁月一笑,“我自己可以。”

“别自作多情,母妃要过来送你,我打听过了,南风馆就在水绿南薰殿隔壁,我在那边等你,如今呢,我们还要约法三章……”

临走前,萧承衍依旧在叮嘱

他开始矛盾,明明自己不喜欢左婉宁,但为何会这么担心?实际上江氏就是不提醒他,他今日也会想办法到皇宫去。

到皇宫后,萧承衍到南风馆去了,而祁月到了水绿南薰殿。

祁月在帝京如日中天,祁将军可是不少女子的精神偶像。

至于左婉宁,她一战成名,郑国那群人丧家之犬离开,大家也都听说了此事,所以祁月才刚刚到来不少女孩就“姐姐”长“姐姐”短的叫起来。

祁月不过一笑了之。

接着宴会的主角皇后到了。

应后指名道姓要见一见那纵横捭阖的左婉宁究竟是何许人,此刻她终于见到了祁月,发觉祁月是个端庄的丫头。

“婉宁,过来,和本宫一起坐。”

祁月一点不像喧宾夺主,奈何皇后人才刚刚到,就邀自己坐在她身边,祁月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皇后,婉宁只怕……”

“过来,快。”皇后才不允许拒绝呢。

祁月靠近皇后,倒刺激到了不少女孩。

话说,这些女孩都想在皇后面前留下好的初印象,要知道皇族内还有不少皇子是单身汉呢,而皇族的婚姻十有八九都是皇后提议的,换言之,有皇后娘娘在,只要记住她们,以后她们就可飞黄腾达了。

所以女孩都在竭尽全力表现自己。

倒是祁月,她故意穿了色彩最暗淡的衣服,甚至于铅华弗御,但不知怎么搞得,祁月毕竟还是成了皇后娘娘第一个关注的对象。

“本宫一看就知你和很多女孩不同,”皇后直言不讳,她口中的“很多女孩”意有所指,自然说的是今日参加宴会的女孩了,“有的人啊,竭尽全力的装扮自己,恨不得将金银珠宝都佩戴上,你看看恶俗不恶俗。”

“啊,这!”

祁月不想拉仇恨。

此刻祁月注意到了下面一个女孩,那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就是一个打扮的光鲜亮丽而富丽堂皇的女子。

她的确是恨不得将全部的金银珠宝都堆砌在自己身上。

“你啊,哪里需要武装,就单纯站在人群里也是与众不同的,但今日你这装扮未免素雅地过了,本宫赏你这个,”皇后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白玉簪拿下来,“这是恒都斯坦的白玉,来之不易,一整个帝京也就这么一枚,看看怎么样?”

祁月想不到皇后娘娘会送这么厚重的礼,急忙小心翼翼握住。

看那白玉,发觉这白玉和帝京的的确不同,这发簪莹润透明,在白玉之间有一条金黄色的线条,看上去熠熠生辉。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