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九章 母妃的发现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这一路上萧承衍很高调,故意和祁月肩并肩,任何人看到这齐头并进的两个人都知晓他们是真心实意喜欢对方的。

林梓颜气的火冒三丈,捶胸顿足。

进马车,祁月这才舒口气。

“刚刚,”祁月急忙将斗篷送了过去,“多亏了你,这些好事者真是无事生非。”

萧承衍并没有接手,依旧轻拍了一下祁月的肩膀,“冷。”

祁月笑了。

回家后,江氏问长问短,祁月描述花给江氏听,江氏眯缝了眼睛,“还记得九年前母亲也到皇宫去看过花儿,那时看的牡丹,姚黄魏紫应有尽有真是看得人心旷神怡。”

“娘亲,知道您其实更喜欢菊花,阿宁特别恳求皇后,皇后送了一盆海棠红给您。”萧承衍一面说一面鼓掌,魏叶落已从外面进来,他毕恭毕敬将一盆红彤彤的菊花放在了王妃面前。

祁月心头忐忑,什么时候开始萧承衍如此维护自己了?并且还撒谎了?

“我没……”祁月压低了声音,话都没说完呢,萧承衍的声音已钻入了祁月的耳朵,“不要乱说话,娘亲今日高兴,她难得如此。”

“也好。”

江氏的确高兴,还让嬷嬷准备了供桌。

“阿宁,母亲是真心实意开心,你到哪里都不忘记尽孝道,说起来你比我这三白眼的还知道疼我呢。”江氏嫌弃的瞥了一下对面那“三白眼”的萧承衍。

萧承衍惭愧的低下了头。

看江氏开心,祁月也不去解释。

江氏整理花卉去了,祁月这才拉了一下萧承衍的衣袖,“你对母妃真好。”

“我父去世的早,这些年她孤苦伶仃怪可怜的,我自是要想方设法让她开心了,如今你来了我世子府,你做的更多,我这不过百分之一罢了,但你还要再接再厉。”

“今天的事,谢谢了。”祁月抿唇一笑。

“事?什么事?”

萧承衍也笑了。

自有了祁月后,江氏似乎总喜欢将祁月和萧承衍做比较。萧承衍是粗枝大叶之人,但却是真心实意在孝顺江氏,祁月能说会道,时常找王妃喜欢的话题聊,说的江氏喜跃抃舞。

江氏也真心实意感激祁月,其实祁月到来后也潜移默化改变了萧承衍。

不过那种改变还微乎其微。

江氏退到自己的佛堂,正在念诵无量寿经呢,忽而眉寿进来了,跟随在眉寿背后的是个不惑之间的老和尚,在老和尚背后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

那老和尚是附近宝华寺内的住持。

至于这小丫头……

江氏看了看这小丫头,发现这小丫头虽不过七八岁,但却生了一双老于世故的眼睛,这双眼和年龄严重不匹配,这让江氏感觉奇怪。

等这老和尚让小丫头开口后,江氏才听明白了,原来这小丫头说自己三年前就死了,她是襄阳一个仕宦之家的千金小姐,在她二十二岁分娩的时候死了,等醒过来发觉自己变了模样,她也到襄阳去找了爹爹和娘亲。

尽管大家都发觉事情古怪,但老爷还是认为她是个招摇撞骗的,将她驱逐出境。

如今这小丫头无路可走,只能自帝京找了一个大门大户给人家做奴婢。

眉寿是千方百计找了这丫头来的,江氏听了后还问了不少问题,无论是口才还是思维能力,甚至于做事时候的动作等等都不符合一个七八岁的丫头,以至于江氏逐渐明白事情不对劲。

“春芽,你过来,”江氏挥挥手,“从今日以后你听我一句,不要将你这事情告诉任何人了,人家不但不会帮助你还会和你爹爹一般认定了你就是招摇撞骗,去吧。”

看着小丫头可怜,江氏慷慨解囊,送了一百两银子给她,并且情愿租赁一个小屋子给这小丫头生活。

那叫春芽的小丫头开心极了,欢天喜地离开。

但江氏却开心不起来,实际上,一个月之前江氏就让人暗暗在调查祁月和左婉宁了,前者的确已死于非命,这没什么好调查的。

但在江氏调查的过程中,忽而发现了很多恐惧的真相。

这第一,祁月战死沙场另有隐情。

一切的线索都指出似乎是皇上在安排。

这第二,有人给郑国人发了挑战书。

这第三,也是老夫人调查的最让人不寒而栗的真相,皇上故意延误军机和连家人合起来不去救祁将军,这才让祁将军腹背受敌死于非命。

一切梳理到这里,她不寒而栗。

至于左婉宁,左婉宁在家里并不被重视,此前的一切也没人能证明她会武功。

最让王妃怀疑的是,祁月压根就不认识左婉宁,两人之间并无交集,那问题就来了,左婉宁为何那样了解祁月呢?

“娘娘,看来这借尸还魂的事未必就没有。”

眉寿看江氏愁眉不展,靠近嘀咕了一句。

“是啊,”江氏站起身来,“倘若她果真是我那儿媳妇,我真不知说什么好。”

“不如就试一试?”眉寿建议。

江氏思忖了一下,微微点头。

这日下午,连翘来找祁月了。

祁月笑盈盈抓住了连翘的手,原来友谊也是这么神奇的东西,明明祁月对连霜恨之入骨,也一点不喜欢连老将军,但对连翘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看你,”祁月埋怨连翘,“你来就来还带礼物了,什么啊?”

“世子妃打开看看,可都是好东西呢。”

祁月嫣然一笑,打开盒子,发现里头是一条纱巾一条锦帕,还有一个装香料的琉璃盒子。

祁月此刻一愣,她发现纱巾和锦帕上都刺绣有紫蓝色的鸢尾花,看来栩栩如生,至于那琉璃盒子里的香料,祁月闻了闻发现也是鸢尾花。

“祁将军前世就喜欢鸢尾,这都是我精心准备的。”

“前一段时间你准备了这个给我,他不怎么喜欢,这个我就不收了。”

“哎呀,”看祁月拒绝,连翘用力推了回来,“你还要再接再厉嘛,事情哪里就这么顺利这么轻松了?尤其是情感,还需要千锤百炼呢。”

祁月只能点点头。

她蓦的想到了什么,“对了,前几日我右手骨折了,我母妃下个月要过生日,我做了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我准备抄一卷孔雀明王给母妃,才写了一点点手就疼,你帮帮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