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三章 赴宴者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打开一看,上面写让她小心谨慎,随意恭维两句就离开,今日老将军做好了折腾允王世子的打算。

她也算有备而来,微微笑了笑。

此刻宴会正式开始,连老将军斟酒,人人痛饮。

“今日是老将军乔迁之喜,哈哈哈,我这里送了点儿不成敬意的东西,希望您不要介意。”

一个官员送了寿山福海的白玉。

这边送了玩意儿,旁边一群人也都陆陆续续送了东西。

祁月一看,应有尽有。

萧承衍也准备了礼物。

眼看着一切都快结束了,而萧承衍也准备离开了,但就在此刻,连霜却站了起来,“臣下还准备敬酒呢,但看您今日不怎么开心,也只能适可而止了。”

“本殿下能有什么不开心的,自和你们是同喜同喜了。”萧承衍依旧准备离开,祁月早就想到连霜这狗东西今日会不利于他们。

“殿下能开心才奇怪了,这里曾经是祁月祁将军的地方,如今改名换姓了,您能开心吗?今日只怕殿下还在睹物思人呢,不过时移俗易,那祁将军再怎么厉害,不也被俘虏了?”

萧承衍尽可能压抑住了怒气。

实在是没必要和一个如此低级的人动怒,他是有涵养有素质有修为的人,不生气啊不生气。

连霜看了看连老将军。

老将军嗤笑,“话说当日要是本将军去抗击匈奴,一定会将郑国那些鞑靼人驱逐出境,祁月是厉害,但祁月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本将军还听说啊……”

话说到这里,萧承衍明白了,这就是个名符其实的鸿门宴啊。

这宴会的目的就是折腾自己,算计自己。

那连老将军恰到好处的停顿让人想入非非,很快就有几个好事者催起来,“老将军您还听说什么啊?”

“哈哈哈,我还听说啊,祁月其实不学无术,你别看她战功赫赫,那其实都是下面一些参将的功劳,据说她那队伍里有何叫陈万灵的,此人油头粉面,和祁月之间还有点儿不清不白的事呢,呵呵呵。”

祁月做梦都想不到连老将军居然这么编排自己。

她以为虽然连老将军谈不上是什么德高万众之人,但也不至于张口闭口如此。

其实祁月比萧承衍更生气。此刻萧承衍已火冒三丈,他攥着一个人酒樽,那酒樽炸在了手内,祁月看到这里,急忙起身。

“老将军这是听什么三姑六婆长舌妇说的呢?根据在哪里呢?证据呢?祁月是为国捐躯,诸位认为这样胡言乱语好吗?这些话要让皇上知道了,只怕不怎么好呢。”

萧承衍一愣。

她发现,自己这世子妃非但没有将祁月看做假想敌甚至于还在很多事上都情愿为祁月强出头。

那连老将军口才远不如祁月,刚刚他也不过在胡言乱语,此刻已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

祁月又道:“老将军想要对付郑国那些家伙,古人云“恶人自有恶人磨”,想必老将军也是这么想的了?”

“允王世子妃,你如今做了这世子妃但你却有不少的事还蒙在鼓中呢,当初这祁将军和允王世子之间可是有婚约的,要不是发生了那些事情,两人早珠联璧合了。”

“只怕……”连老将军唏嘘,“世子爷您心里头还有她呢。”

话说到这里,连老将军急忙捂住了嘴巴,好像自己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

祁月听到这里,不怒反笑,“祁月是我左婉宁此生的偶像,倘若她能和世子爷成婚,那还有我什么事?但实际上如若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就退出了,再不然我心甘情愿做一个侧妃,都好,都好啊。”

祁月如此深明大义,让人望尘莫及。

与会者一个个都瞪圆了眼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祁月,祁月依旧侃侃而谈。

“前一段时间啊,”祁月提高了音调,务求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个一清二楚,“我呢遇到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此人并没有什么本领,日日来挑拨我和世子的关系,这等居心叵测之人要是放在战场上,郑国那一群鞑靼人一定会将他弄死。”

不少人都听出了祁月这是在指桑骂槐。

但祁月的眼神无辜,看上去天真极了,倒让他们感觉祁月似乎有口无心。

萧承衍笑了。

“殿下,我们这酒也喝了,回家吧。”

“也好。”

萧承衍和祁月肩并肩准备离开,在外人看来他们的情感牢不可破,但只有祁月明白,那真正沦陷了的只有自己,萧承衍不过在逢场作戏罢了。

看恋人准备离开,连霜这边还有话说,“祁月死了后被郑国人作践糟蹋,你说这群人怎么如此心狠手辣呢?”

祁月和萧承衍双双回头。

她是被杀了,但郑国人并没有如此龌龊。

此刻萧承衍彻底被点燃,真恨不得丢俩耳光给他们。

祁月一把抓住了萧承衍的手。

“殿下,稍安勿躁,对付这些无赖,我们只有更无赖。”话说到这里,祁月露出一脸诧异的神色,“如此说来,你是亲眼目睹了,只有长舌妇才会信谣传谣呢,这没根据的话大丈夫不会乱说。”

连霜驷不及舌,气的七窍生烟。

“怕不是少爷亲眼看到的?这要是亲眼看到的,少爷任凭人家作践祁将军而置之不理,亦或者说少爷当时做了缩头乌龟?这要不是亲眼看到,少爷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让人百思不解呢。”

祁月这一席话说的亦庄亦谐。

说完后,连霜气坏了,没办法去驳斥。

“还有,当日皇上明明下令要连老将军去驰援了,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命令下达了三天了,将军府这边才有人出动,外面人都说要么连老将军贪生怕死,要么连老将军这是故意不起驰援,总之不管是什么,这都是空穴来风的话,不足为信呢。”

“和少爷刚刚那些话一样,只怕都是什么好事者瞎编乱造出来的,呵呵呵。”

祁月干笑。

但有人仔细一想事情的前因后果,似乎果然发现一切和连老将军有点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