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做个好事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暗示”“奚落”“调侃”完毕,转身离开了。

萧承衍倒不知祁月如此巧舌如簧,从里头出来,还没上马车呢,萧承衍一笑。

“谢谢你刚刚解围。”

“喂,可不是不计前嫌啊,我这是听了老夫人的话,临走前娘亲就让我背诵了这些,不然你以为我果真如此出口成章呢?”祁月将一切功劳都归到了江氏那边。

江氏本是老谋深算之人,听祁月这么说,萧承衍忽而笑了笑。

祁月又道:“好了,以后还要小心谨慎点儿,嘴巴在人家脸上,人家喜欢说什么就让人家说什么,您不要相信就好。”

今日萧承衍对祁月有了全新的认知,“谢谢。”

“大恩不言谢,不如你请我吃顿饭。”祁月本是玩笑话。

此刻萧承衍看祁月准备上马车,急忙过来推了一下,祁月坐下后伸手给萧承衍,萧承衍将锦帕放在手掌心,将两人的肌肤阻挡开,这才抓住了祁月的手。

祁月一愣神之间力量松懈,哗啦一下从马车上被拽了下来,整个人就这么压在了萧承衍身上。

还好不疼。

“抱歉。”祁月心慌意乱,急忙起身。

萧承衍一骨碌起来,来不及检查自己,“你没事儿?”

“好,还好。”

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进马车,两人准备离开,但就在此刻,祁月却似乎听到了女孩的啜泣,她顿时竖起耳朵。

“有人在欺负人?”祁月听到女孩在哽咽,在那哭声里还夹杂着一些少年郎的笑。

“乖乖儿,你还能跑到哪里去你?大爷早和你们少爷商量过了,你们少爷说你们都是祁将军身边的旧人,我们想将你怎么样就怎么样,哈哈哈。”

祁月听到这里怒火中烧。

“嘿嘿嘿,也不知道身体白还是你脸白,不如让我们就在这幕天席地好好儿……哈哈哈,哈哈哈。”

那边发出了淫荡的笑声。

祁月忍无可忍,纵身一跃已穿过了一片竹林。

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正准备跳湖呢,但俩花花大少已追在了背后,一个抱住了女子的腰杆,手却在胡乱抓。

那可怜女孩拳打脚踢,但都无济于事。

对面的男子一把将少女的鞋子抢走了,变态的凑近鼻孔,“真是好闻啊,三日不绝,哈哈哈。”

这女孩连自杀都不成,此刻她找准了机会一口咬在了那男子虎口上,男子哀嚎了一声丢开了少女,那少女正准备跳到池塘去,但后背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少女回头一看,发觉抓住自己的是个妙龄少女。

“春芽,不要怕,任何人都不敢伤害你!”祁月声音稳定,带给春芽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春芽啜泣起来,但很快就擦拭了泪水。

此刻那俩花花大少发现对面多了一个女孩,其中一个哈哈大笑,“刚刚还说不够分呢,此刻你却从天而降,真好啊,那科不存在狼多肉少了,姑娘,我们到那边去快活快活。”

“哎呀,”祁月风情万种一笑,“少爷,还不如在此地快活的好,我一定要您快活的欲仙欲死连走路都轻飘飘的呢。”

“哎哟,姑娘一看就是个中高手了。”

那少年逐步靠近,结果就在此刻,祁月一脚踢出,少年惨叫一声,低头看了看裤裆,祁月缓慢的将脚挪开,“爽不爽呢?”

那大少爷蜷缩在了地上,整个人变成个虾米。

与此同时另一个撒腿就跑,但却一下子撞在了一面坚硬的墙壁上,那人吓到了,缓缓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寒潭一般深邃的眼。

这哪里是墙,这是萧承衍。

“殿下?”

“李少爷和刘公子,想不到你们在这里调戏世子妃呢,婉宁胆小,一定吃了大亏,本王还是将此事交给皇上去处理。”

今上自己是个作风腐败的糜烂之人,但他却要求官员不可在风纪上出问题,这等事一旦被皇上知晓,他们两人就彻底完蛋了,看萧承衍似乎果真有那意思,两人都跪在了地上。

“殿下,呜呜呜。”祁月表演的天赋被激活,“就是这个丑八怪刚刚准备调戏妾身。”

“磕头,磕响头,否则此刻本王就将二位送到刑部去,且看看那边大人如何处理此事。”

这俩本就胆小如鼠,此刻被萧承衍恐吓,吓的急急忙忙跪在地上。

等这两人被狠狠地折腾完毕,祁月这才松开了春芽的手,春芽倒奇怪,诧异问:“世子妃怎么认识奴婢?”

祁月解释,“我和你家祁将军是闺中密友,那时我时常来这里,你又是她身边不可或缺的丫头,我自然记住了你,对了,你娘亲的老寒腿可好多了吗?”

春芽想不到允王世子妃居然记得自己,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还记得自己娘亲的病痛。

这其实也不过是祁月在转移话题罢了。

“哎,”春芽叹口气,“这是老毛病了。”

“还是要吃药,这个给你。”祁月硬生生将钱袋送了过去。

萧承衍看在眼里,不闻不问,他既不明白祁月为何忽而会对一个侍女这么好,也不明白祁月为何会出现帮助她。

祁月也奇怪,萧承衍并没有问自己为何会挺身而出。

进马车,祁月笑了笑。

“我不忍坐视不理,她是个好丫头。”

“你很奇怪,”萧承衍摸一摸下巴,眼凝望着祁月,“你如此心甘情愿帮助祁月,为祁月打抱不平?”

“之前不是说过,祁将军可不仅仅是我闺中密友还是我顶礼膜拜的偶像,再说了他们满嘴喷那个……这不是造谣是什么?我不能接受这个。”

祁月气愤填膺。

萧承衍听到这里,欣慰的点点头,“今日算你帮了我,来日我也会帮你,感激不尽。”

祁月才不要感激。

颠簸到世子府,祁月火烧眉毛一般到了书房,急匆匆让妙音准备了笔墨纸砚,祁月急忙修书一封,拜托连翘多多照顾春芽。

而萧承衍呢,此刻他进入了书房。

书房内不少祁月的肖像都被王妃没收了,唯一留存下的是一个盒子里面的白玉雕塑,萧承衍抚摸了一下,心头蓦的柔软。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