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探秘兵工厂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是。”那人点头。

看安人走出,尖嘴猴腮之人又提醒,“一路上小心点儿,允王的家眷在宝华寺内呢,最要注意那左婉宁,这丫头古灵精怪聪明的很。”

祁月冷笑,你们这是做什么勾当呢?

你们在这里提防我?我可将一切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此人离开之前在墓碑上按了一下,祁月将方位都记住了,等那人走远进入地道,祁月这才靠近,她按了一下那个按钮,顿时墓碑滑动到了左边,祁月进入穹隆。

下面是个黑漆漆阴森森的甬道,里头光芒晦暗。

那地道垂直而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祁月居然听到了打铁的声音,接着她来到了一个屋子里,从这里看出去可以看到不少人在挥汗如雨的锻铁,那滚烫犹如熔岩一般的红色流体被灌入模具之中。

一个老师傅带两个小徒弟在打铁,祁月自然明白这不是在做农具了,她不敢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数了数大约有三十来个人在劳作,旁边有一个大大的屋子,祁月进入,发觉地上堆积了不少的器械。

那些器械都用锡箔亦或油纸包裹了起来,祁月凑近打开一个一看,发现里头是簇新的箭簇,还有雁翎刀,马鞭、绣春刀、以及其他一些武器。

祁月顿时明白,原来这是个兵工厂。

祁月唯恐泄密并不敢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且周边还有不少巡逻的士兵,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她急匆匆返回。

到前面,祁月发觉王妃已醒来了,此刻正在和林梓颜聊天呢。

“夫人,那左婉宁有什么好呢?人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完全是门不当户不对,世子爷也是一点不喜欢她,只怕早想休妻却奈何没那个机会,您不如就越俎代庖休了她,让天下好的女孩多了去了,没必要让这么个货色在您家里啊。”

江氏心头有一杆秤,懒得和林梓颜攀扯。

那林梓颜看江氏不说话,以为默认了,笑嘻嘻送了茶水点心过去。

祁月到了,“这么说来,林姑娘是为我们世子物色到更好的了?”

“我本人就不错,”林梓颜毛遂自荐,“王妃是知道的。”

祁月点头,“你是不错,但你想过没有,一个有修养的女孩会在背后搬弄是非吗?你挑唆、怂恿撺掇我婆婆,你居心叵测!世子固然不认为我就是那世子妃的不二人选,但你也未必是。”

这一席话教训的林梓颜面红耳赤,老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到这里,祁月爽快,坐在了江氏身边。

“母亲,我回来了。”

“婉宁,你回来就好。”江氏抓住了祁月的手,祁月将面前的点心拿走,“还有,我母妃不喜欢吃莲蓉馅的点心,你这不过是为表现自己罢了,你倘若真心实意孝顺我母妃,你也不会将绿豆糕送来,如今秋高气爽,年轻人吃多了绿豆糕都会上吐下泻呢,你给我母妃吃?”

“啊,这个我不懂。”林梓颜急忙将绿豆糕和莲蓉馅的糕点弄走了。

祁月看到这里,冷然起身,“还有这碧螺春,第一滚的茶是不能喝的,你还是做足了功课再过来蛊惑我母妃为是。”

“去去去。”

祁月积攒了两日的怒气此刻都爆发了,林梓颜不走,祁月抄起来鸡毛掸子就赶。

林梓颜无计可施,只能离开。

等林梓颜去了,江氏这才抓住了祁月的手,絮絮叨叨:“月儿,不是我果真喜欢她,而是她烦我,你耳朵就清净一些,我世子府的世子妃非你莫属,月儿。”

“多谢母妃。”祁月点点头。

为期三天的礼拜结束了,第三天中午,用了午饭后水月毕恭毕敬送了她们一行人出来。

之前刚刚到这里的时候祁月还不怎么反感这水月,此刻再看水月,只感觉恶心。

想不到这老家伙居然还有个兵工厂。

但祁月也明白,他一定是某人的鹰犬。

颠簸了一段,祁月都在沉默,这诡异的氛围让江氏尴尬,江氏也捕捉到了异常,“你有话说?还是月儿果真生气了?”

“母妃,”祁月看看窗外流动的绿色,她心里头矛盾极了,究竟该不该将自己调查的东西和盘托出呢,究竟该不该让允王世子蹚浑水?

“你说,月儿,说吧。”江氏鼓励的笑着,含情看着祁月,那温柔慈爱的目光将祁月心头一个自私的念头压了下去,祁月靠近江氏,“母妃,月儿昨日不小心到后山去了……”

黄昏时,马车进入王府。

江氏急三火四召见萧承衍,萧承衍还以为江氏一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丢下手头事就来了,进屋子才发现江氏正在和祁月翻花绳。

萧承衍气恼。

祁月回目看,发觉萧承衍跑的红光满面,汗水顺了面颊扑簌簌滚落下来,气息也紊乱,急忙丢下了绳,“世子来了。”

“你出什么幺蛾子呢?吓我这一跳?”萧承衍不悦的白了一下祁月。

“你来了。”江氏咳了一下,“是母妃找你,不是她找你,你不知戒骄戒躁,你人才进来就大呼小叫什么?”

萧承百思不得其解,究竟祁月做了什么以至于王妃如此青睐信任祁月。

“我前日到宝华寺去了,一路上婉宁保驾护航,忙前忙后的张罗,辛苦极了,我这饮食起居吃喝拉撒都是她在操劳,如今人才刚刚回来你就这般大吼大叫,我可真是命苦,婉宁啊,我命苦啊。”

江氏一直都在助攻,祁月听到这里,倒有点尴尬,进退两难。

萧承衍瞅了瞅祁月。

最近他不但指派了人监控祁月,自己也在留意她,她发现,祁月对王妃是真心实意的好,而祁月过门后也在竭尽全力扮演一个好媳妇的角色。

“儿子不分皂白进来就指摘婉宁,是我错。”

这算是道歉了?

祁月一愣,真是想不到,心高气傲的萧承衍也会道歉?

“不敢当。”愣怔了片刻,祁月急忙过去行礼。

“言归正传,”就爱给那是深吸一口气,低眸看看萧承衍,“前日我们到宝华寺去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月,不!婉宁,你来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