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八章 螳螂活动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都说了,“我本准备偷点儿出来,但奈何一切器械都有造册,少一个未免打草惊蛇。”

“兵工厂?”萧承衍摸一摸下巴。

“我国境内,只有三个兵工厂,”萧承衍对此事了如指掌,“其中两个都在山西太原,只因那里煤炭和钢铁俯拾即是,可就地取材,炉火长年累月也不会熄灭。”

“这还有一个在景德附近,从未听说龙虎山也有兵工厂,你可看清楚了?”萧承衍唯恐扑个空,这等事可不是敢捕风捉影的。

祁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虽不算火眼金睛,但也看的一清二楚,那的确是兵工厂。”

祁月有点儿着急,描述了兵工厂内的状态给萧承衍,萧承衍后背发凉,“这可奇怪了,我这就去调查。”

看萧承衍准备走,江氏叹口气,“回来!”

萧承衍急忙回头,白了一下祁月。

“你如今要去调查自是九死一生,你可想清楚了?母亲之所以将这线索告诉你,不是要你顺藤摸瓜去调查,然后扬名立万。母亲只是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日后因此而生灵涂炭,母亲自是难辞其咎了,但母亲更怕你遇险。”

“娘亲放心好了,儿子不会以卵击石,定会循序渐进去调查,将危险降到最低。”

祁月听到这里,心里头的热血已岩浆一般的炽烈。

她看了看这一对儿母子,在他们的眼里,祁月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

那是信念的光。

从江氏这边退下来,萧承衍关门闭户,逐渐靠近祁月。

之前一段时间萧承衍都在睡桌子,而祁月心安理得睡床。

今日萧承衍进来后祁月就感觉不对劲,她急忙后退,却哪知道萧承衍步步紧逼,他那生杀予夺的眼吓到了她,祁月吞咽一口口水,坐在了床上。

“说!”萧承衍逐步靠近,“你究竟是什么人?”

“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左婉宁啊。”祁月发现自己似乎已不能瞒天过海了,她也不知究竟应该怎么办,面对咄咄逼人的萧承衍,祁月只能低下头。

萧承衍啊萧承衍,如今还不是让你知道这些秘密的时候……

他早感觉不对劲了,眼睛毒蛇一般盯着祁月,“你武功高强,但左婉宁并没有练武,你聪明绝顶,但左婉宁却是个傻了吧唧之人,这如何解释?你忧国忧民嫉恶如仇,但左婉宁她仅仅是一个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片子,这又怎么说呢?”

“这……”

祁月叹口气,做好了摊牌的准备。

如今她再不将一切和盘托出,只怕他还会错以为自己是坏人呢,正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呢,外面却传来了敲门声,是妙音的声音。

“世子妃,娘娘找您呢,要您过去一下。”

祁月一骨碌起来,“你我之间的事以后再说,我见老祖宗去了。”

祁月撒丫子开溜,脚底抹油都没这么快。

看祁月去了,萧承衍丧魂失魄坐在了卧榻上,真是奇哉怪也,她们明明是两个人,自己当初明明为祁月收尸了,但现如今如何就出现了这等诡异的现象呢?

萧承衍陷入了逻辑的怪圈。

此刻祁月已跟在妙音背后朝老夫人那边去了,过蜂腰桥后方向却南辕北辙,祁月顿时明白,朝妙音行了个礼,“谢谢你,刚刚多亏了你。”

“祁将军快不要如此,妙音也不过做了力所能及的事,今晚就委屈将军和妙音挤一挤了,当年此事也要像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明日奴婢找王妃聊一聊。”

“也好。”

第二日祁月没早起,最近她准备好好休息休息,她满以为萧承衍会将调查那秘密提上日程,但萧承衍却似乎并没有任何作为,也不知他老人家是不是将此事说给皇上了。

祁月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最近几天过的很无聊,祁月似乎在躲萧承衍,而王妃那边也单独找萧承衍聊了聊,此刻萧承衍已不怎么去过问关于祁月的子丑寅卯了,但心头的疑惑却有有增无已。

他更频繁让属下去观察祁月,而心头也在暗暗的将两人做比较,倘若看到两人有不同的地方,立即下手去调查。

祁月如履薄冰,唯恐暴露。

这日下午,祁月准备行动,前世的她时常一人行动,因此已是家常便饭。

离开后妙音才尖叫一声,将在茶杯下面发现的信笺送了给萧承衍,萧承衍一看,顿时也骂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她这是做什么?”

唯恐祁月那边除乱子,萧承衍也离开了。

祁月马车才跑出去二里路,萧承衍就策马飞驰追了过来,祁月加速,萧承衍速度更快,不过顷刻之间祁月已败下阵来。

她的马缰绳一把被萧承衍抓住了,等祁月反应过来,萧承衍整个人都跳了下来阻在了马夫的位置,祁月皱皱眉。

“谁要你善做主张的?”萧承衍冷冰冰的问。

祁月嗤笑,“为何总需要人家指派我,我自己没主见吗?那事宜早不宜迟,一旦消息扩散出去难免会打草惊蛇,再想要调查就困难了,所以我情愿这时间就调查。”

“为何不叫我?”萧承衍刚刚在动怒,此刻怒意消失了,握着马缰绳的手也松开了,祁月注意到他手背上的血管逐渐平顺了下来,心里头的大石头这才从天而降,祁月微微一笑,“为何要叫你,你对我啊真的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我才不要和你一起。”

“但你一人就会遇险。”萧承衍进入马车,微微闭上了眼睛。

祁月也不知萧承衍这是什么意思,是关心自己?亦或不过随口念叨一句罢了。

两人都不是话多之人,因了这沉默是金的气氛,倒尴尬的不成个模样,祁月只能没话找话,萧承衍多半在听。

两人再次到保护司。

水月倒诧异。

“母妃要我们来的,牛鼻子,未来三天我们在这里祈福呢,你大可放心,我们呢还是会送很多银票给你,你不要让人扰乱我们,一日三餐送来就好。”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