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章 以血养血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萧承衍慌不择路的逃,两人压根都来不及看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一连串喷嚏和咳嗽声里,两人已成功脱困。

此刻两人出现在了一个不大的山丘上,祁月已气喘吁吁,得亏是吃了药,不然此刻失血过多外加疼痛,早断送了她。

但祁月也不敢继续颠簸了。

她建议他回去搬救兵,将这群“王八蛋”一网打尽,萧承衍看祁月如此粗俗,倒更奇怪,“你平日里也是这么说话的吗?”

前世的祁月也是出口成脏,毕竟出生在行伍之中,爆粗口有如家常便饭,被萧承衍这么问,祁月叹口气,“人家都险乎杀了我了,我这里能有什么好的形容词。”

“月儿,对吗?”萧承衍小心翼翼靠近,“你就是月儿?”

“什么,什么月儿啊。”祁月眼神恍惚,一口气上不来,只感觉头晕目眩,已是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萧承衍准备送祁月离开,但奈何他们将银钱都捐赠给牛鼻子水月了,此刻身无分文,二来天色迟暮,这里距县城很远,只怕路上多半还会遇到凶杀,思量许久,萧承衍决定还是送祁月回宝华寺去。

最危险的地方其实也是最安全的。

之前萧承衍已观察过,断定这出家人水月虽贪财,但实际上和后山那秘密并没有什么瓜葛。

此刻两人顺利到了宝华寺。

“哎呀,这是怎么说啊?世子妃这是怎么了啊?”水月颤声问。

萧承衍叹口气:“说来话长,先让我们休息休息。”

水月并没有加害他们的意思,这一点更让萧承衍肯定了水月和那群穷凶极恶之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送两人到屋子,水月及时的送了吃的过来,萧承衍早看过了祁月的伤口,发觉那特效药的作用不错,伤口已在弥合,他终于舒口气。

“谢谢。”萧承衍并没有就此事详谈的任何念头,水月也知情识趣,点点头去了。

他用桂花叶试了试粳米粥和吃的,发觉并没有异常,这才开始吃,喂祁月吃东西,但祁月却一点不配合。

一碗饭倒是有多半碗都弄在了萧承衍身上。

萧承衍也无法可想。

“世子,我要看鸢尾花啊。”在迷迷糊糊之中,祁月似乎看到了前世某些记忆。

“鸢尾花?”萧承衍愣神,祁月?

这下萧承衍对她的怀疑更加深了不少。

“好,好,”萧承衍急忙点头,“你快好起来,你好起来我就带你去看鸢尾花,你看,这里呢,在这里。”

萧承衍将自己那空空如也的钱袋拿出来,他小心翼翼伸手抓住了祁月的手,任祁月的手指头轻轻抚摸一下那鸢尾花的刺绣,“在这里,这里呢。”

祁月安安心心睡了过去。

后半夜冷飕飕的,祁月蜷缩在原地,窗外有狸猫经过,喵呜的一声吓到了祁月,祁月从床上跌了下来。

这一跌可不得了了,祁月的伤顿时炸开,前功尽弃,血液汩汩流淌,惨不忍睹。

还好水月找了一个赤脚郎中过来,那人又开了一些药,后半夜萧承衍忙坏了,为祁月煎药,伺候祁月吃药等这一切都弄好了,萧承衍这才想到了什么。

看小道士准备收走笔墨纸砚,萧承衍忙道:“本王要用一下,等会儿你过来收。”

“殿下要写什么?据说殿下的金错刀书法是帝京独一无二的,贫道等羡慕极了,如今还请殿下挥毫。”萧承衍只能写了几个扇面给他们,那几个小道士这才欢天喜地的去了。

看诸位离开,萧承衍握着毛笔,经过仔细的思忖,他描画了一张地形图出来,并且给米一个屋子做了标记,又写了一封信,折叠好以后这才出门。

本准备找鸽子呢,但哪里知道宝华寺内并没有。

此刻门口一个小道士正在给人炫耀自萧承衍的书法呢,萧承衍看此人面容和善,笑了笑,“你过来帮我个忙。”

一刻钟后这小道士离开了。

萧承衍只求助此人让此人将自己的书信送到王府去务必交给青龙白虎两位将军,其余的事绝口不提,而报酬是他需给这小道士写一卷灵飞经。

这小道士自然开心。

马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去了。

萧承衍心头终于舒泰,回头去看祁月,却发觉祁月在咯血。

“婉宁,你感觉怎么样?”萧承衍急忙搀扶,发觉祁月浑身发冷,身体止不住在抽搐,看到这里萧承衍急忙将祁月抱住,轻轻拍后背。

“殿下,我好冷。”祁月做噩梦了。

祁月感觉好冷。

“我抱着你。”此时此刻萧承衍自然没办法将祁月推开了,祁月安安心心闭上眼睛,萧承衍不敢离开,尽管手臂都被压麻了,但却还是小心翼翼将祁月抱着。

这一晚,他用自己的身躯来温暖祁月,两人同样清心寡欲。

到第二日,祁月状态稍微好了一点,吃了早餐,医官再一次来了。

“殿下,需要补血啊,不但不利于伤口愈合,这补血的药宝华寺内并没有,需要到附近小镇去采买呢,我开一个单子,你去。”

听到这里,萧承衍点头,但站在门口的水月却风风火火离开了。

等药方子写好,萧承衍去找水月,结果小道士说老道士闭关修炼去了,气的萧承衍火冒三行,恨不得破口大骂。

补血的药价值不菲,两人如今身无分文,且萧承衍需寸步不离照顾祁月,当然没办法抽身去买药了。

祁月也知萧承衍的难处。

“都是见钱眼开的家伙,金钱的奴隶,我休息休息也就好了,你不要担心。”祁月气恼,才说话就咳嗽,一咳嗽就咯血。

看到这里萧承衍着急,求助那医官。

那医官叹口气,“如今缺医少药的,这可怎么是好?”

“你倒想一想办法啊,你悬壶济世多年不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萧承衍几乎有点生气,怒瞪了一下对方。

祁月反而放松了不少,她更明白生气无济于事,反而会让伤口崩裂的道理。

“这也不是说毫无办法了。”医官瞅了瞅祁月,又看了看萧承衍,“不过就不知您愿不愿意牺牲一下自己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