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一章 奸人贱人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什么?”萧承衍眼内漾出欣喜的光,如今只要能救祁月,说真的,他是什么都情愿去做。

那医官神色凝重,“但接下来的计划实在是下九流的很,难登大雅之堂,不过效果却很不错,关键还在您情愿不情愿。”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祁月皱皱眉,看祁月催他,那医官这才叹口气,“尊夫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脾性还是如此,公子你可听说过密宗的以血养血以血还血?”

“什么以血养血以血还血啊?”萧承衍出生豪门,对于这三教九流的事自是不清不楚,但祁月却恍惚听到说,她急忙起身,抓了东西就打那人。

“去去去,见死不救就罢了你还落井下石。”

那人灰溜溜的去了。

萧承衍看祁月再一次昏了过去,检查了祁月伤口,发现状态一点都不好,如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祁月很可能会死于非命。

到了壮士断腕的时候了。

萧承衍出门,追在了那医官背后。

“师父,请教一下什么叫“以血还血以血养血”?”

“呵呵呵,”那医官慈眉善目一笑,“这可源远流长了……”

等祁月再次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已成了蚕宝宝,她的身体被控制住了,虽然有点儿难受,但却完美的保护了自己,再看萧承衍,萧承衍在打盹。

看祁月醒来了,他惊喜的睁开了眼。

“月儿?”不知不觉之间,萧承衍已将前世的祁将军和今生的左婉宁混为一谈了。

祁月感觉胸口的疼痛感已渐次消失,她昏昏迷迷已模糊了时间,此刻醒来后看看外面,一角黑漆漆的苍穹上有灿烂的星斗,那莹莹烁烁的光芒看来美轮美奂让人迷醉,也不知萧承衍对她进行了什么治疗,祁月只感觉胸口舒泰。

“月儿?你醒了?”

萧承衍神色激动。

“醒了,”祁月欣喜,复又伤感,看得出他是衣不解带在伺候她,对她几乎是无微不至,但让祁月难受的是,究竟萧承衍喜欢的是左婉宁还是祁月,“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多了,真是凶险。”萧承衍抓住祁月的手,“现在呢?感觉那里疼不疼?”

“还好。”祁月点头。

想起来了什么,追问:“魏叶落和成万凌呢,他们没来?”

魏叶落和成万凌是萧承衍身边的两个将军,这两人左膀右臂,是他肱股之臣,两人都厉害到不可思议。

得知秘密后,萧承衍这边已飞鸽传书到那边去了。

他们随时可能会来。

萧承衍送了吃的到祁月嘴边,“大略就在最近了,你先休息,不要总问这些问题,休息。”祁月闭目养神,忽而想到了什么,从她醒过来到现在始终听到的是他在叫自己“月儿”,难不成自己泄密了吗?

祁月偷偷摸摸看看萧承衍。

他依旧端庄的坐在旁边,那侧脸让人可能就过目不忘,顺河面颊往下看,祁月看到萧承衍的手腕,他手腕上缠绕了一条深红色的缎带,祁月暗忖,莫不是有什么美女过来搭讪给他送了这个?

黄昏时候,祁月状态好多了,但伤筋动骨一百天,想要彻底康复却难上加难。

吃了东西后,萧承衍送了药过来,祁月闻了闻居然发现药酸涩中带着一种血腥味,尽管那血腥味已被掩盖稀释掉了,但敏感的祁月依旧看出了端倪。

吃了药祁月休息去了。

第二日早起,她偷偷跟在萧承衍背后,果不其然就看到萧承衍在“以血养血。”

祁月前世认识的江湖人多了去了,怎么会不知道以血养血。

萧承衍不动声色送了吃的给祁月,祁月心里头难受,她几次三番都想拆穿萧承衍,但话到嘴边毕竟还是吞咽了回去。

至于萧承衍,他老实巴交做这一切,并不会因任何事改变这一切。

祁月吃了药,感动的无以复加。

今日萧承衍神色不对,不时地失神。

祁月哪里知道萧承衍在想什么?

“月儿,我需送你离开。”萧承衍忽而冒出来这么一句,“等会儿就走。”

“这里有危险?”

萧承衍本准备隐瞒,但祁月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脾性,怎么可能瞒天过海呢?Y因此和盘托出,“他来了。”

信王世子萧承章,他们的死对头。

祁月听到这里,皱皱眉,驳斥:“正因为他来了我就更不能走了,如今我走算是这么一回事?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萧承衍才不管这个,“如今我们需要金蝉脱壳,在这里就要被人瓮中捉鳖了,我不希望让他知道你受伤的事,我还要留下来周旋。”

“受伤?呵呵呵,”祁月冷笑,“对付这些纨绔子弟我受伤又怎么样?他们啊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看祁月如此说,萧承衍笑了,拥抱住了她,但右手却点了祁月的穴道,祁月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王!”

祁月牙关咬紧,也不知在嘀咕什么。

“妙音,按这个路线走,出这一片林子就安全了,路上倘若有人问你们是做什么的,你随机应变就好,朝这方向走三十里路,会到一个叫十八里铺的客店,要是没什么意外,成将军和魏将军会在这里和你们会和。”萧承衍已将一切都交代好了。

临走前妙音依依不舍,凝眸看向萧承衍。

“八!”

祁月不安分,尽管昏厥了过去,但嘴巴里依旧在咕哝什么,“蛋……”

萧承衍不知祁月这是在闹腾什么,但旁边的妙音却明镜儿一般。

王八蛋。

“殿下呢?您在这里岂不是危险,奴婢要如何保护你?”

“你负责护送她安全撤离就好,我扛一天的时间就好,”萧承衍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解释一下究竟为什么自己会留在这里,“他已来了,我们势必不能一起逃,我给你们规划出的路线是万无一失的,快走。”

“哦。”

妙音自然明白萧承衍用心良苦,她急急忙忙离开。

祁月昏昏沉沉,什么都听不清。

下午,萧承衍就和萧承章邪路相逢,萧承章说自己是来礼佛的。

“平日也不见你抱佛脚,如今怕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萧承衍看向萧承章。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