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二章 祁月的战术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萧承章并不知他这次来带了多少人,又不知这群人都隐蔽在哪里,埋伏在何处,他一切的思路他都摸索不清楚,所以只能周旋。

要是让萧承章搞清楚萧承衍在和自己玩儿空城计,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王嫂呢?最近为何不见?”

“她啊,前几日非说要学维摩诘闭关修炼,我苦劝不听,如今日日深居简出,还说自己修炼出了什么绝世武功呢。”萧承章在萧承衍的婚礼上见过左婉宁。

在他那屈指可数的记忆里,左婉宁是一个傻乎乎的女子,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甚至丢在人堆里都扒拉不出来,如今听说左婉宁在“闭关修炼”,他猜测要么左婉宁被自己的人杀了,如今秘不发丧。

再不然左婉宁和萧承衍闹别扭了,他软禁了他。

萧承章是聪明人,所以很多问题他都不会去问,实际上聪明人往往会上最为愚蠢的当。

下属建议他杀了萧承衍,但萧承章就是不同意,“他哪里有你看的这么简单,此人深不可测。”

这多半天的时间萧承章都在和“深不可测”的萧承衍打太极,两人相伴去后面游山玩水,喝茶论道。

萧承章太过于小心反而不敢对萧承衍下手。

“我这一次来,也就和世子妃两人。”萧承衍似乎喝醉了,酩酊之中凑近了萧承章,萧承章才不相信呢。

“听说,”萧承衍一把扼住了他的手腕,“他们说你要杀我。”

“殿下这是哪里话?”萧承章吓到了,“都是一些挑拨离间空穴来风的话,何苦信以为真?”

萧承衍哈哈大笑,“但悠悠之口似乎也有点根据才能说出这等空穴来风的话啊,这多年来也不见有什么人传说太子会杀我,呵呵呵。”

萧承衍昏睡了过去。

萧承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伸手摇了一下萧承衍的肩膀,“王兄?”

今晚不会太平,不如索性靠近他,所以萧承衍装醉,萧承章无计可施,只能送萧承衍到自己屋子去休息,幕僚再次建议不如杀了毁尸灭迹,但萧承章却叹口气。

“瞧瞧你这鼠目寸光?他这么好对付?他这么容易就喝醉?谁知道是什么阴谋诡计。”

只能说萧承章一次一次再一次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天亮时,有人进入了萧承衍的屋子,那人手起刀落,被子一刀两断。

下面是枕头等。

那侍卫急忙将暗杀时遇到的情况汇报,萧承章倒感觉奇怪,寻了水月过来。

水月本是宝华寺内一个本分的道士,奈何萧承章非要将自己和他捆绑在一起,以至于这多年来水月帮他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

水月是真心实意信仰宗教的,因此每一次做了坏事都会惶恐做噩梦,以至于时常神思恍惚。

他明白,此事早晚大白以天下,也明白自己会因这阴谋而命不久矣。

“左婉宁呢?”萧承章问。

“她身体不怎么好,日日在疗养,如今且在禅房。”水月回。

“好一个在禅房,你这牛鼻子如今也开始胡说八道了,真是岂有此理,我如今就告诉你,她人不在这里,你快要你的人在各处盘查寻找,一有线索立即汇报。”

水月不情不愿退下。

“王兄?”萧承章靠近萧承衍,“你这不是自讨苦吃?”

等祁月醒过来已是半夜,天黑漆漆的,一股风吹来送过一股晚香玉的香味,祁月睁开眼,发现妙音在忙活,祁月看看胸口,不怎么疼,但却有一点发痒。

“妙音,你这臭丫头。”祁月抽口气就要起身,“你出卖我背叛我,你帮她将我弄到了这里?快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我将我卖给乡巴佬做媳妇呢?”

祁月故意如此说。

那妙音听到这里顿时吓唬到了,连连摆手,“我那好娘娘,您说什么呢?奴婢这是护送您回去,前途凶险,奴婢连眼睛都不敢眨巴,您如今醒过来还责备奴婢,这命令是世子下的,奴婢只能听命行事,呜呜呜。”

看妙音哭了,祁月叹口气,“你告诉我,我这药里头药引子是什么?”

妙音本是心直口快之人,她和祁月之间也并没什么秘密,但被问到这里妙音忽而沉默了,须臾,妙音喘口气。

“好呀好,真好。”祁月转过头看都不看妙音,“你已是他的人了,你去伺候他就好,何苦在这里惺惺作态?别以为你们这些牛黄马宝我就不知道了我。”

听到这里妙音啜泣,“世子妃,寺庙里缺医少药,如今只能以血养血,殿下日日割破自己的手腕……”

“我们这就回去,我们怎么能一走了之呢?”祁月黛眉微蹙。

但妙音却无动于衷,“不能啊,奴婢承诺过了的。”

祁月气急败坏起身,“从此刻开始我做什么都和你没关系,你也不再是我奴婢,我们各行其是就好。”

妙音想不到祁月会如此,顿时着急。

祁月从屋子出来,却不小心撞在了一个女孩身上。

那女孩身体抖了一下,祁月看到从女孩肩膀上掉出了一只色色彩斑斓的蜈蚣,那蜈蚣摇头摆尾快速进入墙壁的罅隙,要不是祁月视力好,她未必能注意到这个。

祁月看向那姑娘。

那是个色目人,姑娘的半张脸都隐蔽在面纱下,露出的眼水汪汪亮堂堂,那眼瞳清丽,视线……真是奇怪,这是求助的视线。

祁月记住了此人。

她才刚刚准备走,忽而看到一群劲装疾服的男子已进入了一楼大厅。

祁月从妙音口中已得知今晚或明日一大清早成将军和魏叶落就到了,祁月一开始还以为这一群官兵是萧承衍的人,但此刻一看,顿时发现并非如此。

“朝廷办事,诸位不要东奔西走,我们不会伤害诸位,朝廷找人。”走进来的将军挺胸凸肚,一说话嘴角的肌肉就在颤动,他体型庞大,犹如扶桑国的相扑选手。

他喉咙滑动了一下,火速挥手,背后一群官兵已攒三聚五而来,这群人二话不说就去寻人,祁月此刻在二楼,从这里看下去能将一切看个清楚。

那将军手中拿着两张纸,上面画像就是祁月和妙音。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