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四章 巫山神女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此刻官兵已狂躁,那将军为恐吓威慑众人居然割了一个小二的耳朵,“这耳朵就酒,越吃越有啊,你别说,三年前我在吐鲁番杀了个突厥人,他那五脏六腑暖酒味道最好,呵呵呵,诸位要是还不肯将线索说出,我呢就挨个儿拿出诸位的心肝脾肺肾看看。”

听到这里,众人都害怕。

那掌柜的浑身瑟瑟发抖。

“天老爷,求你们不要草菅人命啊,握着小本买卖啊,出了案子我如何解释给地方官啊,我那大爷啊您要银子的话我们都给您,都给您啊。”这掌柜的卑微的摇尾乞怜,但却被那将军一脚踹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将军手起刀落已准备杀了此人。

祁月从天而降。

银铃的声音清脆,等众人注意到眼前多了一个女郎,祁月已将掌柜的保护在了背后。

“什么人?你做什么?”那将军怒吼一声。

祁月冷笑。“我苗人最喜打抱不平,你找人就找人你为难一个老掌柜做什么?他一个风烛残年之人能经的起你折腾吗?”

看祁月出现,众人都为她捏一把汗水。

那将军气恼,准备杀祁月,众人眼睁睁看着那将军的武器就要将祁月一分为二了,但奇怪的是电光石火之间那把刀却偏离航道,砍在了地板上。

两人凑近的一刹那,祁月挥舞了一下衣袖,她此刻准备试一试那迷人心智的香料究竟有没有效力。

“本尊乃苗疆圣女,百里挑一的人,也是你这小喽啰能伤的,”祁月双手合十,口中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接着狠狠地扫视了一下对面人,“我要你这把刀重于千钧,要你今日拿不动。”

那将军咆哮一声准备劈砍祁月,却哪里知道自己浑身的力量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了个干干净净,他回头看看长刀,这把刀跟随他多年,犹如四肢外另外一肢,多年来无不随心所欲,但今日却不同了,那把刀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黏连在了地板上。

众人眼睁睁看着这将军想要将长刀拿起来但却无可奈何的模样,一个个都感觉惊异。

“妖女,你,你这是做什么?”

“妖女?”

祁月冷笑,眸子诡异的转动了一下,衣袖中的香料不断的释放,那香料很是厉害,众人顿时迷瞪。

祁月终于明白,苗疆人蛊惑人心用的就是这个,只要剂量足够,完全可以让对方对自己俯首帖耳。

“你这妖,妖女啊。”

那将军浑身抽搐,祁月靠近,半蹲在那将军面前,手掌挥舞,噼里啪啦那人这才苏醒了过来,但刚刚被祁月诡异的操控了一把,此刻已胆战心惊,再也不敢靠近。

“我要……”

这边祁月的要求都没开口呢,那将军已芒刺在背,“圣女要什么,开口就好,只要是本将军能帮的忙,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呵呵呵,”祁月干笑,思忖了一下,如今妙音已和自己兵分两路,这丫头看似傻了吧唧实际上心细如尘,且已伪装过,想必路上不会有什么危险,反而是萧承衍如今受困在宝华寺,危险随时可能接踵而至,一念及此,祁月咳了一下,“本尊准备到宝华寺去,你等保驾护航,可怎么样呢?”

真是巧合,这一群士兵也准备到宝华寺去。

那将军早将祁月恨之入骨,奈何这妖女手段高明诡异,可杀人于无形,他并不敢将她怎么样。

最好的办法是静静地观察。

然后——出其不意杀了这丫头。

“我的人呢?都过来。”祁月的声音穿透了面纱,须臾,几个苗人已靠近,苗人装扮本就稀奇古怪,圣女裸露在外面的仅仅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大家自然没办法看穿祁月。

但他们目的地却和祁月此刻要求的南辕北辙。

“你过来。”祁月挥舞了一下衣袖,那将军靠近,这个距离想杀祁月易如反掌,此刻这将军闪电一般出手,祁月前世修炼有空手入白刃的手法。

她祁将军在帝京首屈一指,厉害到不可思议,至于这些个将军在祁月眼中都是提溜不上的。

那将军哑然失色,他暗暗用力,祁月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你这贱人,你还要偷袭本尊,真是死不足惜自取其辱。”

说话之间祁月手中一枚黑漆漆的药丸子已丢了过去,猝不及防之间,那将军已吞了下去,再看时,祁月却在古里古怪的笑。

“这几天你最好安分点儿,我本不制裁你,奈何你如此两面三刀着急找死,我只能成全你,好好儿护我到宝华寺去,我自会给你解药,你如路上有什么二心,且看自己是如何穿肠烂肚的,我苗疆的毒药你中原人完全束手无策。”

那将军想不到祁月如此心狠手辣,而动作又如此之快,一刹那之间已下的面色苍白。

祁月嘤咛一笑,施施然进入马车。

一路上并没有任何波折。

而萧承衍的揭秘奏疏早八百里加急送到了乾坤殿,此刻萧承斌亲自将文书举起来进入了乾坤殿。

皇上怒不可遏。

“按那么的调查,罪魁可能是信王世子了?”这多年来,皇上对信王那一族恨之入骨,但信王植党营私地下的力量错综复杂,皇上一时半会并不敢动摇他。

这信王还摆出一派忠君爱国的嘴脸,明面上对国家无微不至,但却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立即查。”皇上难得的和萧承斌一般同仇敌忾。

萧承斌点头,皇上已写了圣旨,并且还有叮咛,“任何人不得开设兵工厂,锻造武器更是律法不容的大罪,朕着太子世子允王世子立即调查此事,不得姑息养奸,倘若遇到难以处理的事可大义灭亲,先斩后奏。”

皇上的命令不多。

他明白萧承斌和萧承衍的合作预示着什么。

这几年来两人强强联合重拳出击,已为朝廷做过不少掷地有声的事。

皇上也借此事除掉信王那一群。

此刻萧承斌也率了一群人朝宝华寺而去。

这一晚,妙音风餐露宿,一人一马穿梭在蛮荒的世界,不过就在山重水复的时候妙音却看到了魏叶落和成将军,她急急忙忙过去哭诉……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