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五章 她来了请闭眼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而另一边,萧承章已决定掀开萧承衍的障眼纱,且看看那屋子里究竟是什么人。

“她要是状态不怎么好,还是要找医官给看看。”萧承章显露出关心的神色。

萧承衍却一笑,“不是什么大毛病,不过水土不服罢了。”

“原来如此。”萧承章知晓萧承衍心头有鬼,但在没调查清楚某些线索之前,他并不敢将萧承衍怎么样。

两人似都是来拜佛的,但各自怀揣着自己的秘密和线索。

萧承章的人已将一切都调查了个一清二楚,此刻那人开始汇报。

萧承章听了后颇为震惊,“只身一人?这怎么可能?”

“兴许是我们的人前一段时间做事不够周密这才走漏风声,他是聪明人,唯恐打草惊蛇这才只身一人前来。”

他了悟,阴恻恻一笑,“左婉宁呢,可的确在屋子?”

“属下已调查过了,连日来他并没有送吃的到屋子,可见屋子里并没有人。”按属下的调查,人是铁饭是钢,不是吗?

“那就做好准备,将他拿下。”

这一晚萧承衍也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准备逃之夭夭,但外面守备森严。

自萧承章到来后就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如今这空城计眼看就要谢幕了,而谁也不知究竟成将军他们到哪里了。

第二日天亮,萧承章依旧过来寻他,两人用了早饭,萧承章这才笑了笑,“许久不见世子妃出来吃东西了,可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她最近胃口不好。”

“那也要吃东西呢。”今日是他忍耐的极限,萧承章已不决定继续兜圈子了,“听说半个月之前王兄就和家里人来过这宝华寺,如今算是故地重游吗?”

萧承衍对答如流,“听说这里有求必应,所以到来。”

“明白,明白,呵呵呵。”萧承章已逐渐不将萧承衍放在眼里,口上还是王兄脚,但却已挥挥手,“我昨日找了个医官,此人是十里八乡最为厉害的翘楚,就给世子妃看看病,做发现就早治疗,有的事是一点不敢拖延的。”

萧承衍已无计可施。

他在计算时间。

他抬头看看天,午时到了,按里程去推算,他的人应该到附近了,但能找到的借口和理由已全部都找过了,此刻只能听之任之。

“嫂子,您感觉怎么样?”萧承章笑着站在门口,他似乎格外关切屋子里人,唯恐自己不小心吵到了里头,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那一下不是敲在了门板上,而是砸在了萧承衍的心脏上。

“搜子?”萧承章断定这屋子里空空如也。

萧承衍故技重施,“最近她日日和牛鼻子学奇奇怪怪的武功,王弟兴许想不到,那些稀奇古怪的武功多了去了。”

这不是欲盖弥彰是什么?

眼看萧承衍在拖延时间,萧承章微微哂笑,“我也喜好舞枪弄棒,这既是习武,要是有个人能来切磋一下就好了,看来啊,我是不虚此行的了。”

萧承章用力推开门,那眼骨碌碌的转动了一下,结果一招无影脚已踢在了左眼睛上,萧承衍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被人偷袭。

此刻看萧承章被什么人偷袭,萧承衍定睛一看,发觉屋子里的祁月正在笑。

没有人知道祁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抱歉了王弟,嫂子正在琢磨无影脚呢,不小心踢到了你。”祁月嫣然一笑,凑近了萧承章,萧承章缓慢起身,瞠目结舌看向祁月。

这可奇了怪了,他的人已接连观察了两天半,既没有看到祁月出来吃东西,也没看到有人送想吃的进去,她是如何度过这两日的?

“你没事?”萧承衍将萧承章搀了起来,萧承章畏怯,本能的躲避。

萧承衍看他如此,这才一笑,“昨日你问我为何再一次到了这里,我此刻就回答你这个问题,之所以去而复返是因为我发现这里有个天大的秘密,在你我脚下有个地下城。”

萧承章就知萧承衍的目的。

“什么地下城,王兄慎言。王兄单枪匹马而来,如何调查出这个秘密的?”萧承章看向萧承衍。

此刻他的人已逐步包围了过去,而祁月和萧承衍已进入垓心。

俩人手无寸铁。

这里除了萧承章的人再也没有其余,换言之,萧承章想在这里将他斩尽杀绝毁尸灭迹实际轻而易举。

“可见王弟是毫不知情了,那王弟到这里是什么目的呢?”祁月反唇相讥。

萧承章一笑,“和你们一样也是来礼佛的,不是说这里的菩萨最是有求必应?”

三个人心照不宣一笑。

祁月注意到萧承章的人已逐渐在收拢包围圈。

他们是他的猎物,并且此次的狩猎活动几乎万无一失,祁月还注意到了后面那一群弓弩手,大家都蠢蠢欲动。

然祁月一点不畏怯。

萧承衍自然明白祁月是搬救兵刚回。

“调查什么秘密,弄的朝不谋夕人头落地有什么好?在帝京做一个闲散的王爷有什么不好的。”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刻。

外面有人敲门。

万籁俱寂,因此那敲门的声格外明晰,此刻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看向门板,萧承章丢给一个臭道士一个眼神,那道士满面堆笑去开门了。

结果映入眼帘的却是萧承章的将军。

看到这里萧承章乐开了花。

“殿下,属下来了。”

“很好。”萧承章莞尔一笑,“你差一点错过了好戏。”

“殿下,”那将军六神无主,恐惧感依旧犹如阴霾一般笼罩在头顶,“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妖女,那妖女能说会道还会点儿密宗的法术,如今那妖女就在那轿内呢,殿下。”

萧承章蹙眉,“妖女?”

他好奇的靠近马车,那将军气急败坏,犹如一个受委屈的小孩见到了家长一般倒苦水,此刻兴许是狗仗人势,他用力一把将车帘掀开,但顿时傻了眼。

那几个苗人也一个个都瞠目结舌。

大家惊异的发现马车的轿厢内空空如也,圣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而此刻萧承衍回头看了看祁月,见祁月笑的古怪,顿时明白对方为何一个个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色。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