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八章 如此交锋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

话说到这里,祁月神思恍惚,她再一次看到了战争,看到了锋利的戈矛是如何刺在自己兄弟的身上。

祁月战栗了一下。

这微动作却被萧承衍观察到了,他更感觉好奇,难不成左婉宁果真是祁月的朋友。

就在这难解难分的时候,连老将军却站了出来。

“皇上,”这老混账也有建议,“这等国家大事不可交给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来讨论啊,末将这里多年都在屯兵,但想要对付郑国还是难于上青天,一旦有丁点儿问题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皇上点点头。

“所以你还有什么话?”

连城听到这里,单膝跪地,神色凝重了不少。

“感谢皇上察纳雅言,没有听某人的一面之词。”

祁月震怒。

连城挑衅一般笑着,又道:“末将以为,不如将这些弓弩武器都送回去,暂时稳定住局面,郑国也是泱泱大国,想要将他们怎么样,这还需要我们长线计划徐徐图之。”

皇上听到这里居然还感觉很有道理。

“人,朕该拘押就拘押,该杀就杀,至于武器,朕是不会给他们的,如今让他们也明白我国不是好欺负的,就这样。”

几个皇子各自有话说,但皇上已拂袖离开。

祁月气恼,愤恨的目送那背影渐行渐远。

萧承衍回头,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松开,他也感受得到祁月的愤怒,“目前我国的确没必祁月更厉害的将军了,自三年前祁月死在疆场,如今郑国已成了噩梦。”

“噩梦?”

要知道,曾几何时郑国也是自己的噩梦,这多年过去了,祁月也终于从噩梦中走了出来。

萧承衍还有事需要处理,叮嘱祁月早早回去。

祁月心里头失落落的,眼看就可将萧承章那狐狸尾巴抓出来了,哪里知晓功亏一篑。

回家后,江氏过来嘘寒问暖。

祁月和萧承衍双剑合璧端了兵器库和兵工厂的事此刻已不胫而走,帝京的老百姓最是八卦,本身事情也没那么惊心动魄,但经大家口口相传以后,此事听起来越发恐怖荒唐了。

更有甚者还说是神明暗中帮助了祁月,不然祁月怎么可能寻到那个?

祁月对流言蜚语置之不理。

如今善后的事交给了萧承衍和萧承斌。

萧承章需避嫌,只能冷眼旁观。

“娘娘?”妙音从外面进来,送了吃的。

祁月神思恍惚,随意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这才回头,原来不但妙音来了,江氏也到了,江氏一脸喜滋滋的表情。

“月儿,”是的,如今的江氏已更改了婉宁两个字,这“月儿”无疑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你要小心点儿,如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你要看好前后左右才能顺利往前走。”

“母亲,”祁月强颜欢笑,“儿媳并没有什么伤心的,其实想压垮萧承章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

听到这里,江氏慈爱的笑了。

她从妙音手中将红枣红参汤接过来,吹了一口气,“如今天寒地冻的,快喝了这个暖暖身子,母亲记得清楚,你啊是最怕冷的。”

前世的祁月的确惧怕严寒,祁月心头一暖,想不到江氏居然还记得这个?

祁月“咕咚、咕咚”吃了这些后唯恐老人家困倦准备送她出去,哪里知晓江氏精神头健旺和祁月聊了起来,祁月将殿堂上连城的行为说了出来。

她长吁一声,“我甚至怀疑当年是连家人和郑国人合谋这才……”

“的确不排除这个可能。”江氏点点头,“所以你以后更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啊。”

她年迈了,在行动上已不能支持祁月。

江氏也希望祁月能早一点破解那未解之谜,更希望祁月和萧承衍和和美美的。

下午萧承衍才回来,祁月早吃了饭。

萧承衍回来后更换了衣服直奔屋子,看他回来了祁月问了后续,萧承衍也气坏了,“父皇情愿做缩头乌龟谁有什么办法?兴许父皇在没找到合适人选之前的确不挑战郑国去,不过此事算是板上钉钉了。”

“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结束了?

萧承衍点点头,伸手喝酒,祁月斟过一杯,萧承衍发觉酒樽里的酒热乎乎的知晓是祁月温酒,“对了,你以后在朝堂上尽可能不要语出惊人。”

“那些话本应该你们说。”

祁月叹口气。

她是武将,前世就不怎么喜欢说话,如今沿袭的依旧是前世的风格。

萧承衍自然明白,“有些话需要技巧,有些话需要有些人去说。”

这些技巧祁月懒得去听。

“不要着急。”萧承衍看看祁月。

“明白。”男人之间的博弈祁月也懒得理会,她准备离开,但萧承衍却道:“你果真是她的朋友?”

“啊,”祁月难免尴尬,“如假包换,怎么?您又要调查妾身了?”

萧承衍盯着祁月看了许久,一时之间怅然若失,“没,没什么。”

两人如此相似,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夜幕降临,妙音带了老王妃的口令过来敦促两人“早早”休息,王妃早想抱一个大胖小子了。

为杜绝祁月和萧承衍分开睡,王妃在他们出门时就将罗汉床换成了一个小号的拔步床,还撤走了屋子里的书桌,等晚上两人准备睡觉却傻眼了。

那床只允许两人睡上,至于之前的计划此刻已彻底打乱了。

祁月看了窄小的床,尴尬的咳嗽了一下,“你睡,我想办法。”

“一起吧。”萧承衍示意祁月先上床,祁月胆战心惊,虽明他是正人君子,但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油然而生,到底让祁月不舒服。

被子也只一床,祁月翻来覆去,萧承衍不动如山。

最后终于将被子全然都给了祁月。

第二日,等祁月起来萧承衍却早出门去了。

祁月一看桌上,萧承衍为自己准备了吃的,糕点样目很多,都是祁月喜欢的,她洗漱完毕就去享用。

吃了早点,祁月飞鸽传书给连翘。

两人约定在会宾楼吃酒,其目的不过是聊一聊连家人的事。

“喝一杯?”祁月也只有出了世子府才能如此放浪形骸。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