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九章 生病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斟酒给连翘,连翘当仁不让,酒过三巡,祁月这才启唇,“找你来是有事。”

“将军说就好。”连翘正襟危坐,顿时表现出一种精气神。

“昨日朝堂上的事我就不说了,你想必走听过,如今我问你,你们连家人可和郑国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往来?”

连翘作为一个魂穿之人,她在连家已三年多了,这三个年头连翘将连家摸了个一清二楚彻彻底底,甚至于脸连霜平日里最喜欢的花魁娘子叫什么名字都头头是道。

但说到这里,连翘却皱皱眉。

随后摇摇头。

“并未在将军府注意到有郑国人往来,也从未有什么信笺或活动可以证明老匹夫和他们往来了。”

祁月感觉奇怪。

昨日朝堂上连城分明在袒护郑国人,要说他们之间没什么联络,三岁小孩只怕都不相信。

“奇哉怪也,”祁月笑了笑,“好了,吃东西,此事你回去慢慢儿调查,有什么线索立即汇报给我。”

“明白。”

两人欢欢喜喜吃东西,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忘记了,但就在此刻,包厢的们却被从外面蛮横的推开了,接着祁月和连翘看到了一个面色煞白的男子,这人站在门口看了看,回头招呼,“让爷过来,就说大姑娘的确在这里呢。

“他来了?”祁月起身,保护一般站在了了连翘面前。

连翘倒不怕连霜,这第一,论资排辈,她好歹是连霜的姐姐,就这身份连霜也不敢将自己怎么样,这第二,连霜日日胡作非为,连翘得知连霜太多的把柄,所以可以辖制住他。

“干吗?”连翘看到了连霜。

连霜冷笑,作势就要抓连翘的胸口,这让祁月不舒服,“你做什么呢?她可是你姐姐。”

“滚开,要你个外人来多管闲事?什么姐姐妹妹的,她日日和你鬼混,将来势必被你带坏了,这叫近墨者黑。”

祁月听到这里忍俊不禁,指了指连霜。

“在这帝京还有什么人比你更坏的?”

连霜被侮辱,顿时火冒三丈,他挥挥手,背后几个侍卫已将祁月包围。

“你这牙尖嘴利的黄毛丫头,今日我就教训教训你要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听到这里,连翘“哎呀”了一声,“连霜,你不要乱来,等会儿吃亏就不好了。”

连翘太清楚了,祁月武功一流,前世的她就是面对千军万马也可轻而易举教训的人家满地找牙。

她不去折腾人家,人家已开心不已,哪里还有不要命的过来折腾祁月?

“亏你也是连家人,我们连家的脸面被你丢尽了,左婉宁这贱女人卖了你还给她数钱呢,真是愚蠢极了,跟我回家。”连霜气坏了,一把拉住了连翘的手。

连翘挣了一下躲到了远处。

大战一触即发,连翘唯恐池鱼之殃。

拿权臭男人向来横行霸道习惯了,在他们的世界里女孩子有什么好厉害的?饶是得知祁月会武功,但大家完全不放在心头,结果接二连三的无数个大块头都倒在了地上。

此刻连霜才感觉情况不对,正准备逃,眼前一个黑铁塔一般的男人已撞了过来,再看时连霜和那男子一口气从二楼跌到了一楼,祁月唯恐事情闹大了,笑着对连翘挤了挤眼睛,“回头见。”

“快走。”连翘打掩护,祁月纵身一跃下了二楼,很快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长街上。

连翘好不容易才送连霜进了马车。

连霜不依不饶,指了指连翘,“好家伙,你伙同一个外人来欺负我?”

“我欺负你了?连霜,分明是你刁难人被人家反杀了,如今你说我联合了人家?真是岂有此理,你少在这里狗咬吕洞宾。”

连翘气坏了。

连霜翻白眼,“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你以为我不清楚你都做了一些什么?”

连翘也有杀手锏,“三天前在棋盘街,你调戏有夫之妇,人家丈夫都状告到应天府去了,还是夫人给你收拾的局面,如今爹爹为郑国的事焦头烂额呢,他还不知道此事,我那好老弟,你想一想老爹知道此事会将你怎么样?”

“你!”连霜火冒三丈,“你倒打一耙。”

谈判的结果是连霜既不会将连翘和祁月碰面的事情说出来,反而还送了连翘不少的礼物,连翘算是勉为其难“原谅”了连霜。

外面浪荡了一圈,没什么线索,回来后祁月老远就看到了一个医官,那医官从容不迫跟在一个侍卫背后走了出来,根据他们这个方向祁月推理医官十之八九是从自己屋子出来的,“做什么去?”

“是世子妃?”那医官腼腆一笑行礼,朝着后头努努嘴,“殿下生病了,不过不严重,风寒。”

祁月自然得知这风寒是如何沾染上了他的。

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风寒吗?”祁月还是着急,三步并两步进入屋子,萧承衍状态不怎么好,祁月记忆犹新,他这个人一年到头不会生病,但小病小灾就好像渡劫一般,总要耗费不少的时间才能疗愈。

此刻药也送了进来,祁月急忙过去。

“我来。”

那丫头将药送了给祁月。

萧承衍一口一口的吃,表情痛苦到扭曲,祁月回头对妙音耳语了一句,妙音再一次出现手中多了一些果脯,看萧承衍吃了东西,祁月送了温水过去给萧承衍漱口,而后送了果脯,萧承衍只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当初的自己生病吃药,祁月总会准备一些形形色色的果脯过来。

这些果脯多样丰富,都是他喜欢的。

吃了东西,萧承衍再一次想入非非。

黄昏时,祁月找了江氏,经过软磨硬泡和三十六计终于还是将大床弄了回来,今晚萧承衍睡里头祁月睡在外面,时时刻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不要靠近我,过了病给你。”

“我身体刚强,不碍事的,你有什么需要招呼我就好。”

萧承衍向来不喜麻烦人,所以宁肯憋着也不会招呼祁月。

但那边稍微活动一下祁月就知道要什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