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章 妾意郎情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可是要喝水?”祁月送了药过去,萧承衍准备说话,祁月倒头就睡,“大恩不言谢,我可都记着呢,你说什么都不如沉默是金,以后你可要满足我的愿望。”

第二次翻身,祁月送了棉衣过去。

“就知道你还是怕冷。”

萧承衍想不到祁月这般得心应手,“你怕不是我肚子里蛔虫?”

“八九不离十。”祁月这一晚并没怎么休息,一是她确乎不困,二是祁月在梳理郑国人和连家人的事。

此刻再一次听到了萧承衍起身,在那窸窸窣窣的声音里祁月回头,外面一束月光落在了萧承衍面颊上,这么一看,祁月发现萧承衍颧骨有点高,看上去和当年的他相比较瘦削了不少,祁月心如刀割。

她穿越过来就注意到了萧承衍状态不怎么好,其实这等情是没办法取而代之的。

两人都恰到好处的沉默了,此刻萧承衍也在胡思乱想,暗忖,左婉宁为何不是祁月,倘若左婉宁是祁月那该是多好的事?

但就在此刻,祁月一骨碌起身,“殿下这一次是?”

“上厕所。”萧承衍说。

祁月调皮的吐吐舌头,礼让萧承衍出去。

从今以后的两天,每一次喝药总会有蜜饯和果脯送来,萧承衍吃的津津有味,越发感觉左婉宁是个温柔体贴的贤惠女子。

江氏看恋人关系不错,三天连头过来敲打,不外乎聊一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类的,每每听到这里祁月都假意奉承,至于萧承衍,他看祁月一脸诚惶诚恐的做戏表情,只感觉好玩儿。

这日祁月得了寒梦从远方发来的飞鸽传书。

她看了后决定还是将此事说给萧承衍。

“寒梦?什么人?”萧承衍已有些敏感,在此之前祁月从未聊过这么个人物,祁月唯恐萧承衍会胡思乱想,急忙解释,“我有点与生俱来的病,多年来都在吃药,这寒梦当年在我府上做过一段时间的医官,我们并未中断联络,他云游四海悬壶济世,可谓殚见洽闻,时常送消息过来。”

“这是消息?”萧承衍抖索了一下手中纸张。

“这是情报。”

祁月倒抽一口凉气,低垂了脑壳。此刻暗暗懊悔自己不该如此贸然鲁莽将此事说给萧承衍,但驷不及舌。

萧承衍仔细阅读了一下,“这么说来郑国人要过来作乱了,还可有可能会勾搭连家人?”

“不是有可能,是十有八九已勾搭上了,”祁月正色,她回想到了朝堂上连城的义正辞严,那日连城一人力挺郑国人的一幕浮上心头,看似连城反驳的有理有据,但仔细判断,实际上连城是经不起推敲的,“所以我们要注意。”

“好。”萧承衍点点头。

祁月感觉气氛有点尴尬,伸手将面前蓬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我,走了。”

“回来。”

祁月回头。萧承衍的目光深邃,“伸手,”祁月被命令,只能缓慢的身手,虽不明萧承衍这是什么意思,依旧还是将手掌送到了萧承衍面前。

他一把抓住了放在旁边的一根戒尺,祁月叹口气。

老天爷啊,难不成还要教训自己不成?她别开了眼,唯恐萧承衍会将自己手打的血肉模糊,结果萧承衍却拿了一个小小的白玉印章,轻轻地,萧承衍将印章压在了祁月的手掌心。

祁月一看,烙印在手掌心的是一个小小的鸢尾花。

从某种角度看,他已完全接受了自己。

“最近这一段时间你都很好,以后继续保持。”

祁月点点头。

从里头出来,妙音追了过来,“王妃让奴婢过来打听打听,问问殿下阴阳怪气和您说了什么?”

“不外乎男欢女爱的话,这有什么好打听?对了,娘吃了吗?”祁月准备和老妇人一起用膳,只可惜今日王妃早用过了。

回去后祁月飞鸽传书联络了连翘。

最近这一段时间连霜将府上弄的乱七八糟鸡飞狗跳,连翘呢,表现的中规中矩,连城都比较喜欢连翘。

连翘得了祁月的命令,她变着法去监控连城。

但真是奇哉怪也,连城并没有联络郑国人,而之前朝堂上那小插曲犹如沉在了波涛内的小小浪花,居然一点后浪都没有了,这让祁月着急,让连翘百思不解。

这日连霜又因调戏良家妇女被爹爹责备了。

连城气咻咻的,动不动就要请家法。

连翘幸灾乐祸,但见几个管家上前去将连霜压在了春凳上,那边有人送了荆条过去,连城气坏了了,抓了荆条就准备教训。

“你这忤逆不孝的孽障,孽障啊。”

抽打了两下,连霜已死去活来。

他这富家子弟自是受不住这等皮肉之苦。

此刻连翘瞅准了机会,“爹爹,这一次真不是弟弟的错,是那狐媚子勾引他,请爹爹您手下留情啊。”

连翘猝不及防的出现让两人瞠目,而连城手中的荆条已收不住,抽在了连翘后背上。

“你,你还帮他?哪一次他不是在胡言乱语,连翘啊连翘?”

“爹爹,老爷!”连翘几乎下跪,“这一次女儿亲眼所见那狐媚子勾引二弟,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二弟三天两头被您教训,这要打坏了可怎么说?他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

“果真?”

连城丢下了荆条,研判的视线落在连翘身上。

连翘涕泗横流,伤感的啜泣,“爹爹,女儿的话句句属实,女儿也是调查过才来说的啊,爹爹。”

听到这里,连城丢下了荆条离开了。

等连城去了,连霜看了看连翘。

今日这不是太阳打西出来了?

“做什么?猫哭耗子黄鼠狼给鸡公拜年?”连霜皱皱眉。

连翘上前去,“你也不知深浅,在外面闹什么闹,如今看爹爹火冒三丈不袖里你才怪呢,以后注意点儿不然我都帮不得你了。”

连霜彻底懵逼。

阿姐向来不理会自己,两人的关系冰炭不相容水深火热,但今日……

今日连翘为自己作伪证也就罢了,居然还代自己挨了两荆条,许久后连霜也没反应过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