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一章 穷则思变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下午,连翘送了吃的去连城那边,连城还在生气,看连翘进来,心头的怒火逐渐熄灭,“也就你还惦念我。”

“爹爹这是哪里话?弟弟也有悔改的意思,但从善如登,这不还需时间?爹爹,一切还要循序渐进,您不能着急,听说您气恼的饭都吃不下,女儿做了小米粥给您,不要大动肝火。”

连翘只感觉恶心。

她恶心这个对连城阿谀逢迎的自己,也恶心连城和连霜,但有这么办法?如今将军府她生活的水深火热,而想套取更多的线索和情报就需靠近连城。

“你要是男孩就好了,偏巧是个女子,不过也好,我也算儿女双全。说到底,相比较于他,你也让我省心多了。”

“爹爹尝一尝女儿手艺怎么样?听说为那兵器库的事您老人家已许久没好好儿休息了,府上饭菜也不怎么合您胃口,倘若您喜欢女儿做的,女儿每天为您料理一日三餐,爹爹。”

连翘敲连城的肩膀,话语软糯,连城的心早柔下去了不少,哈哈大笑,“有女如此,我真三生有幸,不过却麻烦了你。”

“这有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连翘笑着凑近连城。

从屋子出来,她的眼神愤恨凶狠几乎吓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个侍女。

回到自己屋子,连翘洗手,反反复复无数次后还是感觉自己沾染到了脏东西。

许久后才从屋子出来,直接去寻连霜了。

连霜看连翘来了,多少有点吃惊。

此刻连翘将自己准备的药送过来,“快涂这个特效药,可比你那白药好多了,你不就是喜欢醉春楼那小桃红,我已为小桃红赎身了,明日就送到府上,但请你不要对她始乱终弃,闹到最后分崩离析我难做人,好了,我走了。”

连翘话不多。

连霜不敢用这疗伤药,让医官进来看,那医官果然发现这药比一般的疗伤药有效果。

为何?这还是前一段时间祁月送给连翘的,这药是神医寒梦调配出来的,自是厉害的很。

第二日,连翘和祁月见面。

祁月将寒梦的纸条儿给了连翘,因上一次两人碰头险乎被连霜发现了,所以今日两人都格外警惕。

连翘看了字条后,丢在了旁边小火炉里。

“所以,现在需要你发挥作用,郑国人很有可能已到了,我和他们作战多年,知道他们兵贵神速,你要好好儿靠近连城。”

连翘点头,“我会的,对了,介绍个人给你。”

一会儿后一个袅袅婷婷二八年华的女孩走了进来,这女孩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玻璃翠,那肌肤是如此晶莹,剔透好像白玉一般,女孩唇红齿白风情万种。

“这位?”

“她叫小桃红,我为她从醉春楼赎身,她情愿帮助我们。”连翘笑着看看对面人,小桃红朝两人行礼,叫连翘“主儿”,叫祁月“姐姐。”

祁月自然知晓这小桃红为何这般的唯命是从,忖度是连翘拿了人家的卖身契,她伸手。

“拿出来?”

“什么啊?”连翘翻白眼。

祁月皱皱眉,“明知故问,我痛恨这样的行为,这样做我们和魔鬼有什么区别呢,她情愿帮助我们我们就是朋友,不情愿就算了,不要做这等强人所难寡廉鲜耻的事。”

连翘老脸一红,送了卖身契给祁月。

祁月一把火烧了卖身契,这才看看小桃红,“从今以后你恢复了自由身,我知你到醉春楼也是迫不得已,有人逼良为娼对吗?我给你一条路,这条路你走通了,将来吃香的喝辣的,你放心我们不会白白要你去冒险每个月给你这个数。”

看祁月伸手,女孩开心极了,涕泗横流,承诺一定会好好调查连城这老狐狸。

两人聊了会儿,一拍两散。

连翘送了小桃红给连霜,连霜开心极了,赞小桃红是“天生尤物”,而认为连翘是“天下第一等好姐姐”,连翘忍俊不禁,心头骂一句“笨伯”。

祁月准备回去,出门后看对面有卖点心的,那可是老夫人心心念念的白云酥。

祁月过去排队,结果却看到一个穿黑衣的男子,那男子和街上几个人聊天,接着压低斗笠朝远处去了,错身而过的一瞬间祁月看到了那人发际线下那一片裸露出的额头上有黑色瘢痕,那痕迹……

祁月越想越熟悉。

“王怜花?”

是的,这瘢痕和水月的扮演者王怜花面上瘢痕无论是位置和方向乃至大小和色泽都一模一样,看到这里祁月突发奇想。

而此刻祁月已排到了第一位。

“要绿豆糕还是酥山?白云酥?什么莲花不莲花,我们这里只有莲蓉馅的。”小二哥那破锣嗓已发出了询问,祁月丢下银子却忘记买东西,转身就走。

气的人小二哥低咒“莫名其妙”。

须臾,祁月追在了那人背后,眼睁睁看着那人靠近了信王王府,看到这里祁月更能肯定此人就是郑国人了,一时之间有点着急,那人正准备进入,忽而回头。

他那锐利的视线锁定在了祁月身上。

“你跟踪我?”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什么跟踪不跟踪,你说的好难听,再说了我……”祁月话没说完呢,那铁塔一般的男子已风卷残云一般靠近。

真是难以想象,这男子看似体型庞大肥硕,然而无论是行动力还是爆发力都相当厉害,以至于两人接触了一下祁月已知自己可能不是对手。

那男子手掌速度很快。

祁月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掌劈在了墙壁上,那墙壁上的砖块都裂开了。

“哎呀,你这家伙力大无穷,你是牛变得吗?”

祁月不是贫,而是想转移一下对方注意力,她此刻已拧开衣袖中一个用红绳捆绑了的瓷瓶,这瓷瓶内是一种特殊气体。

当日寒梦特别调配出这个送给祁月做礼物。

这里头有迷迭香和淫羊藿、天麻和乌头的粉末,一般人闻到这个顿时晕厥,但那人却很厉害,依旧一拳头打了过来,祁月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以至于一口献血喷了出来。

那男子哈哈大笑,已步步紧逼靠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