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二章 祁月再挨骂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刚刚在赌,此刻却发觉自己输了,这毒对该男子毫无作用。

他的脚抬起来很快就要踩下。

祁月剧烈的咳,想躲避但身体却不听使唤。

眼看着那硕大的脚已抬了起来。

但就在此刻,男子眼前一黑跌了过去,祁月本准备杀了他,奈何自己胸口疼的厉害,唯恐那男子随时醒过来,只能朝旁边那条街而去。

外面,萧承衍刚刚路过一家杂货铺,他明明看到了祁月这才追过来的,哪里知道蓦的一回头人不见了。

萧承衍恍惚又看到祁月到了卖白云酥的店铺旁,他急急忙忙过去问。

“就那个傻了吧唧的女孩?别看那女孩貌美如花原来是个脑袋不够的,钱都给了非说买什么莲花,我这里有莲?买莲不去苗木市场?”

萧承衍皱皱眉,看那小二哥熟稔的包裹东西给客人,他准备离开。

那小二哥将祁月刚刚给他的银子拿了出来,“你要是他家里人这银子还是原物奉还。”

萧承衍却没有要。

一二三。

他走出去三步,蓦的想到了什么,飒然回头。

“莲花?可是王怜花?”

“是什么王怜花。”

听到这里萧承衍着急,一把将小二哥从柜台后头薅了出来,“人,人呢?”

“那边去了。”

那小二哥指了指。

萧承衍发现自己已不是单纯的担心了,他紧张的心跳加速授信冒汗,唯恐祁月又单独行动做什么去了,顺了那方向追出,过一条巷子就是信王王府。

此刻王府内一群人一窝蜂一般出来了,大家叽叽喳喳,一会儿后朝四面八方追了过来。

萧承衍看到这里,急忙去寻祁月。

祁月走的很慢,她只感觉自己右边的肩胛骨已失去了力量。

祁月漫无目的,哪里能逃,能保证自己屹立不倒已是天大的幸运了,当此刻,祁月打了个趔趄,后面那一群人已快包围了过来。

“可是允王世子妃?”一个士兵流里流气的笑着,三两步就追逐到了祁月前面,不动如山站在了祁月面前。

“我们殿下请您到里头喝茶去,走吧。”那人挥挥手,几个士兵已靠近。

祁月伸手到衣袖,她还有一个灰包,准备用呢,却听到人群外有一股大笑,众人齐刷刷回头,祁月一看,可不是萧承衍是谁呢?

“你们这群虾兵蟹将做什么呢?莫不是要为难我妃?”

那众人回头,两股战战,刚刚那盛气凌人的男子此刻也吓到了,干咳了一下,“事出有因,是个天大的乌龙啊,误会,误会。”

“婉宁,各处找你呢不见,回去吧。”萧承衍也准备速战速决。

“殿下!”看萧承衍准备走,那将军模样的男子色厉内荏,“我们殿下请您到里头吃茶呢。”

今日不可放走了祁月。

不管这么说,作为一个尽忠职守的将军,他需要带两人进入王府,后续的事他没办法操控,但眼前的局面却必须掌握。

“滚,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能左右孤?”

萧承衍冷怒,冰冷的视线落在那将军身上。

在他的搀扶下,祁月跌跌撞撞到前面去了,唯恐挨骂,祁月急忙解释,“我是给娘亲买糕点来着,结果看到个可疑人物就追了过来,哪里知道此人武功高强聪明绝顶,我就……”

“糕呢?”萧承衍不见兔子不撒鹰。

一面伸手拦记里鼓车,一面质问。

祁月这才想起自己没拿糕点,此刻难为情的低眸,“我忘记了。”

“回家。”

回王府,祁月坦白从宽,将自己在萧承章门口看到郑国人的事说了,本以为自己主动点儿问题也就过去了,却哪里知晓换来的依旧是冷暴力。

“长本事了,如今越发喜欢单独行动了,呵呵呵。”萧承衍一面冷嘲热讽一面为祁月上药。

三天后,祁月的身体好了不少,而这三天里祁月的耳朵饱受摧残,至于萧承衍,他是在照顾她,但也没少挖苦和奚落。

祁月经此,再也不敢单独行动了。

王妃看祁月如此,送了不少跌打损伤的药过来,看看饭菜,祁月还没说话呢,那边已横挑鼻子竖挑眼了,“真是大胆刁奴,如今他们已如此不守规矩了,看看给你做的都是什么,鸡蛋和韭菜也是你能吃的,这是发物,对伤口不好。”

“是我命他们做的。”祁月准备大包大揽。但王妃却怒不可遏,“可又要慈悲为怀了,想必和你关系不大,妙音啊,你去小厨房那边……”

等妙音回来,小厨房里头已乱成了一锅粥。

说真的,大家谁不怕这疾风骤雨一般的批评。

“好好儿休息,下次出门定要注意安全,什么郑国不郑国,我可不在乎这个,我心头在意的始终是月儿你的安全。”王妃抓住了祁月的手。

祁月笑了笑。

尽管胸口有点疼,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让祁月看到了王妃对自己的好。

也让祁月感觉到了某种不言而喻的幸福,他是很排外甚至表现的嫌弃自己,但他从未虐待或薄待过祁月,这对她来说已足够。

反而是江氏,见萧承衍一天都“无所事事”,索性招呼来训两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她如今受伤了,你也受伤了吗?不过去看看?”

“娘,儿臣刚从那边过来。”

“是,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如今是说不得你一言半语了……”王妃叹息,萧承衍真是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对祁月如此好。

未来的七八天,萧承衍再也不敢善做主张了。

祁月倒是怕萧承衍对自己好,总感觉他居心叵测。

她在养伤的时候也在等寒梦和连翘的消息,但并没有情报送来,反而是妙音这日出去采买带来了一个老百姓口口相传的消息。

“最近皇上要过生辰了,本是四十九岁的生日,但帝京人迷信就要按五十圆满来,所以最近达官贵人都着急了,外面闹嚷嚷的,从奉天街就在张灯结彩又不知糟蹋了多少民脂民膏。”

妙音是个局外人,但却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边祁月敢得到消息,那一边王妃就到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