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三章 皇上生辰宴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皇上的生辰宴在即,你们势必会被以与会者的身份邀到皇宫,到皇宫里你要谨言慎行注意察言观色,至于需要送的礼物,母妃这里已准备好了。”

祁月欢喜,江氏真是急人所急想人所想,想不到已预备好了这一切,祁月看了礼物,低调奢华,有一个白玉做的瓶子,有一些古玩字画。

“这是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皇上前几年就在寻这个,却不想阴差阳错之间被我得了,如今就送到皇上那边去。”

“多谢母亲。”祁月感慨系之。

在进宫之前,连翘来探看了一次祁月,这一来就送了不少吃的用的。

“这又是怎么搞得啊?”连翘按压了一下眼睛,“你三天两头就弄的遍体鳞伤的。”

祁月一笑,“已快好了,人在江湖走嘛,这不是家常便饭是什么?”

“快不要胡说。”连翘捂住了祁月的嘴,“我这边还没什么消息,但我这一次来是准备告诉你,我和老将军关系已好了不少,甚至和连霜也很好,只可惜他们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我没任何情报送来。”

祁月一笑,手重重落在她肩膀上,“你能平安归来,这已是最好的消息,任何事不要操之过急,我们慢慢儿来就好。”

“进宫要注意安全,再不然,”连翘看看祁月,发觉祁月好像折断了翅膀的飞鸟一般,“再不然就不要进宫了,看着危险。”

“时不我待,必须迎难而上,放心好了。”

其实,关于皇帝生辰的事哪里是她一厢情愿不去就能不去的,这不,连翘人都没退下呢,乾坤殿内太监福生已屁颠颠来了,邀请函都下来了。

言之凿凿叮嘱必须让左婉宁和萧承衍去。

送别了那太监,妙音那边送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件儿过来,祁月一看,居然是王妃为自己准备的“暗器”,这些暗器别有风格,看的祁月哈哈大笑。

“哎呀,您笑什么啊?”妙音一面摆弄一面传授使用技巧,祁月看着这些器械,笑着推开,“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进宫难上加难,尤其是宴会,皇上会让人检查每一个人,反正这些都不可能带到皇宫去。”

“这个呢?你看看?”

妙音将一个簪子交给祁月,祁月掂了一下,只感觉沉甸甸很有压手感。

“这是什么?”

“旋开自见分晓,这里头有毒针,还有解毒的药,反正暗藏玄机。”祁月看了看,到底不好辜负王妃的心,挑选了一些可以带到皇宫里去的东西,其余还是原物奉还。

看妙音屁颠颠的去了,祁月准备休息。

此刻才刚刚起身,蓦的看到什么东西从衣袖中跌了下去,祁月翻看一下,发现居然是之前萧承衍送给自己的钤印。

祁月哈口气在手掌心压下,看出是一朵蓝紫色的鸢尾花,一时之间心怀大乱,倒想到了不少前尘往事。

“还不休息?”门口飘进来一道问候,祁月慌忙将印收起来,回眸一笑百媚生,“准备休息了。”

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她手掌心内的鸢尾花图腾。

祁月自然明白这是一种亵渎,是一种冒犯。

她唯恐一着不慎触怒了萧承衍,急忙擦拭,“我以后不用鸢尾花的任何东西了。”

“不,挺好看的,不过这个不是在用在手掌,而是这里。”萧承衍伸手,祁月木讷的将手哦中的印章送了过去,萧承衍在上面哈口气,瞄准了祁月眉心就是一下。

祁月愣神。

她感觉自己被戏弄了,还没发怒呢,萧承衍已推开一点距离,他那热切的眼凝望着祁月那湖泊一般宁静的眼,“倒别致的很,帝京还没女子这么化妆呢。”

一开始祁月还以为人家在捉弄自己,等她揽镜自照时候却发现那图腾的确是为眉心量身打造的,这才笑了笑。

萧承衍最近已痊愈,两人自那事后已睡在了一起。

自然是那种什么都不做的……

第二日红日悬窗,祁月起来后萧承衍已收拾好了,就等她了,她急乎乎从妙音手中接过衣服,更换完毕到皇宫去了。

一路上畅行无阻,至螽斯门,有几个小太监和侍卫组成的队伍已笑呵呵过来迎接,说是要检查,此乃例行公事,祁月衣袖中不少瓶瓶罐罐被弄了出来,萧承衍的佩剑也需留在外面。

两人轻装简从。

这一日宴会定在九州清晏。

进殿宇,一些人稀稀拉拉到了,祁月注意到太子和太子世子萧承斌也到了,萧承斌朝两人挥挥手,两人急忙靠近。

行礼后,坐在一处。

“今年皇上的生辰宴更比往年欢闹。”

其实哪里需要萧承斌介绍?祁月看看这金碧辉煌的摆设也都知晓,在中央那长桌子上,堆放了五个盘子。

祁月好奇的看着。

萧承衍倒也不介意祁月的孤陋寡闻,介绍说:“那五个盘子左右两边分别是东西南北的物产,至于中央那个是我帝京的粮食。”

祁月恍然大悟。

酒水上桌,萧承衍也会提前介绍,祁月方才知晓简单的一个宴会背后居然有这不计其数的弯弯绕,她一时间记不住很多,心头倒是在想,这些吃的里头一定有王妃喜欢的,倘若自己能带回去点,老人家也一定会很开心。

看看时间还早,祁月又不想和这俩聊,索性起来走走。

才刚刚起身,就看到萧承斌也到了。

两人见面,萧承斌给祁月行礼,口气不咸不淡,两人交错而过,祁月嗅到一股奇奇怪怪的气味,一开始还以为是龙涎香,但很快发现似乎不是。

那味道有点刺鼻。

那味道是萧承斌身上散发出来的。

“贱人。”背后有人在骂娘,祁月回头,看到了林梓颜。

自上一次宴会后,祁月已半个月多没看到林梓颜了。

此刻,林梓颜一面骂“贱人、狐狸精”一面往前走,在靠近祁月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用肩膀“不小心”撞了一下祁月。

祁月是习武之人,自是岿然不动。

倒是那林梓颜,自己趔趄了一下。

“贱人!”林梓颜指桑骂槐。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