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五章 救人一命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姑娘可不要走错了,那便是天机阁,那边一年四季都没什么人,据说里头有狐仙呢。”那宫女好心好意提醒。

祁月这才知晓原来皇宫里修筑的建筑群不计其数,这九州清晏是百里之一,隔壁有个天机阁,那边之前是藏书楼后来年深日久荒废了,里头的断编残简不计其数。

另一边是明月楼,这明月楼是纯木结构的,上面是一条纵贯两楼边沿的长廊,此刻祁月抬头一看,可听到悬挂在屋檐下的铁马被风吹响的声音。

再看,祁月听到了古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深更半夜的,难不成还有人在明月楼。

大多数人此刻都麇集在九州清晏,明月楼内黑咕隆咚,怕不是有人在闹鬼?

祁月纵身一跃进入明月楼,朝不远处眺望,看到几个黑衣人正在挥汗如雨的忙碌着,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拖拽在地上,晚风吹来一股臭烘烘的气味。

祁月发觉这……神火油。

这等神火油见火就燃,且附着力很强,他们这群人已将神火油洒在了明月楼上,还有人跳到了对面的天机楼。

祁月看到有人吹了吹火折子,接着丢了下去。

那群人手中的火折子才刚刚落下,一股火焰已霹雳一般燃了起来,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短暂的思考后,祁月选择跟踪,她明白想要用自己力量去救火,无异于以卵击石。

她悄无声息跟在那群人背后。

至于九州清晏内,萧承章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而后他扫视了一下不远处的日晷,似在暗暗计算时间。

“殿下?”伺候萧承章的太监看萧承章昏头,急忙去搀。

“啊,失态,失态。”萧承章起身,借口要去更衣,道歉后离开,皇上看看天光,也准备离开,但之前安排的节目还有几个没表演呢,最为不能错过的是今晚的压轴戏,那是十六天魔舞。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已抱着箜篌、呜嘟、琵琶、觱篥等从外面走了进来,请示后开始表演。

这几个女孩的舞技出神入化,真个是厉害极了,大家都被吸引住了。

但就在此刻,有太监汇报说天机阁那边走水了,那是西南边,不巧的是今晚偏偏有西南风,一下子火焰高涨,燃的天上地下一片火红。

按照这趋势,很快这九州清晏就危险了。

有人过去扑救,有人建议从明月楼那边逃离,真是时运不济,一大群人才刚刚到明月楼,蓦的看到那明月楼已摇摇欲坠,唯一的门也被火燃了起来,皇上干着急。

那些文武,有的躲在了桌子下面瑟瑟发抖,有的大喊大叫犹如惊弓之鸟。

这九州清晏是低矮的建筑,与九州清晏形成对比的是对面拔地而起的明月楼,此刻明月楼燃了起来,眼看就要坍塌。

“是个阴谋,”旁边的萧承斌气坏了,“这是提早就计划好的。”

在宴会没开始之前萧承衍已想过今日宴会上势必会有波折,但却想不到萧承章如今聪明了,他并没有刺杀。

“王兄,如今可怎么样离开?”萧承斌也开始着急,他看了看皇上。

一个老太监保护在皇上面前,那老太监捏着兰花指尖叫着。

此刻大家都注意到了那即将坍塌下来的明月楼。

自外面的祁月也看出了危险。

他眼睁睁看着这一群黑衣人进入了一个杂乱无章的冷宫,想必他们在等。

祁月回身,朝明月楼而去。

侍卫们都到了,但明月楼和天机楼同时燃起来后态势已汹涌,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挡这火焰。

“还有没有暗门?”祁月回头看看一个将军,那将军虎背熊腰人高马大,他也着急的很,一把将一个侍卫提溜了起来,“找工部尚书,快。”

那侍卫面如土色。

“回将军的话,工部尚书大人在里头参加宴会呢。”

那将军是个莽夫,一生气就要拔剑,祁月看到这里咳了一下,“工部侍郎呢,在在哪里?”

“世子妃,”那人的脸变成了苦瓜,朝着里头指了指,“人也在里头呢,今日五品上的官员数以百计都在里头,至于这明月楼和天机阁是如何修筑的,我们也不知道啊,之只知这是纯木结构的,可怎么办啊?”

祁月倒看着殿宇。

萧承章什么都算到了,甚至可以在纵火之前逃离,但百密一疏,祁月注意到天机楼和明月楼是相辅相成的,中间有个互相依靠的夹角,两边都是坚不可摧的墙壁,但根据此刻楼倾斜的角度看,两个楼之间在坍塌之前会有一个三角形的夹道。

那夹道会存在多久,基于火焰的态势。

“夏将军。”祁月回头,目光凝肃。

那将军一愣,“敢问世子妃如何知晓末将的姓?”

祁月黯然神伤,前世,这夏将军曾被自己收编过,说起来也打了不少鬼斧神工的仗,但皇上当年非要让夏将军来帝京做金吾卫的千总,一开始祁月还以为皇上是好心,后来才明白皇上不过是怕自己身边人才济济会随时造反罢了。

“这个以后再说。”

祁月指了指那墙壁,“我猜这墙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后面是明月楼,对吗?你找工具过来,你我到里头去砸掉这一堵墙,一旦我们下面捣毁,上面就会加速倾斜,你看这建筑的形状……”

一开始夏将军百思不解,但逐渐听出了门道儿,顿时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夏将军,你可敢和我一起救驾去?”

祁月看向夏将军。

夏将军连连点头,“生而为人自然不可和草木同腐,末将是金吾卫首领,自是将皇上的安全看做自己的任务,走。”

两人很快进入残缺不全的殿宇。

大家眼睁睁看着两人进去,都感觉凶多吉少。

“愣着做什么?快泼水啊!朝这边!”

夏将军对祁月唯命是从,神异的是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会这么听话,祁月进入几近于坍塌的殿宇,就了那熊熊燃起的光一看,果然发现横亘在眼前的是一堵金刚墙。

那金刚墙坚固牢靠,看起来无坚不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