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七章 半胜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旁边的一个太监捏着兰花指酸溜溜的纠正,“王将军这是哪里话,真是晦气,此刻还什么殿下?我们殿下已是陛下了,万岁万岁呢。”

“万岁,万岁啊。”

这群人鼓噪起来。

从里头出来,皇上雷霆震怒,来不及褒奖萧承衍和祁月已下令去找萧承章。

祁月看看萧承衍,发觉萧承衍衣服破了,急忙为他脱了丢在远处,大家劫后余生都开始感谢萧承衍,那些平日里怒视萧承衍的,此刻眼神也和善了不少。

那些和他友好的,经过此事,关系自是更上一层楼。

“你做的很好,不知你需要什么赏赐?”皇上见缝插针问。

“赏赐?”萧承衍一笑了之,“救皇上乃天经地义,微臣并不敢要什么赏赐。”

皇上最喜欢这等人,“你是很好的,他们这些家伙有那么一丁点儿功劳就恨不得让朕赏东西。”

祁月看看皇上,眼神嫌恶,倘若今日不是为救萧承衍等人,她才不情愿过来。

萧承衍盯着祁月看,发现了她眼神里的秘密,那怒怼的光究竟从何而来。

“婉宁,”皇上和善的点一点下巴,祁月施施然靠近,强忍着恶心感给皇上行礼,“皇上。”

“辛苦了你。”皇上一言以蔽之,祁月沉默行礼,退下。

赏赐自是不言而喻。

就在萧承章做春秋大梦的时候,不远处的太监屁颠颠来了,萧承章的人看到皇上身边的太监到来,顿时喜悦,“陛下且看,如今是要您来善后了。”

“谨言慎行,咳咳,谨言慎行呢。”萧承章笑了笑。

那太监才靠近,背后一群士兵也都靠近,电光石火之间一群人追逐了过来,很快就将他们包围住了。

“要咱家好找,统统拿下,去面圣。”

萧承章也不知自己哪一个环节错误,以至于满盘皆输,此刻又不好违拗,只能假装喝醉,深一脚浅一脚跟在那太监背后。

看萧承章到了,皇上拍案。

“好一个乱臣,是你纵火对吗?”

听到这里,萧承章急忙狡辩,“皇上,微臣今日开心,不免喝多了两杯,此刻还熏熏然呢,一切和微臣没任何关系啊。”

一时半会之间,皇上也确乎拿不出有力证据去证明一切和萧承章有干系,然而就在此刻,祁月冷笑。

“皇上,刚刚在宴会上臣女看信王世子和什么人交头接耳言来语去,臣女感觉奇怪,所以跟在了他背后,您猜一猜臣女看到了什么?”祁月自信满满。

萧承章面如土色。

怪不得今日失算,原来有她在。

“说来听听,定是和这孽障有关系了?”

祁月将自己如何追踪,如何看到那群人纵火等等都说了,萧承章顿时嗒丧了头,皇上再次暴怒,一把将桌上的东西都扫落,“他们呢?就在昭阳殿吗?”

“臣女听他们说需要躲在昭阳殿内等等,此刻我们过去定可瓮中捉鳖,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一群人还在做梦呢,结果萧承衍率了一群人将他们都抓了过来。

有人送了这群人的符箓过来,皇上一看,目定口呆,将那符箓劈手丢在了萧承章面前,“这是你的东西,可见是你带他们到这里来的,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皇上,微臣冤枉啊。”

萧承章张口结舌,此刻也不知究竟说什么好。

“皇上,”祁月扫视了一下那些细作,“从他们的妆容看,他们的确是更换了信王世子属下的衣服才混了进来,此事就算和他没关系,然毕竟难逃干系,不如让微臣审讯一下。”

“哦?你会刑部那一套?”

皇上饶有兴味看着祁月。

实际上,皇上最喜欢刑部那一套残酷的手段,据说有一些酷刑施加给人,人就算不死也会掉一层皮,多少铮铮铁骨之人一旦进入刑部就会招供。

实则不少原本身家清白之人也是硬生生被刑部给折磨的招供了。

“臣女才疏学浅自然不会,但臣女有臣女的办法,请皇上给臣女一点儿时间,此刻臣女还要和您一人聊一聊。”

皇上点头。

没有人知道两人具体聊了什么。

等祁月再一次出现,皇上已露出拭目以待的神色。

祁月让人松绑,那一群郑国人倒想不到祁月会如此,大家蜷缩在一起,眼神依旧凶狠,犹如被猎人逮捕住了的猛兽一般。

“你不要以为你放了我们我们就会投降,你……门儿都没有。”

跪在当心的一个男子吆喝起来。

“能做你们这刀头舔血的事,想必都是亡命之徒,我呢不会伤害你们,我还会帮你们呢,刚刚我和皇上商量过了,只要你们情愿招供幕后黑手,这些都是你们的。”

祁月回身看看后面。

那一群人也不约而同回头,一群太监手中举着托盘一字排开走了过来,那一群太监手中的托盘上覆了一层洋红色布帛,祁月掀开一个,下面顿时放射出一片珠光宝气。

“只要你们招供,我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让你们去生活,今日你们的事帝京和你们一笔勾销,这些银子给那情愿招供之人,大家都招这银子瓜分给你们,倘若一人招供,这就都是你们的,还请大家踊跃点儿。”

此刻,人群里一个声音弱弱的问:“世子妃娘娘所言当真吗?”

“一言九鼎。”祁月颔首。

那人起身,“我,我啊,我情愿招供。”

但话都没说完呢,那人已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祁月看那人忽而倒地不起,急忙靠近,手接触了一下那人的咽喉,发觉大动脉已停止。

而此人鼻孔之内的血液犹如滚烫的岩浆一般喷涌了出来顿时染红了地面。

祁月看到这里,将真力源源不断输送到那人手掌心,“快说,究竟是谁?”

那人瞪眼看了看不远处的萧承章,接着一瞑不视。

其余细作看到这里也都吓到了。

至于他们的首领,那人仰天长啸,“哈哈哈,我们来之前已吃了走马芹,我们才不会将任何秘密泄露给你,左婉宁,哈哈哈,你要竹篮子打水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