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八章 人赃俱获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不着急。

之前她和郑国人打过交道,知晓在郑国境内有一种毒就叫“走马芹”,这毒属本草,植株一人高,形状和芹菜并没有是区别,但种子却剧毒无比,据说只有郑国才有解药。

祁月此刻智能化故弄玄虚。

“其实,在你们到来之前我们也已得知了你们的计划,至于那走马芹的解药,我们也托人从郑国送来了,就是这个。”

祁月一面说一面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瓷瓶。

此刻她在和时间赛跑,她明白随时毒药都可能吞噬那众人,而在此之前她需将一切都弄个清清楚楚。

萧承衍一看,发觉那瓷瓶是前一段时间自己送给祁月的刀伤药,诧异,祁月如此急中生智。

萧承章眼看情况不妙,以头抢地。

“皇上,冤枉,冤枉啊。”

皇上置之不理。

祁月将药瓶举起来,“解药毕竟有限,谁情愿口吐真言,这解药和那些金银财宝都是你的。”

人群中再次出现了一个瘦削的青年,那人急忙靠近祁月,但还不等说话呢,那体型庞大的将军已一下子撞了过来,此人被撞飞了出去,顿时口吐鲜血。

萧承衍在外圈踱来踱去,想帮祁月一把。

须臾,一群莺歌燕舞的漂亮女孩已出现,这群郑国人看出现了一群穿着凉快的女子,顿时吞咽口水。

皇上倒不管过程,他想要的仅仅是结果。

“这也是筹码,只要你们情愿回答,她们就是你们的。”

那一群女孩搔首弄姿,就差没有在他们对面劲歌热舞了。

就在此刻,接二连三的人暴毙。

在今日计划进行之前萧承章已在众人水里下药了,这群人在做这勾当之前就想过十有八九会死于非命,此刻死亡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否则一旦羊入虎口,刑部那些手段可让人不寒而栗。

看不少人都死在了面前,祁月也开始着急。

那将军模样的男子一跃而起,“狗皇帝,你以为你能将我们郑国人怎么样?哈哈哈,皇上啊皇上,我们今日之所以能顺利到你这里实际上的确在和你身边人里应外合,哈哈哈。”

那人笑着笑着也倒了下去。

这群人在一瞬间死了个干干净净。

“萧承章!”虽然死无对证,但皇上依旧怒火冲天,眼神凶狠的盯着萧承章。

“父皇,都是微臣疏于防备这才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啊,但微臣并没有和他们串通好啊,否则刚刚他们就将微臣抖露出来了,请皇上您明察秋毫给微臣一个公道啊。”

皇上怒发冲冠,“你还狡辩?来啊,拿下,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已亲金吾卫上前,横拖倒拽将萧承章弄走了。

祁月看萧承章去了,心头顿时宽敞,众所周知,一旦进入刑部大牢想要活着出来可就难上加难了。

皇上累了,准备离开。

就在此刻,祁月却感觉胸口剧烈的疼。

原来刚刚弄伤了自己,萧承衍早看出祁月不对劲,急忙靠近。

“没,没事。”祁月花容惨淡一笑。

众人却还在盯着她看,有人好奇的问:“你不是有郑国的解药,为何不索性解了他们的毒慢慢儿软磨硬泡呢?”

“解药?”祁月叹口气,“这是刀伤药,我不过在玩儿兵不厌诈的把戏罢了,不过此刻信王世子已身陷囹圄,只早晚也会调查出悬念。”

“婉宁。”萧承衍搀住了祁月。

祁月趔趄了一下,眼前一黑已昏厥了过去。

恰此刻林梓颜过来了,她看到祁月昏了过去,幸灾乐祸哂笑,“世子哥哥,你看她这是什么身体啊?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你的好她压根就无福消受。”

“闭嘴!”萧承衍怒目而视。

林梓颜嚣张的很,“你看她脸色,怕不是人……”

“哎呀!”一声,林梓颜惨叫,再看时面前出现的却是一张老态龙钟的脸,那张脸看来苍老极了,眼角的鱼鳞纹以及嘴角的法令纹深沉的很,时常在皇宫行走的人都对这张棺材脸熟悉,此人是应后身边的嬷嬷眉寿。

眉寿乃是凤坤宫中一把手,为何却出现在了这里。

“你这老东西,”林梓颜挪脚,“你做什么呢?”

她的耳光已丢出,想不到半空中却被眉寿截胡。

眉寿力大无穷,以至于林梓颜不得作为。

接着背后传来了一声冷峻的咳嗽声,林梓颜注意到周边的人似乎齐刷刷都在下跪,她慌忙回头,应后已出现在了面前。

“是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吆五喝六?此乃深宫内苑,什么人容你在这里叫嚣?真是不懂规矩,见到本宫还不行礼?且不知你爹爹何以教养出这么个货色,来啊,送她出去。”

“皇后娘娘,娘娘。”林梓颜哭笑不得。

但皇上冷怒拂袖,林梓颜到底还是被“请”了出去。

萧承衍抱着祁月,此刻正不知到哪里去,皇后靠近。

“跟我来。”

萧承衍抱了祁月跟随在皇后背后,进凤坤宫后,皇后嗟叹一声,“你也不要着急,太医很快就到了,你看看你自己,你已遍体鳞伤,到暖阁内去更衣。”

“是。”

此刻皇后靠近祁月,她低眸看向祁月。

“像极了。”皇后喃喃自语,“世界上有这么相似的人?”

旁边的眉寿却不知道皇后在喃呢什么,正准备问,却注意到皇后眼神低迷,眉寿急忙后退。

少顷,一群医官进来,大家为祁月看脉,一个个都惊恐万状,皇后看大家神色不对,尚镇定自若,“可怎么样呢?”

“回娘娘,这是走马芹的毒。”

“何为……”皇后没听过这么个诡异的名词,深究下去,“走马芹?”

那几个太医七嘴八舌将毒药走马芹解释了一番,皇后总结陈词,“如此说来,这是郑国的毒了,在我国没办法解毒?”

“是,是啊!”太医束手无策,一个个灰心丧气。

接着萧承衍进入屋子,皇后据实相告,萧承衍一愣,“走马芹?我们从未基础走马芹,哪里来的毒药?”

“不好说。”

祁月昏昏沉沉,只感觉心脏位置灼烫,似乎放了一捧炭火。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