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九章 走马芹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那滚烫的感觉持续一段时间又被冰冷取代,犹如一股冷气侵到了血管之中,逐渐的漫漶拓展,接着手指头都被冰封住了。

祁月想苏醒,但却浑浑噩噩不能睁开眼睛。

那种烈日灼心的感觉折磨的她痛不欲生,下午,祁月勉强睁开眼睛。

她是习武之人,体质比一般人好,而摄入量不大,不然也早和那群郑国人一般做了枉死鬼。

“在,我在。”萧承衍靠近祁月,看祁月面色苍白,他主动抓住了祁月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心脏位置。

祁月虚弱的笑。

“我要回家去。”

“回?回家?”应后已自紧锣密鼓物色医官了,哪里知晓祁月有这要求,她自己到不清楚自己中毒了,她激动起身,却感觉一股湍急的东西从咽喉涌动了上来,用手背擦拭,发觉是血液,祁月惊骇。

“我……”

“无大碍,不要乱动,此刻为封闭你穴位,休息休息就好了。”萧承衍当机立断封闭住了祁月的穴位,祁月顿时浑身麻木。

“你有什么需求,转眼睛就好,好了,我说指令你记就好,切不可大悲大喜,否则对你不好。”萧承衍一口气说了不少的指令,诸如闭眼睛代表什么意思,睁开代表什么意思,转眼睛又是什么意思等等。

祁月记忆力不错,居然一个个都记住了。

架不住祁月频繁的眨眼睛,萧承衍只能决定带祁月离开,下午两人辞别了应后就回去了了。

影后哦感慨唏嘘,急忙去面圣,皇上也感念祁月,说什么都要救一下左婉宁这国家栋梁,但无数的医官都来了,要么束手无策,要么开出的解药自己都不敢肯定药效和疗效,此事只能丢开。

江氏看祁月回来已成了这模样,顿时老泪纵横,对萧承衍就指指点点。

“我就这么一个儿媳妇,当日我说不要你带她到皇宫去,你非不听,如今看看她成了什么模样,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

江氏神色激动,情绪不稳。

萧承衍倍感诧异,究竟祁月动用了什么秘密武器以至于让江氏如此喜欢她?

“是,是,母亲放心就好,儿子这里一定尽心竭力照顾好她。”

祁月也能听到两人的对白,但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

有那么一瞬,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细化成了沙粒,就那样扑簌簌的炸开了。

“你出去,让为娘看看握着可怜的孩子。”江氏斜睨了一下萧承衍,萧承衍不敢继续逗留,安慰两句急忙离开。

江氏靠近祁月,抓了她的手絮叨,也不知说了一些什么。

“月儿,月儿,你可一定要醒来啊,此事可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你要!你要振作!”江氏在为祁月加油打气,听了这鼓励的话,祁月也想起来,奈何不能移动一分一毫。

皇宫里也送来了慰问,乾坤殿的大总管太监福生带了一大群医官过来给祁月看身体,大家一个个都很着急,奈何一点办法都没有。

下午,皇上亲自到来。

“前些年,朕的将星陨落,朕痛苦万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婉宁你这么个巾帼不让须眉的,想不到你也要离开朕,这让朕情何以堪?”皇上心力交瘁。

“皇上不要担心,臣下已在寻医问药。”

今日和很生气,将不少太医都赶了出去。到皇宫,皇上摸一摸下巴,“今日你也去看了,你定已看出允王世子对左婉宁的感觉?”

他似乎在和眼前鬼魅说话,视线也没凝聚在谈话对象身上。

皇上眼内蕴出了风暴,嘴角逐渐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笑弧。

背后的老太监福生点点头,“老奴观察,世子爷倒对那左婉宁情有独钟。”

“李太医呢?当初他做事很是滴水不漏,此事只有他才能得心应手呢。”

须臾,李太医进入。

没有人知皇上在乾坤殿内和李太医之间究竟聊了什么,但李太医出来后却丧魂失魄,险乎从乾坤殿门口摔跤了,以至于福生急忙去搀扶。

“大人,吃饭防噎,走路防跌啊。”

“啊,是是。”李太医面色惨白。

那老太监继续凑近李太医,沙哑的声音犹如刀片划过瓷板,“万岁爷的意思,你是知道的,如今你也是万岁爷百里挑一的人选,至当不易呢,呵呵呵。”

“是是。”

李太医除了点头不能有其余的动作。

世子府。

当晚祁月高烧不退,她只感觉难受,似乎有什么液体通过呼吸道进入了咽喉,她此刻精气神已恢复了不少,但就是不能醒来。

萧承衍守护在祁月身边,不时地伸手试一试温度,有时会送水给祁月喝。

妙音那边几乎一刻钟过来一次打探消息。如今的祁月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等妙音再一次进来却看到萧承衍在翻看医书,他一个对医学一窍不懂之人如今也着急了。

大家都没办法了,但祁月却有办法自救。

奈何她不能动啊。

她此刻动用真力去催穴,只感觉被封闭住的血脉鼓动起来,许久许久,祁月这才可以略微活动了。

“殿下,娘娘可以动了,您快看啊。”

这边萧承衍听到妙音的话,急忙凑近,伸手就要封闭祁月的脉。

可以活动可不是什么好的迹象,一旦活动大,走马芹的毒就会更快的要祁月的命。

所以萧承衍下手就要点穴,还好祁月眼疾手快,一下子挡在了萧承衍面前,“线下手下留情,我有人找,寒梦!寒梦啊!”

寒梦是神医,对本国的毒一清二楚,这多年来时常穿梭在边境线上,以至对郑国的毒也摸索了个门儿清。

祁月手足无力,在妙音搀扶下勉为其难的写了一封信飞鸽传书发给了寒梦。

只可惜杳无音讯。

这一晚萧承衍最为担心,她封闭住了祁月的奇经八脉,如今的祁月浑身僵硬,血液流通的速度减缓了不少,她自然知晓他是为自己好。

此刻萧承衍累的头晕眼花,一把将本草纲目丢开。

“我问你一个问题。”萧承衍斜睨一下祁月,祁月只感觉心剧烈的跳动,“啊,你问。”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