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章 暗杀计划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你究竟是不是她?我那日找到的尸体可是你的?你倘若是她,为何面目全非?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你遇到了神仙?”

祁月想不到萧承衍会问这等奇怪的问题。

但她也明白,如今性命垂危,再不说就再也没机会说了。

“我……”

算了,就让一切真相大白。

但就在祁月做好了口吐真言的准备,此刻外面却飘曳来一道儿欢快的笑声,“的了,终于得了,殿下,我研究出解药了,功夫不负苦心人啊。”

此刻那喜讯让萧承衍欢喜,他撇下祁月,“我去去就来。”

“我是,我是啊。”

尽管祁月已坦白,但萧承衍却没听清楚。

一小会儿的等待,让祁月口干舌燥,想起之前萧承衍说的自己如有需要可以拉一下手边的绳索。

那绳索末端是一铃铛。

只要拉一下,他就到了,那铃铛很大,声音也不小。

此刻祁月用力挪动身体,但也仅仅一寸,她又担心自己太用力毒液会运行的更快,罢了罢了,不如在这里挺尸且等等看。

说来也是奇怪,寻常时候妙音一会儿就来一次,但今日妙音却许久未过来看自己了。

门“吱呀”一声开启,走进来一个太医。

祁月看看那太医,准备说话。

那太医盯着祁月看看,眼神古里古怪。

他以为祁月已不能说话了。

“抱歉,我不是来救人的,我是来杀人的。”此人语出惊人。

祁月听到这里,心颤了一下。

你杀人都杀的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了,这太医对走马芹的毒清楚的很,一般人中毒后倘若没有人为他封闭脉息,此人中毒的第一个时辰就不会说话了,接着神志恍惚。

而祁月中毒已两天半了,那状态自然更糟糕。

“冤有头债有主,皇上说,今日你必须死,这多年来皇上将信王以及信王一族看做眼中钉,今次你死了,什么勾结不勾结都不需调查,可直接对付他,所以你要怪就怪天子。”

那人手中拔出了一根针。

“左婉宁,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不外乎是想要你死的明白一点。”

再看时那人已拿出了一枚银针,他火速伸手就要刺祁月的太阳穴,祁月习武之人自然知道太阳穴的薄弱,一旦银针刺入,顷刻血流成河。

“救……”

祁月才喊出一个字,那人左手已卡住了祁月咽喉。

如今的祁月浑身没力,只能任人宰割,她感觉气流被封闭住了,眼前一黑险乎就昏厥了过去,那李太医杀人也熟门熟路,左右卡了祁月咽喉,右手的银针已刺下。

困兽犹斗。

在那最后关头,祁月右手扼住李太医的手,那银针无论如何都不能刺下,此刻屋子里两人在搏斗,李太医哈哈大笑。

“我今日必会杀了你,你还不如乖乖儿的任我宰割,非要闹吗?我杀了你就算世子进来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哈哈。”

就在此刻,外面有了铃铛的声音。

原来九死一生的关头,祁月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挣脱了穴位后左手一把拉住了绳索,那李太医压根没注意祁月手边还有绳索。

此刻,李太医忽而不动了。

他那扼住了祁月咽喉的手微微乏力,接着松开,再接着,他缓慢垂下头看向胸口,祁月也注意到了,在他心脏位置多出一点莹白,再看时居然是一把刀的刀尖。

那李太医惶悚回头,发现后面站着萧承衍。

“奸贼,你诓我!”

“噗嗤”一声李太医喷出了鲜血,萧承衍一脚将李太医的尸体发射了出去,而后急忙靠近祁月,“婉宁,你没事儿?”

“死,死不了。”

得亏自己刚刚快人一等,不然此刻那不明不白死了的就是自己了。

祁月再次醒来,精神更萎靡,经早上李太医的事,接下来的时间里萧承衍都在注意,以至于并没有送什么医官进来,大家一筹莫展。

江氏索性把守在了祁月屋子。

祁月再一次睁开眼睛,眼神恍恍惚惚,神魂颠倒之间看清楚了江氏妙音以及坐在正对面的萧承衍。

大家眼神都很悲苦,随时准备道别。

祁月咳喘了一下,江氏和萧承衍警觉的靠近。

“婉宁。”萧承衍准备抓她的手,但毕竟还是顿住了,他不该忘记祁月,不该对左婉宁如此好。

连他自己都诧异,为何会对她如此无微不至?

关于皇上差人刺杀自己的秘密祁月压根来不及去说,此刻她力能在减少,只能挑要紧的来。

“救我,我必须活下去。”

“好,好。”

众人点头,但无计可施。

下午,有个郎中进来,告诉萧承衍可以“以血养血”。

所谓以血养血是用青壮年男子的血液作食物来投喂患者,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为患者保存元气,等待救援。

萧承衍看了看匕首,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划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液滴滴答答落在碗里。

这等三教九流的手段萧承衍并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默默然进行,其实如今已进入了病急乱投医的状态。

吃了血后,祁月红光满面看似状态比之前好了。

这个夜晚,有人来突袭,祁月刚吃了血准备休息,那杀手从天而降,萧承衍和杀手搏斗,一时之间两败俱伤。

那人抓了祁月就走。

丢下一连串嘻嘻哈哈的笑声。

萧承衍急忙追,那人将祁月丢在假山石后面,祁月只感觉浑身疼,真是憋屈极了,那人去对付侍卫和萧承衍了,祁月缓慢移动,妄图从这里出去。

她看到不远处的小路上有个人提溜了一个纸灯笼,祁月急忙呐喊。

真是运气好,来者是妙音。

“哎呀,娘娘,您怎么在这里啊?”

“杀手,走。”祁月为保存体力并不敢多说不必要的一个字。

妙音这才注意到假山石后那彪形大汉在和萧承衍决斗。

“不成,我们走不得的,这人太凶残了。”妙音看看祁月,祁月哭笑不得,“我的好姑奶奶,如今不走还等她将你我生吞活剥吗?”

妙音冲着祁月翻白眼,似乎自责她都这紧要关头居然还开玩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