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一章 暗杀进行时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世子妃,这小半年来您对奴婢不错,如今世子爷好不容易才从阴霾中走了出来接受新生活了,这不管说什么奴婢今日都不能让那杀手伤害您,您等等,奴婢一定有办法救您离开。”

妙音这傻丫头能有什么办法?

“喂,你脱我衣服做什么?”祁月诧异。

妙音一面行动一面解释,“这深更半夜的,他一定没看清楚您,奴婢将您藏在这附近,然后奴婢扮演您,奴婢这条命不值钱,倘若此刻奴婢不自量力救您,只怕您和奴婢都要全军覆没了,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祁月还要说什么,妙音已塞住了祁月嘴巴。

她三下五除二脱掉了祁月的衣服,搀祁月躲在假山石另一边,吹灭了红灯笼。

此刻祁月盯着妙音看,心里头酸涩极了。

妙音啊妙音!祁月刚刚来到世子府,对妙音这丫头恨之入骨,妙音最喜欢捉弄她,且还是个棉裤腰的嘴,此刻祁月做梦都想不到这臭丫头会如此舍己为人。

倒是妙音,做好了这一切后,她看了看祁月。

“世子妃,我如今救了你,你在九泉之下要记得妙音,对了,我还有一个弟弟,今年八岁半,以后就辛苦您照顾了,我,我去了。”

妙音大义凛然到了祁月刚刚的位置躺在了哪里。

祁月感觉到自己落泪了。

为何他们都对自己如此好。

此刻祁月脑子里风起云涌一时之间想了许多,倘若自己丢给妙音一把匕首也好啊,等会儿在暗中就可反杀了,但妙音呢,却规规矩矩躺在了不远处。

她看向她,似乎可以看到她眼角的荧光。

而另一边,那人已逐步靠近假山石。

他忽而跳到了假山石后,一把将妙音抓了起来。

“退后!”

长刀所向。

长刀压在了妙音的肩膀上,妙音吓坏了,浑身瑟瑟发抖,因在黑暗中,不但杀手没看清楚自己挟持的是谁,就连萧承衍都没看清楚被他挟持的是谁。

“退后!否则我这白刀子进入红刀子出来,我要你后悔无及。”

萧承衍挥挥手,示意青龙白虎率侍卫远离,大家小心翼翼后退,那人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很好,很好。”

“萧承衍,下跪!”

那人命令。

萧承衍一愣,祁月也听到了,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啊,想不到这贱人会如此折磨萧承衍,祁月气坏了。

萧承衍迟疑了片刻,丢开了武器。

祁月盯着他看,怕他下跪。

但就在此刻妙音却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还当杀手,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那杀手盯着妙音看,“你是谁,你自然是世子妃了。”

妙音冷笑,“就我这灰头土脸的给你家当世子妃呢?”

“我知晓你左婉宁聪明绝顶,但你少在我这里卖弄,哈哈哈,想要故弄玄虚?自古来兵不厌诈,你不是左婉宁你是谁?”那人其实已不怎么确定了。

妙音冷笑,大约是伸手在那人身体上抚摸了一下,“感觉到了吗?世界上有这等手掌粗糙的世子妃?”

那人狂怒,眼看就要撕票。

不成!要救妙音。

祁月此刻镇定了下来,她尽管热血沸腾但浑身没力量,想从虎口中救妙音谈何容易呢?当此刻,祁月看到旁边有一棵棕榈树,蓦的想到了前世自己时常和萧承衍玩儿的游戏——飞树叶。

这“飞树叶”原理简单,是帝京小孩儿从小玩到大的把戏,将一根完整的树叶摘下,撕掉叶脉一边柔软的部分,留下犹如龙骨一般的叶脉以及另一侧叶片,瞄准需要射的目标,用力抽离柔软的叶片,叶脉会钢针一般发射出去。

此刻祁月已做好了道具,她瞄准了那人眼睛。

那人狂刀落下。

然而就在此刻,发出了一声起立的惨叫,惨叫声刚刚落幕,一群侍卫已七七八八靠近,青龙一脚踩在了那人胸膛上,白虎二话不说去保护妙音。

妙音咽喉受伤,血液泉涌一般。

“快,救妙音。”萧承衍吩咐。

妙音被带走了。

此刻祁月趔趔趄趄走出,大家看祁月安全,也都放了心。

“婉宁。”萧承衍过去搀扶,除了祁月,他拒绝一切女子,但今日看她已东倒西歪,这才勉为其难的搀住了祁月,祁月吐口血。

“妙音呢?她怎么样?”

“不严重,娘娘放心。”旁边的青龙回答。

祁月这才放心。

接着萧承衍靠近那杀手,祁月用飞树叶的伎俩射中杀手的眼睛,但致命伤却在咽喉,众人靠近,发觉这杀手咽喉上插了一根雕翎箭,真是奇怪了,什么人射杀了此人?

就在大家迷惑不解的时候,不远处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头发花白戎装的老人,此人双目炯炯有神,他手中握着一把弩箭,从他缓慢下垂的动作可以看出此人就是杀人凶手。

萧承衍诧异。

“信王殿下?”这怎么可能?是信王杀了那人。

“是老夫。”

信王靠近萧承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疏散人群,你我借一步说话。”

进屋子,信王启唇,“这杀手是七曜阁的,皇上雇佣来杀你夫人的,一旦世子妃被杀,我儿子也就必死无疑,皇上处心积虑,你可明白?”

“何以证明此事是皇上做的?”

萧承衍故意问。

其实他早看出问题。

“萧承衍,你聪明一世不会糊涂到看不出这杀手是什么人雇佣来的?你如若果真这么愚笨,我今日也实在是来的太不合时宜了,如今我代你们走一趟郑国,不管我用什么办法我总会找到解药回来,在既要到来之前还请你们周全我儿,此事都是我儿利欲熏心,哎。”

听到这里,萧承衍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旁边祁月却起身,“你去就好,但如今萧承章人在大内,刑部那边的事我们殿下向来是没权利左右的,但此事毕竟发生在我这里,我左婉宁才是苦主,我的话未必就不起作用,但你也要快去快回,我们只能承诺尽力而为。”

“好,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

祁月和萧承衍本都不准备合作,但目下已没任何办法了,只能铤而走险。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