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二章 不得已之合作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信王离开,萧承衍这才看向祁月,“感觉怎么样?”

“还是那句话,死不了。”祁月朝气蓬勃的笑,但一笑就牵的浑身疼。

按理说寒梦也该回来了,哪里知道寒梦不知所踪,这有悖于寒梦的做事风格。

果然消息传来,寒梦在回京途中被什么人掠走了,此事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萧承衍着急,让人去打听,消息反馈回来,只说寒梦被一伙自称是允王世子身边人带走了,但具体到哪里去了还是未解之谜。

监牢之中,萧承章度日如年。

每天早起他就在里头大喊大叫,“放我出去,我是宗亲贵族,你们是什么阿猫阿狗啊,在这里囚禁羞辱我?等此事真相大白你们就知道横竖是冤枉了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但没任何人理会他。

每天会有信王王府人买通狱卒过来看看他,其实也没任何作用,不外乎送一点好吃的过来略微改善一下伙食罢了,萧承章着急,让那人恳求爹爹出手。

“殿下,我们昨日抓捕了一个人,此人是从郑国来的,从此人身搜查到了不少的秘密,有书信显示他是来救左婉宁的。”

“真好,真好,快携书信去萧承衍那边,让他救我啊。”

“不可,”那人大摇其头,“此时王爷不在府上,您又在里头,我们倘若过去不是羊入虎口是什么呢?允王那边会立即将我们抓起来,反受其乱,您再等等。”

“等,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萧承章等到第三天早上,见到了萧承衍。

“不要随便吃东西,这个给你。”萧承衍送了窝窝头给萧承章,因衣袖中不方便携带,所以数量不多,那些窝窝头干涩的厉害,丢出去大约狗都不会吃。

萧承章冷笑,“你要毒死我?”

“杀你的时间和机会多了去了,我何苦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我和你一样吗?”萧承衍讥讽。

萧承章叹口气,指了指外面的萧承衍,“王兄可不要含血喷人,那群人是穿了我侍卫的衣服拿了我的令牌和符箓,但事出有因,再说了什么证据证明这群人是我的人了?你哪一只眼睛看到问题了,说来听听啊?”

“少在这里牙尖嘴利,我答应你爹爹保护你,如今你爹爹去找解药了,在他回来之前你必须听我的。”

萧承衍说完,将那窝窝头丢在了犄角旮旯里,顿时沾满了脏东西,萧承章冷笑。

有几只老鼠从远处蠕动了过去,抱了窝窝头就吃,萧承章哈哈大笑,“你如今是来羞辱我的,真是岂有此理。”

萧承衍也明知说不通,转身准备走。

但蓦的想到了什么,从衣袖中拿出一枚银针丢在了萧承章面前。

萧承章本不肯相信自己的食物有毒,毕竟早上吃了都没问题,但实在是百无聊赖,索性就试了试,结果汤汤水水都有毒,他看着那变黑了的银针,顿时吓到了,一屁股坐在了原地,肩膀瑟瑟,许久一个字都说不出。

萧承章想不到皇上准备隔山打牛,而这决定去牺牲的居然是自己。

一时之间只感觉各处都不安全。

他看了看刚刚被萧承衍丢出去的窝窝头,二话不说急忙捡起来。

他狼吞虎咽的吃着。

另一边,萧承衍已回到世子府,祁月的状态依旧不怎么好,当得知寒梦被什么人擒拿后,祁月更心急如焚。

“要去救他啊。”

“我还在调查,你不要着急。”萧承衍伸手按住了跃跃欲试的祁月,祁月也只能在这里休息。

下午,连霜和连翘到了。

连翘是真心实意来看望祁月的,关于祁月魂穿的秘密,连翘是知情人。

至于连霜,他故意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结果被王妃那边妙音轰了出去。借口是今日王妃看了老黄历,说需要驱邪祟。

那连霜就被当做瘟神“请”了出去。

“帮我找寒梦,要快。”祁月知晓连翘这些年拥有不少自己的力量,凭这些力量势必可以调查个水落石出。

连翘出门后立即去调查,但线索却若隐若现,调查起来难上加难。

萧承衍着急不已,祁月却已平常心看待,“我没事,你不要忧心忡忡的,让娘亲也放下心来。”祁月嘴角挤出一个难堪的笑。

萧承衍更感觉她和祁月就是一人。

终于消息反馈了回来,萧承衍到萧承章府去寻寒梦,此刻寒梦已被折腾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萧承衍进入监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寒梦救回来。

祁月一看,发觉寒梦已自身难保,心情沉重,倒后悔自己不该飞鸽传书。

好消息接二连三,下午也收到了信王的信笺,原来信王已到芙蓉关,还有十里路就可回京,但这一路信王人困马乏,此刻更是到了黄昏天,距宵禁还有半时辰,信王不得已只能留在城外。

约定了一大早自启夏门见面。

这启夏门是通过芙蓉关第一屏障后第二道枷锁,进启夏门就来到通都大邑帝京。

第二日一大清早萧承衍就整顿完毕,同时也让人为祁月更换了衣服,两人到启夏门,看人来人往履舄交错,唯独不见信王。

等找到信王,却发觉信王已昏厥在一片芙蓉花丛里。

信王遭遇暗算,此刻气息奄奄。

他的手用力攥着,但里头的东西已不翼而飞。

祁月和萧承衍靠近,“王叔,究竟是什么人阻击了你?”

“士兵。”信王动了动嘴唇,他是习武之人,身体刚强有别于一般人,所以身中数刀依旧还活着,但却气若游丝。

“青龙白虎,送信王回去治疗。”看信王还有一口气,萧承衍决定带回去。

但此刻祁月却有不同意见,“带回去?”祁月水眸里闪烁过一抹复杂的光,“如今我们关系如此微妙,信王又被人阻击,这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我说的清楚?”

其实就算是说的清楚,谁会相信?

“他需要治疗。”萧承衍我行我素。

祁月跺跺脚,只感觉心潮涌动,前世她就比较讨厌萧承衍的只手遮天,想不到如今他是一点儿都没改。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