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三章 求人不如求己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我们要有大局观,送信王到他们府邸去,或在附近找个医馆治疗。”祁月看大家七手八脚去挪动信王,立即建议。

但萧承衍却不采纳。

祁月一着急,气血上涌,顷刻之间昏了过去。

等醒过来,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屋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淡淡香味,那是陈年药材与生俱来的香味,一缕淡金色的阳光在窗台上跳跃,这是个窗明几净的屋子。

“你醒了?”问候的声音来自萧承衍。

祁月扭动脖子,看到那张脸,萧承衍眼神关切,小心翼翼的问。

“这里是?”

“这里是十八里铺,我没有送信王回去,他就在隔壁休息,我在找药。”

信王昏迷不醒,是什么人袭击了他,什么人截胡了解药等等信王一概不知,祁月听到这里安心了不少,嘴角漾出一抹阴柔的笑。

她最近只感觉困倦,只要闭上眼随时都可能醒不过来。

看得出萧承衍心情很烦躁,不少人在伺候信王。

信王昏迷不醒,似在低喃什么,祁月凑近耳朵。

“王不留,蛇舌草,天麻杜仲一枝花。”

“什么王什么花?”祁月咕哝,摸一摸信王的额头,发觉信王果真在发烧,尽管有点大不敬,但祁月依旧还是检查了信王的衣袖,别无长物。

可以想象得到他是兴冲冲带了解药回来,结果这解药被什么人截胡了。

祁月回头,发觉萧承衍眼神潋滟,他在凝望自己。

那眼神忧伤极了,祁月跟在萧承衍背后。

“你伤心了?”祁月好死不死的开口,真是想不到,自己顶着左婉宁这皮囊出现在他身边,萧承衍也能如此伤心。

祁月是既欢喜又感伤。

欢喜在萧承衍终于从“祁将军”死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感伤于萧承衍似乎移情别恋了。

“你听说过那个故事,”那是关于他和祁将军的“青梅竹马”的故事,他们从两小无猜到媒妁之言,眼看着就要珠联璧合,却遭了临川大战这样的事,那事以后萧承衍一蹶不振,祁月想从左婉宁的角度多多去了解萧承衍,问:“所以你只喜欢她一人?”

“那日我眼睁睁看着她闭上了眼,那种感觉……”

萧承衍黯然神伤,话都说不下去了。

“我不会死,我会陪着你,到你长命百岁,哈哈哈。”祁月不笑就罢了,一笑心口更疼痛的厉害。

萧承衍看祁月身体打摆子,急忙去搀扶。

并没有解药。

当晚萧承衍去看萧承章,萧承章惶恐不宁,昨晚开始他就张大了眼睛“睡觉”。

“是皇上要杀你,但如今皇上也在审时度势。”萧承衍索性八字打开说个明白。

萧承章犹如泄气的皮球,一下子倒在了黑暗中,他抱着脑袋,“我爹爹呢?”

“半死不活,遭奸人算计。”

萧承章再次叹息。

“他没送解药过来,反拖累我照顾,所以我们的协议已终止,我没理由继续保护你了。”

“天呢,天呢。”萧承章大喊,“王兄,你不能见死不救。”

萧承衍冷笑,“是你们先见死不救,并且你们还偷袭了寒梦,罪大恶极。”

危难关头,萧承章呼天号地,恨不得变一只苍蝇从这里飞出去,萧承衍拂袖而去。

祁月兀自着急,她不时地去看信王,信王嘴巴都歪到了一边,口水流窜出来,声音颤动的厉害。

“王不留蛇舌草,天麻杜仲一枝花。”

祁月感觉奇怪,信王为何反反复复叨念这么一句奇异的话,是什么口诀?秘密?顺口溜?

她越听越奇怪。

下午连翘来了,连翘也找了几个医官,但大家对祁月的毒束手无策。

连翘凑近信王看,咋舌道:“王爷口中嘟囔的是药。”

“药?”祁月起身,她转动了一下眼瞳,“我去找寒梦。”

等祁月回王府,寒梦已醒来了,祁月将那句话重复,寒梦气若游丝,“王不留是王不留行的另一个名字,蛇舌草应该是白花蛇舌草,至于天麻杜仲,你应该知道,这一枝花,乃七月一枝花。”

寒梦还要说什么,但却昏了过去。

祁月不敢怠慢,立即去寻解药,凑齐了以后却不敢吃,让医官看了以为没什么人保证这几种药混合起来有什么效力。

“罢了罢了,”妙音将药拿过来,“我试一试,倘若我死了,那自然证明这是毒药,世子妃,奴婢还有个弟弟,八岁了。”

祁月听到这里,急忙抢过来,“就算是毒未必不能以毒攻毒,且信王不住的在啰嗦这个,我自己试一试。”

祁月这个毒已快摧毁她,所以她敢义无反顾去尝解药或毒药。

她刚刚吃了药,萧承衍就从外面回来了。

“你吃了什么?”

妙音一五一十将事说了,萧承衍一把抓住了祁月,“这你都敢试?”

“大难临头,没什么不敢。”祁月哂笑,“我可不能四平八稳继续等了。”

大家都在注意祁月的一举一动,三个时辰后她居然好了,“看吧,吉人自有天相。”

按这药继续煎,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整天加一个夜晚,翌日,祁月上吐下泻,折腾了个七死八活,但精神头的确健旺了不少。

看祁月转危为安,萧承衍也笑逐颜开。

目下就要处理萧承章的事,奈何证据不足将他置于死地,无论朝廷还是萧承斌都拿不出更多的证据了,拘押了一段时间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但皇上借故剥夺了信王在枢密院和中书省的两个职务,可以说信王被罢免了,至于萧承章,他也是一损俱损。

经过此事,他安分不少,最近深居简出,并不敢兴风作浪。

祁月转危为安,大家都欢喜。

如今萧承章和萧承衍乃至太子世子之间的矛盾一天比一天还严重,犹如滚雪球一般,这让某人看出有利可图。

这日连翘和往常一般依旧送了将军府的消息给祁月。

原来最近连城准备勾搭一下萧承章,萧承章大难不死,出来后不少人都来寻他。

萧承章来者不拒。

所谓同仇敌忾,连城之所以亲近萧承章,不外乎是想借萧承章的手拔掉祁月和萧承衍罢了,至于后续会怎么样他懒得去思考。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