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四章 岂曰无衣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宴会上,连城显得格外的殷勤,不住地举杯。

眼看酒过三巡,连城发觉萧承章被自己曲意逢迎的狗屁话弄的熏熏然,这才靠近,“殿下,末将看您中馈犹虚,发觉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末将有个女儿,要说那品貌才学,大约在帝京也是数一数二的……”

在这个宴会上,连城将连翘当做礼物“卖给”了萧承章。

萧承章也需连家这力量,因此一拍即合。

约定后第三日,连城才将此事说给了连翘。

连翘哭笑不得,想不到当事人的婚姻当事人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到了王府,你好歹也是个世子妃,好过一般的诰命夫人,将来要是好……呵呵呵。”

连城自以为自己的傻女儿不知他用心良苦,而有些话又不好给女性明说。

连翘穿越后唯一的目标就是复仇,倘能一箭双雕解决掉连家就和信王那一群人,何乐不为?

她面容看似苦恼,但心头却欢快的很。

“从今日开始,你日日都可到信王王府和世子府去,他做了什么,你转述给爹爹。”

连城想搭线郑国人。

“好,女儿知道了。”

连翘颔首,对爹爹的命令,连翘马首是瞻。

到萧承章的府上,她发觉萧承章日日植党营私,看似花天酒地实际上也在拉拢某些不正当年的关系,最主要的是萧承章还有一个地下的情报网。

连翘将自己调查的一切线索都打包送了给祁月。

这些消息她会选择性说给“爹爹”,甚至还会杜撰编纂一些什么,连城听的一愣一愣。

再次见祁月,祁月已身轻体健。

两人在醉春楼吃吃喝喝,酒桌上两人什么都不聊,酒足饭饱后,祁月和连翘散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

“你必须上位,”祁月掷地有声,“让他看出你的能耐,让他发觉你与众不同,至少你要比连霜厉害。”

祁月开始为连翘制定计划。

她们两人拥有一模一样的命运和愤怒,所以需要捆绑起来。

“这样,”祁月凑近连翘,嘀嘀咕咕,连翘听了后,眉飞色舞,“此计甚妙,月儿姐姐,您可真是厉害。”

“也没什么,不过顺水推舟罢了。”祁月莞尔一笑。

祁月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人都没回去呢,就看到了萧承衍。

“我踏青去了。”

祁月尴尬的找借口。

显然不能搪塞过去,萧承衍摸一摸下巴,好整以暇的看向祁月,“寒冬腊月,你去踏青?有桃之夭夭是有杨柳依依?”

祁月急忙说:“城隍庙附近的桃花开,开了,”但话说到这里感觉不对劲,“不是,兴许是梅花。”

“你不会撒谎,你……”

萧承衍盯着祁月看,双眼具有侵略性。

祁月撒谎的时候也是这样,脸红心跳且结结巴巴,并且还会手心出汗。

“梅花?”萧承衍一把抓住了祁月的手,发觉祁月的手掌心汗涔涔的,祁月也不知他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紧跟着,耳朵贴在了她胸膛上。

祁月看不远处王妃到了,急忙推了一下萧承衍。

萧承衍却在分析,最近他日日在比照祁月和左婉宁,越来越多的结论让他趋向于相信这两人似乎就是一个人。

但让萧承衍奇怪的是,祁月的确死在了疆场,还是自己收拾的尸体。

如今……

“咳咳咳。”江氏咳嗽一声,萧承衍回头,发觉江氏那双慈爱的眼里盛满了欣慰的笑意,此刻萧承衍准备丢开祁月的手,哪里知道却被祁月锁住了。

“娘亲年迈,她喜欢看这样。”祁月嘟囔。

萧承衍只能抓了她的手过去给江氏行礼。

江氏说她为他们做了衣服,邀祁月去看。

祁月不好推辞,两人去看了,老夫人还让两人更换给自己看。

江氏知晓祁月喜欢紫色,所以衣服是紫色系。

更换完毕,萧承衍从另一边暖阁也走了出来,两人相顾无言。

她好像一朵迎风而立的鸢尾花一般,那蓝紫色的衣服硬生生被祁月穿的别有一番滋味,萧承衍盯着祁月看。

他的眼似乎一瞬间就穿过了时光的桑海沧田,蓦的看到了前世的祁月,那时她是战神,她最喜欢的战袍就是蓝紫色的,那种熟悉感扑面而来。

祁月往前走,哪里知道一下子踩在了衣服飘带上,顿时踉跄。

萧承衍过来搀,结果两人嘴巴就触到了一起。

虽不过蜻蜓点水,但祁月再次面红。

祁月只感觉萧承衍是故意的。

萧承衍却发现祁月别有居心,“你为何那样我?”萧承衍嗔怒,祁月倒打一耙,“你少在这里贼喊捉贼,不是你看我貌美如花你才心动?”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两人还要斗嘴呢,祁月再一次看到了江氏。

江氏和善的笑着,祁月撇下萧承衍急忙过去,她未必感觉这衣服有什么好,当年奉承话却源源不断,旁边的萧承衍瞠大了眼睛,想都想不到祁月编瞎话的本事越发更上一层楼了。

等江氏欢欢喜喜去了,萧承衍这才吐槽。

祁月却嫣然一笑,“老人家开心嘛,不要辜负母亲的好意。”

萧承衍不情愿理祁月了,哪里知道祁月穷追不舍,过抄手游廊后,祁月撒开脚追了过来,“我是有话说,你身边有没有不经常抛头露面但武功不错的将军,我这里需要用用他。”

“有是有,不说你要做什么,我为何要让他帮你?”萧承衍抱着手臂。

祁月面色凝重,“事情是这样……”

祁月和萧承衍制定了一个天大的计划,这天罗地网已支开,只等连霜跌入。

她将这一切飞鸽传书说给了连翘。

说来巧,今日那斗鸡走狗的连霜心血来潮非要练习骑射,闹腾了一早上也没射中飞鸟,倒将连翘的信鸽给射了下来。

连翘刚刚给连城送了桂花糕,才从屋子出来就看到连霜笑嘻嘻的。

他手中握着一把空荡荡的弓,朝连翘“嘭”的射了一下,而后笑着看着连翘。

“别来烦我,”连翘皱皱眉,“你多大了,这么孩子气?”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