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七章 击鼓催花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何为击鼓催花,朕孤陋寡闻了。”皇上捻须。

祁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把戏。

江氏后退,萧承衍靠近皇上,“所谓击鼓催花,乃是一种风雅游戏,找二八年华如花似玉的女子锤鼓,花就会相继开放。”

“有这等事?”皇上摸一摸后脑勺。

江氏一笑,“我们可不敢欺君,皇上拭目以待就好。”

话说到这里,萧承衍鼓掌,刹那之间庭院内多出了一些支棱起来的鼓,有几个貌美如花的丫头手中握着鼓槌已靠近。

皇上一看,发觉这几个丫头无不粉面含春,顿时被吸引住了。

其实,他此刻已转移了注意力,什么花花草草都不如美人儿好看。

桴鼓相应,皇上注意到正中央一个穿戴奇异的女子。

那女子穿着帝京少见的奇装异服,在女子身上有红宝石的璎珞,那些珠串在灯光下折五光十色的光,那女子犹如出水芙蓉。

表演很快结束。

而那女子却给皇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好,好啊。”皇上赞不绝口,也不知道好的是美人儿还是花儿。

送别了皇上,祁月到后面去了,看到萧承衍正在和凤凰儿说话呢,自己也不方便介入,两人嘀咕了会儿,凤凰儿施施然靠近祁月。

“今晚辛苦。”

“怎么会?”凤凰儿恬静的笑着风摆杨柳一般消失了。

祁月靠近萧承衍,“你怎么就肯定皇上会被她吸引?”

“不知道。”但萧承衍却胸有成竹。

按照原来的约定,三天后萧承衍就要到终南山去狩猎了,这日消息已不胫而走,连霜得知消息后对那成将军扮演的齐涵骏更是深信不疑,懊悔自己搭线太晚了,否则还不是早将萧承衍给处理掉了。

连日来连霜被蛊惑,稀里糊涂签署了不少东西。

而回王府后,祁月找了府上一个叫金克木的绽放先生,先先后后临摹了不少连霜的字迹,弄了不少书信。

这些伪造出来的书信经过周密的设计,任何人都不可能看出问题。

连霜已彻底进入圈套。

第二日萧承衍出门之前,祁月送了个小礼物过去,萧承衍一看,发觉祁月送的事一件惊慌灿烂的衣服,他不悦的瞪视了一下妙音。

“给我的?”

“是啊,娘娘说这个叫金丝甲,看上去薄如蝉翼但却坚不可摧,这是用黄金做出来的,为锻造这么合适的黄金,娘娘已三天没好好儿休息了,横竖要您穿上。”

萧承衍听到这里,哂笑一下将金丝甲拿起来,“那你们娘娘可煞费苦心了。”

那金丝甲看上去丑陋的很。

金丝甲是用特殊的材料制作的,编制的手法也很奇特,丢下去软作一团,但提起来却硬朗的很。

看着那造型别致的金丝甲,萧承衍到底还是没穿。

早朝结束,萧承衍准备离开,但乾坤殿内伺候的老太监福生却靠近了他,耳语吩咐让他稍微留一下,一刻钟后萧承衍已进入乾坤殿。

皇上正襟危坐,看萧承衍进来,嘴角绽出一抹笑。

皇上直来直去,“朕昨日在你府上看到一个女子,寤寐思服让朕辗转反侧。”

“陛下说的那女子可是只能在我母妃身边敲鼓的吗?”

“是,这女孩很合朕的脾胃。”皇上笑着看看萧承衍。

萧承衍心照不宣,“按理说儿臣应该将此女送来,只可惜此女并不是我家奴婢,而是母妃在宝华寺内认识的一个女孩,昨日已回宝华寺了。”

“宝华寺?”皇上想不到自己为时已晚,懊悔自己下手太迟。

话说昨晚他的确没休息,但不是在思念那惊鸿一瞥的女孩,而是在用什么办法才能得到她,得到以后如何去……

此刻皇上顿时露出没精打采的神色,“罢了罢了,什么时候她回来,你提前告诉朕。”

“这丫头小半年会来我家一次,大约到明年开春后就会来了,那时臣下会提前通知您。”

色胆包天的皇上怎么可能忍耐这许久,“明年?难不成你就不能将她找回来?”

“这丫头脾气古怪的很,皇上倘若果真想要,只怕还要浪费点儿心力。”

第三日,一切已按照原计划在顺利进行,祁月和萧承衍到终南山去涉猎,皇上呢,隐藏在队伍里,一群人朝终南山出发。

这边才刚刚行动,连霜已抓耳挠腮,“妙哉,妙哉啊,这齐涵骏倒有两把刷子。”

连霜已做好将萧承衍一网打尽的准备,急急忙忙去调兵遣将,为保障万无一失他还调遣了一群爹爹的人,今日朔望,大家不需要早朝,连老将军和几个官员正在聊天喝酒呢,所以这边连霜做了什么,连老将军一概不知。

车轮滚滚,风驰电掣之间已出了芙蓉关。

两面风景如画,初春的荒山鹅黄嫩绿,渐次有绯红的花点缀在群山之间,犹如迎来送往的美丽姑娘。

皇上许久没出来了,此刻坐在中央的马车上,只感觉舒泰。

“那是紫荆花吗?”

祁月点头,心头却暗骂,您可别指鹿为马了,这哪里是什么紫荆花?这是报春花。

马车继续往前走,皇上笑盈盈。

“距离宝华寺还有多远了?”

“过那边山头就到了,”萧承衍用马鞭指了指,“不过望山跑死马,只怕也要半时辰。”

皇上点点头,呼呼大睡。

祁月此刻就坐在皇上身边,说真的,她轻而易举就能杀了皇上,但她却不能下手,心慌意乱之间,祁月看向外面,马车飞驰起来,那花花草草变成了流动的光带,倒也赏心悦目。

萧承衍追回察言观色,因此轻而易举看出祁月情绪不高。

看皇上已熟睡,萧承衍开口,“不开心?”

“没。”理所当然的反驳。

“你休息休息,等会儿想休息却不成了。”萧承衍丢开前一个话题,貌似善解人意的开口。

山路陡峭崎岖,颠簸异常,不要说睡觉了,就连闭目眼神都是困难。

祁月被颠的厉害,只感觉心脏变成了会哦蹦乱跳的兔子,倒羡慕皇上什么时间想睡觉就睡觉,右侧的萧承衍闭着眼睛假寐。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