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宗老师的少女心事

磕错影帝CP后她成了顶流

撸猫NG 著

连载免费

一本小甜饼,力冲一百万。【女主简介】做为史上颜值真最低又最更年轻的全冠影帝,宗彻始终洁身自好,半点 绯闻不占。渐渐地的粉丝们就慌了。特别是扒到了宗彻某段陈年采访——镜头中,视频中男人正垂眸,冷谈的擦手:“我不不喜欢跟异性接触。”啊这……就这一句话,她们心都凉了半截!一直到——这支异姓CP大旗被某人高高地举起来,异军突起般热潮了轩然大波……动静闹得太大,宗彻披着马甲进了私密小群,等看见那不已陌生的头像后,呵了一声。当日早上,宗老师捏住狗狗祟祟小姑娘的后脖颈:“给你两个选择。”小姑娘抬眸看他。宗老师睨着她:“一,公开的。二穿书时她刚斩获影后,璀璨星光下接受着媒体的采访,可谓是登上了人生巅峰,可扭头就眼睛一花,等有意识时,自己已经成了某本书里,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十八线。。……

免费阅读

姜鹤心想我虽然是个小透明但也是要脸的!

毕竟这种蠢事谁被撞见了都会觉得怪怪的,对吧?

就……

该不会宗彻以为她是个很自恋的孩纸吧?

是真的没有。

明明是他先动的手!

姜鹤啃着手指莫名其妙的在沙发上纠结了十分钟。

秋秋刷卡进来,看到的就是姜鹤在沙发上把自己拧成了麻花。

她十分的敬佩:“小姜姐,你这样都不会侧漏的吗,我家的卫生巾可真牛!”

说起侧漏……

姜鹤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有情况啊。

当下就是一个感觉。

凉凉的,紧紧的,就……好像漏了。

姜鹤:……

事实证明,再牛逼的卫生巾都包不住一个想要自由飞翔的姜小鹤。

该侧漏还是得侧漏啊。

她发挥了毕生的演技,面色如常且稳如泰山的维持着姿势,微笑着问秋秋:“怎么还不休息?”

你们助理都是二十四小时无休的吗?!!!

秋秋敬佩姜鹤头抵沙发、脚都快蹬上天了也能这么稳如老狗。

她晃了晃手里的医药袋。

“这是宗老师让我给你送来的,里面红糖水姜片暖宝宝止疼药巴拉巴拉的都有,让我转交给你……”

“我发现宗老师真的好懂女生哦,真体贴。”

姜鹤在听到宗老师三个字的时候,一屁股砸了下来。

秋秋:!!!

“小姜姐,你漏了啊!!!”

姜鹤:…………

宗彻,我和你此仇不共戴天!!!

——

宗彻:“阿嚏!阿嚏!”

锦鲤酒店内,宗彻打了无数个喷嚏。

他对面穿着考究的男人见他难得出丑,乐的不行,丹凤眼都笑眯了起来。

“没想到咱们校霸也会打喷嚏,”薄锦摇头感叹,还揶揄他,“不说校霸了,这么接地气的宗老师我也是头一次见。”

宗彻心情好,懒得跟他计较:“别废话,说正事。”

“我来就是跟你说正事的啊,”薄锦向他举杯,装模作样,“感谢您这次的仗义相助,助我除掉公司蛀虫,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薄锦仰头就灌了下去。

宗彻冷冷看了他一眼:“白开水好喝吗,再来一桶?”

薄锦将水杯放下,一笑后起了一个毫不相关的话题。

“学弟,你今天心情不错哦,”薄锦隔空点点他眼角眉梢,“从你踏进这包厢门时我就发现了,眉目含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宗彻嘴角的笑一顿。

有这么明显?

“你看你,欲盖弥彰,”薄锦揶揄他,回忆道,“当时我见你的时候你才高三吧,揍人就跟狼崽子似的,是真的狠。”

“倒是没想到你毕业后会走娱乐圈这条路,明明家里有不少公司……不过走就走吧,你怎么是变成宗老师的?沉稳、淡漠,跟个成熟男人一样?”

宗彻冷着脸看他。

“我以前不成熟?”来自校霸宗的霸道发言。

薄锦心想就你那样的,心理没点数?“OK,这个话题略过去,我还以为你校霸的光辉都成了历史,但刚才俞堂给我说他都快被你吓尿了,还说要被你暗鲨。”

薄锦总结道:“我这才明白,你那身斯文败类的皮不是不想要了,是你嫌圈里事儿多,给自己披层皮,好躲懒啊。”

宗彻一脸的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薄锦轻笑:“好的好的,那你说说,找我什么事吧?”

宗彻心想这家伙果然是腹黑,明知道他是什么目的,还要装不懂。

他不是扭扭捏捏的人,直白道:“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想追她,怎么追?”

薄锦嘴巴慢慢张大,震惊道:“你,你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

他还以为宗彻会趁机说:你求我啊。

“这有什么?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追?”宗彻拧着眉头,“你这是什么表情?”

“噗哈哈哈哈……”

锦鲤酒店是个古风酒店,房间摆设都很有韵味,而此时屏风后却传来了一阵憋笑声。

宗彻脸色一变,喝道:“谁,滚出来!”

然后就看到了从屏风里走出来的,垂着脑袋的奚砚和奚阮姐弟俩。

两个人虽然一副被抓包的样子,可那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们两个。

笑的身子都抖了!

宗彻:………………

他怒瞪薄锦一眼,眯起眼危险道:“你干的好事?”

薄锦也正处于校霸兄弟的少女心事被围观的快意中。

但鉴于这个“少女”能一拳把自己抡飞,他憋着笑:“没没没!!是奚阮咳咳是奚砚出的馊主意!”

奚砚:???

奚阮也道:“没错,就是奚砚,是他跟薄锦打赌,说小舅你脸皮厚,绝对呢能说出口!”

奚砚:锅都我背?

“我没有我不是老舅你听我说啊!”

明明他是个打酱油的啊!

宗彻简直要被这几个人气死。

他怒气上涌,说不出是恼羞成怒还是别的什么。

半晌。

宗彻呵呵一声。

他先看向了幸灾乐祸的薄锦。

薄锦立马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宗彻呵他一声。

“是我的错,毕竟你追人追了十年都没把人追到手,又能有什么好主意?”

薄锦,薄锦笑不出来了。

他血条见底,一刀毙命。

奚砚和奚阮原本还在笑,当即也是脖颈一凉。

他们忐忑的看向宗彻。

然后就见后者悠哉哉的拨通了电话。

“宗女士,你远在M国读博士的爱女跟我说了一句话。”

奚阮眼皮子一抽,心里一凉,听她小舅轻笑了声:“她跟旁人隐婚了,现在闹离婚,要请我去吃席呢。”

奚阮:……

隔这么远,她都听到她妈骂她王八蛋了!!!

不到一秒,奚阮的电话便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奚阮咬牙:“老舅,狠还是你狠!”

宗彻微微一笑,又拨打了另一个电话。

奚砚立即滑跪到宗彻面前,抱着腿开始嚎叫:“老舅,哦不小舅小舅!英姿飒爽的小舅啊!我求你别给我爸打电话呜呜呜……”

宗彻微微一笑。

宗彻:“姐夫,奚砚把别人肚子搞大了。”

奚砚:!!!!

“爸,爸爸!!!!你别信他啊!呜呜呜呜呜!!”

宗彻成功三杀,挥挥袖子离开了酒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