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不爽和吃醋

磕错影帝CP后她成了顶流

撸猫NG 著

连载免费

一本小甜饼,力冲一百万。【女主简介】做为史上颜值真最低又最更年轻的全冠影帝,宗彻始终洁身自好,半点 绯闻不占。渐渐地的粉丝们就慌了。特别是扒到了宗彻某段陈年采访——镜头中,视频中男人正垂眸,冷谈的擦手:“我不不喜欢跟异性接触。”啊这……就这一句话,她们心都凉了半截!一直到——这支异姓CP大旗被某人高高地举起来,异军突起般热潮了轩然大波……动静闹得太大,宗彻披着马甲进了私密小群,等看见那不已陌生的头像后,呵了一声。当日早上,宗老师捏住狗狗祟祟小姑娘的后脖颈:“给你两个选择。”小姑娘抬眸看他。宗老师睨着她:“一,公开的。二穿书时她刚斩获影后,璀璨星光下接受着媒体的采访,可谓是登上了人生巅峰,可扭头就眼睛一花,等有意识时,自己已经成了某本书里,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十八线。。……

免费阅读

姜鹤没想到昨天才见过,让她好好拍戏的男人第二天就到了他们剧组。

见姜鹤下车,原本缩在一边的俞堂立马恢复了精气神,挥手让她过来,扬声道:“宗哥一来就找你,你们聊哈,慢慢聊!”

话音未落自己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姜鹤奇怪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冲着走过来的宗彻嘀咕:“他是干坏事了吗,怎么感觉很怕你啊?”

宗彻伸手递给她一个保温瓶,淡淡道:“可能是干亏心事了。”

“哦……”

姜鹤这才想起昨晚那个乌龙,如果是因为这个,那她这是救不了俞堂了。

她将注意力放在保温瓶上,问:“这是什么?大热天的,还用保温杯……”

“是红糖水,你休息的时候别忘记喝。”

姜鹤:……

她都吃了止疼片了,谁还用喝这个啊。

但姜鹤没把这话说出来,毕竟也是对方的一番心意,她乖巧点头:“好啊,谢谢彻哥。”

宗彻淡淡瞥她一眼,嗯了声。

这眼珠子转的,就差没把“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刻在脸上了。

——

演员很快到位,副导已经在喊人了,姜鹤跟他挥挥手:“彻哥我要开始拍了,再见啦。”

“嗯,去吧。”

他们两人说话的功夫,现场的众人都在偷摸注意他们。

直到姜鹤挥手离开,他们还以为这瓜要吃到底了。

没想到宗老师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主动坐到了谢导的旁边,手里捏着粉红色的保温杯,就这样静静的看了起来。

而被看的姜鹤已经进入了状态,跟新来的大师姐扮演者祝枝枝飙戏。

众人:????

哈喽,宗老师,你还记得你是隔壁剧组的吗?

怎么还一副准备常驻的样子啊。

众人的视线太热烈,就连谢导都看了宗彻好几眼。

做导演的只要情商不低,那就不可能是瞎子。

他暗暗看了眼镜头下游刃有余的姜鹤,又看向宗彻。

谢导难得在剧组说了句毫不相关的话:“这是喜欢上了?”

宗彻一顿,对谢导道:“有这么明显吗?”

这还不明显吗?

谢导幽幽回答:“明明是跟我说话,可眼睛就从没离开过小姑娘身上一眼,这难道还不明显?”

宗彻笑了笑,谢导也没再说话,两人将注意力都放回了姜鹤身上。

镜头下是姜鹤饰演的楼千影跟祝枝枝饰演的芥柔第一场对手戏。

《杀道》中楼千影饶是进了天下第一宗也不避讳消停,不仅在学堂处耍弄宗师,更是在宗门讨伐魔族前夕,忽悠着师兄师弟们去蛟龙族给人家点颜色瞧瞧。

美其名曰:打得它们措手不及!

当时的连淮生尚有一丝理智,然而却因为被楼千影牵了小手就不准备再劝他们了。

反正他们有护山阵法,打不了还可以逃哈。

连淮生的恋爱脑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耿直的大师姐芥柔听说他们要去找死,赶紧御剑前来阻止。

结果被姜鹤的一通歪理邪说怼得胸脯起伏,冷脸都气的成了红色,竟然难得多了些女儿俏色。

这一幕刚好被蹲守在这边的浮归看到,一颗少男心错许,开始了死亡倒计时。

姜鹤按照剧本,用“来都来了,不如去试试,反正有连淮生在又不会死”的歪道理忽悠众师兄弟的剧情过完。

导演喊卡时,郑一牧的手还被姜鹤抓在掌心里。

郑一牧想要抽手,却发现自己的手心被姜鹤握住了。

他皱起眉,声音有些冷:“姜老师?”

姜鹤回过神来,见自己还跟个老色皮似的抓着人家的手,脸上一红,连忙松开:“不好意思啊,牧牧你的手好软啊,我刚才还以为摸到了女生的手呢。”

郑一牧整理袖子的手一顿。

姜鹤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心想你的手软软的还肉乎乎的可不就跟秋秋的手差不多吗?

然而这句解释她可不敢说出口,尤其是在看到对方自从她松手后就一直盯着他自己的手看时,姜鹤特别惜命的闭上了嘴。

郑一牧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但实际上跟人时常保持着距离,相处了这么久,姜鹤也拿不准他是什么性子。

之前开玩笑喊他牧牧,对方倒是不排斥,于是他们才这样喊了起来。

郑一牧出神了多久,姜鹤就看了他多久。

姜鹤看了多久,宗彻的嘴角就抿了多久。

就在几人气氛胶着时,俞堂的嗓音强势介入:“姜哥,你看啥呢?对啦,牧牧,外面好像有车在等你。”

姜鹤清楚的看到,郑一牧在听到这句话时,手背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一直以来,姜鹤都以为那车是郑一牧的或者是他的朋友。

毕竟常来接走郑一牧的那辆车基本上剧组都认识了,最新版的玛莎拉蒂,引擎声格外动听。

可现在……

郑一牧垂下眸子,这一刻他给姜鹤的感觉像是盛放的花被埋上了厚厚的阴霾,虽然依旧是盛开的姿势,但一吐一呐都是厚重的灰尘,连呼吸都很沉重。

他的全世界都似乎失去了色彩。

姜鹤突然觉得郑一牧很悲哀。

郑一牧离开了。

全程没跟姜鹤讲一句话。

姜鹤看着对方有些瘦削的背影,叹了口气。

“有这么好看吗?眨眨眼,别把眼睛瞪出来。”

身后传来的嗓音吓了姜鹤一跳,她回过头,却见早应该离开的宗彻正单手插兜,板着一张脸看着自己。

连头发丝都仿佛散发着:我很不爽。

等等,姜鹤使劲晃头,企图把这幼稚的四个字给甩掉。

这可是宗老师诶!

圈子里德高望重、沉稳高冷的宗老师!

怎么可能有这种幼稚和孩子气的时候?

宗彻见她不说话,表情也变来变去,还以为自己戳中了她的小心思。

他呵了声,面无表情道:“舍不得就去把人追回来,反正还没上车。”

姜鹤:???

你不对劲。

阴阳怪气的。

你还我清风霁月宗老师!

不过……

姜鹤醍醐灌顶,朝着郑一牧喊话:“牧牧,谢导喊你过去!”

郑一牧身形一顿,紧接着就听到小姑娘跑过来的脚步声,欢快的很。

姜鹤拽住他的袖子,幸好,郑一牧还差一步才要上车。

要不然打开车门把人拽下来多不礼貌啊。

姜鹤:“走啊走啊,谢导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不听他的话,要被穿小鞋的!”

郑一牧离开车子的那一瞬间,像是终于挣脱了束缚,摆脱了大山的压迫,连空气都变得轻松起来。

他顺着姜鹤的力道小跑着,看向旁边的姜鹤,小姑娘还穿着戏服,头发被白色发带高高束起,在空中荡起轻快的弧度。

他眼睛第一次真情实感的弯了起来。

“谢谢。”

这两个字郑一牧说的极轻,却成了他抹不去的美好回忆。

然鹅,说真的,其实现在也就只有他和姜鹤挺开心的。

风评莫名被害的谢导:????

眼睁睁看着郑一牧被拉回来的宗彻:…………

宗校霸在这一刻居然憋屈的说不出话来了。

坐在车内的女人墨镜下的双眼紧紧盯着姜鹤和郑一牧,手机被她捏碎了屏幕。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