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一章 甄梨和老顾的番外

磕错影帝CP后她成了顶流

撸猫NG 著

连载免费

一本小甜饼,力冲一百万。【女主简介】做为史上颜值真最低又最更年轻的全冠影帝,宗彻始终洁身自好,半点 绯闻不占。渐渐地的粉丝们就慌了。特别是扒到了宗彻某段陈年采访——镜头中,视频中男人正垂眸,冷谈的擦手:“我不不喜欢跟异性接触。”啊这……就这一句话,她们心都凉了半截!一直到——这支异姓CP大旗被某人高高地举起来,异军突起般热潮了轩然大波……动静闹得太大,宗彻披着马甲进了私密小群,等看见那不已陌生的头像后,呵了一声。当日早上,宗老师捏住狗狗祟祟小姑娘的后脖颈:“给你两个选择。”小姑娘抬眸看他。宗老师睨着她:“一,公开的。二穿书时她刚斩获影后,璀璨星光下接受着媒体的采访,可谓是登上了人生巅峰,可扭头就眼睛一花,等有意识时,自己已经成了某本书里,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十八线。。……

免费阅读

《警眼》的微信群里,施导乐呵呵的跟元伯期炫耀微博上网友哭唧唧写给他的私信。

施导:“老元啊,你看看给我寄刀片的可比你的还要多,说明我这人气可比你的强不少啊。”

元编剧:“……”

这奇奇怪怪的胜负欲。

元伯期看了眼被刀片塞得满满当当的私信,并没有什么攀比的想法。

施导嘚瑟了一会儿,然后按照计划的,在舆论到达顶尖时,把已经准备好的采访预告放了出去。

网友们和原著粉们正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不做人的导演居然发微博了。

当即众人就拧成一股绳,准备把这终于露头的施小刀给揍成地鼠。

然而……

施导:前世今生,当已过半生的顾自瑾等到了那位永远等不到的人……

预告只有三秒,众人点开,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功夫眨眼就过去了。

网友们:???

刚才是什么画面,啊啊啊啊,是老顾重生了还是姜鹤复活了呜呜呜……

原著粉:妈的,在看到两人静静对望的时候,老娘眼眶红了!

他们将这小预告看了十多遍,短暂性的被安抚住了情绪,然后又开始一口一个大导演的,快点把正片放出来啊。

网友:拿来吧你!

并且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这算是良心发现了吧,这次老顾和自己媳妇儿都在,肯定是导演和编剧被我们刀片警告给吓住了,嘻嘻。】

【甭管别的,只要是HE就好,真的,甄梨下线的时候,我跟老顾哭的一样狠。】

【唉,偏执大反派内心藏着的是那个穷极半生也没有得到的爱人,可悲可叹。】

【啥也不说,甄梨这次你可要跟老顾好好过啊!】

傍晚八点,柚子卫视和柚子视频同步播出了《警眼》的这次特殊采访——甄梨和顾自瑾的特辑版。

顾名思义,这是施导专门为顾自瑾和甄梨拍摄的番外。

当然,其他演员团自然也是有采访这个小环节的,只不过大头都被两人占了。

不得不说,施导除了导戏精湛也很会挑时机。

在《警眼》宣传时期时,他着重宣传荣野和顾自瑾刀光剑影,你来我往的刺激剧情,引起了不少原著党和剧情党的热情;而在网友们被姜鹤宗彻狠狠虐了一波后,又当机立断的给两个人安排了新番外。

从营销到电视剧的质量,《警眼》完胜其他的暑假电视剧档。

这次的特别编辑时常比三秒可长了不少——

【居然有二十分钟呢,微笑。】

【呵呵,我缺这点流量吗?导演出来挨揍啊!】

【啥都不说了,专心看我家老顾去了。】

——

深夜,两束车光自深夜中驶来。

灯光闪烁出了纷纷扬扬的雨丝,身穿黑皮大氅的男人坐在后座,薄唇抿紧,他沉浸在黑暗中,双腿交叠,军靴一直蔓延到了膝盖位置,腿部线条凌厉。

光影交错中,难辨其神色。

司机不敢大声说话,外面想起车轮撵过枯枝的咯吱声,又渐渐远去。

副将端端正正坐在副驾驶,只觉身后的男人像只冰冷无情的行尸走肉,丝丝缕缕的冷气就像是从男人身上传出似的,冻得人骨头都能结冰。

饶是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的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自夫人去后已有二十年,军长早已过了不惑之年,气势沉淀下来,威严更甚从前了。

权势、金钱、地位皆有的军长却再也没有露出一丝舒心的笑容。

每年的今天,对方心情更是到了谷底。

车子驶进了庭院中,司机无声的下了车。

副将见后座的男人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下车打开了车门,小声提醒道,“军长,到了。”

镜头拉进,庭院里的灯光照进了昏暗的车厢,顾自瑾半张侧脸入镜,刀凿斧刻的侧眸刚硬又凌厉。

他一直阖上的眸子缓缓睁开,下了车。

副将微微颔首,退下了。

顾自瑾抬头看向了细细密密的雨丝,大氅下的手掌微微张开,细密的雨丝便落入掌中,变成了凉凉的雨水。

他怔怔看了好一会儿,眸中闪过一丝沉痛,但很快又被冷漠侵占,随即抬脚大步朝主院走去。

家里的佣人和士兵早就被调开,偌大的四合院中,除却昏黄的灯光和缠缠绵绵的雨丝,静寂无声,居然有种诡异的阴森感。

随着男人的大步踏进,雨水渐渐从他指缝中滴落。

他用肩膀撞开房门,加快脚步进入这始终亮着电灯的房间。

房间里的装饰还是二十多年前的样式,微微泛旧,黄花梨的桌椅,镂空的屏风,旁边的衣架处还挂着她最喜欢的戏服。

镜头紧跟着男人,和他一起绕过屏风,撩开帘子……

在看到那张照片时,厚实的军靴有一瞬间的停滞,

他脚步放轻,行至那桌案面前。

这明显是一张供桌,可除了照片外,居然都没有香烛和瓜果装盘。

男人高大的背影在微微闪烁的电灯下显得略有萧瑟。

他怔怔看着中照片上明眸浅笑的女人,好久喉结才滚动了下。

他举起一直捧着的双手,嗓音干涸又沙哑:“今年又下雨了。”

手掌湿漉漉,雨水滴走,只剩下掌心处浅浅的一层。

照片上的女人对着他笑,顾自瑾掩眸,有些狼狈的错开。

等到第二日,管家轻声推开半掩的房门,像往年一样,看到了抱着酒坛,双眸赤红,明显又熬了一晚上的老爷。

男人一晚上没睡,眼底布满红血丝,转身见欲要进来的管家,大力将酒坛扔了过去,醉意滔天:“滚。”

“咔嚓!”

空空如也的酒坛擦过管家耳边,砸在墙上碎成无数片。

管家人头差点没了,不敢耽误忙夺门而出。

顾自瑾周边全都是七滚八落的酒坛子,他顺手捞起一个,冰凉的酒水顺着脸颊洒下。

他挣扎着扶着桌腿起身,因为醉酒力气没掌握好,照片瞬间滑落,他目眦欲裂,当即伸手去捞,可——

“咔嚓”。

是相框落地的声音。

顾自瑾浑身僵住。

他不敢置信的垂眸,看到了相片因为陈旧摔出画框,碎成了几片,那人也……

他高大的身形经受不住般晃了晃……

恍惚间。

他似乎看到那人又立在了他面前,一双细长柔软的手指交错的掩住嘴唇,笑的眉眼弯弯。

“又喝这么多酒呀。”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