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8章童言

农家女的富贵田园

无语可叹 著

连载免费

上辈子全身瘫痪了二十多年,就算她学识再高,就算她身价再好,也抵御忍不住她想一个和健康的身体。再睁开眼,她居然回到了一个历史不不存在的王朝!原主但是复活的?一门心思只想娶前生错过了的秀才少年?这让苏糖疯狂吐槽不己,你说你一个复活的大boss,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一门心思只想嫁出去呢?你那心肺损伤,常年干咳的爹无论了?你那性子娇弱,面团似的娘切记了?除了那个可爱的的,却瘦瘦小弱弟弟不想了?啊……好吧,那就她来了,哪里还能这么脑子不很清楚?最主要的是,这辈子她有一个和健康的好身体!啊,又能蹦,又能跳,真是切记太高兴了!苏糖猛的睁开眼,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在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的盯着下面的,嗯,只有四五岁的小豆丁。。……

免费阅读

事情也在几天后爆了出来,苏糖是从她娘和三婶两天聊天中得知的。

只知道刘家算是完了,听说不仅把家底都掏空了,还把财产也给卖了,这才赔了赌坊银子,退还了这次几个东家的银钱。

然后,就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了。

据说刘家的老家不在安庆府,至于以后过得如何就没人关心了。

这次苏明江是最大的功臣,不仅苏老爷大伯带着谢礼前来感谢,还获得了大伯所在干货铺子的东家的谢礼。

“哎呦,这乔东家可真是实在人,这么多布匹,够我们一家做好几身衣裳了。”

乔东家就是大伯的东家,送来了三匹布,几盒糕点,还有几盒养身用的药材。

“这匹布眼色深一些,就给你做身衣服,这一匹就给老爷子还有婆婆各做一件上衣,剩下的这一匹眼色凉,就给两个小家伙各做一套衣裳。”

“那你呢?”

沈芸娘不好意的笑了笑,“你给我买的布,我还没有做衣裳呢”

“呵呵!”

苏糖吃着绿豆糕,看着傻笑的老爹,有些没眼看,把剩下的塞进嘴里,又拿了一块,拉着弟弟出去了。

真是够了,两个未成年还在么,也不知道注意一下?

“姐,去玩?”

苏启嘴里的绿豆糕回来没有咽下去,含糊着问道。

“嗯,去找你慕哥哥。”

苏糖点点头,拉着弟弟往外走,她听到隔壁有动静了,应该是慕陵川回来了。

“川哥哥?”

“嗯!”

来到慕家门口,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那里,正有一个婆子在往里搬东西,还有一个男人年在帮忙。

两个人苏糖都不认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苏糖姑娘吧,我是胡婆子,是来给少爷做饭的,这是我男人杨德,给少爷赶车的。”

说是婆子也就四十多岁,可是在这个年代都可以做祖母了。

所以说是婆子也没啥问题。

“胡婆婆好,杨爷爷好。”

“婆婆好,爷爷好。”

胡婆子笑的满脸通红,“唉,真是乖孩子,少爷在院子里,你们进去吧,小心点儿,别碰着了。”

“当家的小心点儿,别碰着孩子们了。”

杨德老实的点头,“我小心着呢!”

苏糖拉着苏启不好意思的进了大门,这才舒了口气,真是太热情了。

“来了?”

“川哥哥?”

不等苏糖开口,苏启兴奋的朝着慕陵川跑了过去,满手的点心碎沫也就因为他的拥抱,沾到了慕陵川的长袍的腿部位置。

“哎呦,果果,你把衣裳弄脏了。”

苏糖赶紧把人给拽来,只是已经晚了。

苏启也慌忙拍打,见到弄不干净,就仰着小脸,萌萌的说道,“衣裳脏了,姐姐洗!”

说完还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开心的拍着小手,别提多欠揍了。

真是坑起姐来一点儿都不心软!

呵呵!

“臭小子,姐姐白疼你了。”

慕陵川失笑,声音中都带着笑意,“正是因为与你亲近,这才闯了祸,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啊!”

好像还真是这个样子的?

啧!

“绿豆糕。”

苏启立马就被苏糖手里的绿豆糕给吸引了,伸手就想要。

“给你,小馋猫!”

苏启接过绿豆糕就吃,还学苏糖说话,“馋猫!”

慕陵川目光落在苏糖的笑脸上,“家里发生事了?”

“你知道?那两个送我爹回来的是不是你?”

慕陵川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看了眼慕忠就往书房走去。

慕忠会意,露出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果果,忠叔带你去看小鸟好不好?”

“鸟?”苏启歪头一想,伸出指头指着天空。

“不是,是你川哥哥带回来的小鸟。”

“川哥哥的鸟?”

嘴角抽搐的慕忠:……

忍着笑的苏糖:……

正在进屋的慕陵川:……

“咳,走,看鸟去!”

苏糖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目光却忍不住往某个而你身上瞄。

“哎呦!”

苏糖捂着额头哀怨的瞅着打她头的慕陵川。

“非礼勿听!”

“啧啧,真是小古板!”

苏糖撇撇嘴,咕哝一句就把这个话题揭过了。

“你还没告诉我,是不是你让人把我爹送回来的?”

慕陵川摇头,让苏糖有些意外,“不是你?”

“是忠叔看到的,他让人把苏叔送回来的,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哦,那我待会儿谢谢忠叔去。”

“嗯!”

“咦?又有新书了?”

苏糖目光一亮,也不跟他见外,就从他的书架上拿下来两本没看过的书。

“是两本游记?”

“嗯,写的是关于北疆的。”

“北疆不是大秦国的边疆?会打仗吧?”

“嗯,近几年时不时的会发生几次小规模的战争。”

“生活在北疆的人,可真伟大。”

“嗯?”

“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却仍然是坚强的生活在那里。”

慕陵川眉梢一挑,没想到小丫头还有这个认识。

“有机会我真想到处走走,看看这大秦的山水风景。”

“有什么好看的,真要让你出远门了,也许你就舍不得家了。”

苏糖想着现在的土石大路,和她前世的水泥路是不一样的。很是认同的点点头,“这倒也是,就算我不怕吃苦,我爹娘也不舍不得我啊!”

“苏叔叔没事儿了吧?”

“早没事了,只是刘家的事不解决完,也不敢去镇上,万一被愤怒的刘家人撞到了,还不得再挨打一次?”

好在刘家人已经离开三河镇了。

“现在放心了吧?”

“嗯,我爹这几天都闷坏了,要抄的书早就抄完了,早就想去书铺换书了。”

“苏叔叔的性子还是比较能沉得住气的。”

“少爷,东西都收拾好了,当家的要回去了,少爷有什么吩咐的吗?”

慕陵川起身出了书房,苏糖也跟着出来。

“辛苦杨叔了,让他路上小心些。”

胡婆子笑吟吟的应声出去。

“杨爷爷不留下来吗?”

“杨爷爷?”

这是个什么叫法?

“那,杨叔?”

“嗯,杨叔和忠叔年纪差不多。”

慕陵川也没有说,这只是一种礼节上的一种称谓而已。并不是就当做了长辈来喊人的。

要不然一个奴才哪里敢当主子的长辈了?

“哇哇,姐姐?”

“怎么了?这是?”

突然,苏启泪眼婆娑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指着刚才跑过来的地方。

“鸟,果果的。”

晕,让你看着玩呢,你就想看到自己家里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