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告别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彭時也被打消了心中的壹點存念,是啊,世上沒有那種藥,從古至今都聞所未聞的。他繼續講明原委:“長孫殿下聽後心中癢癢,傳我去行館見他,向我打聽羅家神丹的事,我說了絕不可能有,他看上去並不相信。我讓他帶我去見那老婦,他又說找不到去那壹家的路了。而我心道,與其讓他懷抱著疑慮,暗暗惦記那個不存在的藥,還不如領著他來羅府逛壹逛,找不到也就死心了。”

“妳會這麽好心?”青兒撇嘴,“妳的石膏臉看上去很會撒謊的樣子。”

彭時坦白道:“我對羅東府沒有什麽好感,妳們的榮辱本來我可以冷眼旁觀,可是京城羅府是我的母族,大家的親緣太近,他日羅東府若有滅門之禍,難保不殃及我們,我不過是防患於未然,自保而已。”

霍似玉點點頭,這話聽著倒實誠,可仍問道:“為要將柴雨圖推出去?皇長孫明顯沒對她上心,誰知這麽做的下場是什麽。說句僭越的話。我瞧那位殿下有點兒喜怒無常的意思,萬壹他心事不順遂,拋下柴雨圖走了,那她在羅府住得就尷尬了。”

“有工夫擔心別人,還是多考慮考慮妳自己吧,三妹妹,妳的梅花刺若不能長久地長下去,或讓太醫瞧出什麽端倪來,那妳就只有兩條路可選,壹是去參選秀女,二是被選秀有司問罪,妳可得考慮好了才行。”

彭時勾唇道:“至於柴雨圖的事,全都是她自願的,沒有壹個人逼過她,三妹妹怪罪到我的頭上,真是好大的冤枉。她昨日來找我和弟弟,讓我們助她選秀中魁,求得可憐非常,我們才答應了幫忙。今日她又得了羅白瓊入選為東宮才人的消息,於是又來找我們商量對策,我給了她壹包瀉藥,她感恩戴德壹番就拿著走了。後來羅白瓊的情況,妳不也看到了麽,這些都是柴雨圖自己弄出來的事,而她如此行事的目的,妳得親自去問她才好,我跟她不熟。”

霍似玉默了默方又道:“就算妳聽上去清白無辜,我的金鎖也不能交給妳,這把鎖的紀念意義早就超過了實際價值,它對我比對任要人都更有用。”

彭時從袖中摸出壹張紙遞過,笑道:“這是妳的胎裏玉的圖樣,雖然它跟妳曾經親密了九個多月,但妳壹點兒都不認得它吧。我聽說此玉神妙而靈應,有幾般說不盡的好處,它本來是屬於妳的,就像妳的姐妹壹樣被妳的小拳頭在娘胎裏攥了那麽久,卻在得見天日時,因為太過美麗而被奪走,妳難道真的忍心拋棄它嗎?”

青兒也湊過頭看霍似玉手中的圖畫,驚嘆道:“哇塞,誰畫出來的超高清圖,看上去很像壹件寶物,就跟包青天額頭上的小月亮壹樣,怪不得小逸妳天生比別人聰明,原來妳也是帶月亮的!”

霍似玉默默端詳著紙上畫的那塊彎月形美玉,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用手去觸摸時,她似乎從紙面上感覺到了那種溫潤的玉石的質感。不知是不是被彭時的話語蠱惑住了,她對紙上的那塊兒玉玦生出幾分歉意,壹別十多年,新主人有沒有好好愛惜它?

彭時介紹說:“我曾親眼目睹過那玉壹次,初見時也只是尋常視之,看久了卻感覺光輝瑩瑩,韻致不可方物。我還聽人說,那玉會自己改變形狀,幾年之中,它從彎鉤形漸漸變成彎月狀,又壹日比壹日水潤,讓它的新主人十分喜愛。”

“新主人是誰?”青兒吧唧嘴,“小逸,咱們叫齊人手,抄起家夥,把自己的東西搶回來!”

彭時卻要求道:“金鎖給我,我就說出那玉的所在,以示我的誠意,且就如我方才所言,要妳的金鎖,我多的是方法。現在好聲好氣地跟妳談,是對妳最尊重的壹種。”

霍似玉再三摩挲紙上的那片玉,旋即嘆氣道:“要拿金鎖,妳也抵押個妳的東西吧,我聽說彭表兄妳手中掌握著三千東宮禁衛軍。就用妳的虎符來換罷。”

青兒先被霍似玉的要求嚇了壹跳,壹個女孩子的飾品,要求換壹個能調動軍隊的虎符,是不是要價太狠了?不可能答應的吧。

而彭時略壹猶豫,探手去拆自己的腰帶扣,拆開後從玉帶夾層中摸出壹朵三瓣琥珀花,每瓣花瓣中都用松脂包裹著壹個小小甲殼蟲,外觀壹模壹樣,精致生動,只是三片花瓣之間有大量的空缺,似乎原來曾有五片花瓣來的。

彭時搖動其中壹瓣琥珀下來,攤在掌中給霍似玉看,並說:“不知妳從哪兒聽來的我有禁衛軍虎符的事,這個就是虎符了,可長孫殿下並未全權授予我禁衛軍兵權。此花原有五瓣,我得三瓣,殿下壹瓣,禁衛軍統領有壹瓣,根據琥珀瓣的數目,能調動禁衛軍的數量和方式都有很大不同。妳真想要這個做抵押,給妳壹瓣在手中,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這裏面牽涉著東宮、皇宮乃至整個京城的安危,連我彭家的身家性命,亦於此息息相關。”

青兒聽他說的這麽嚴肅這麽重要,迫不及待地從他手中抓走那片琥珀制的花瓣研究,興奮地勸道:“給他換、給他換、小逸!咱們不吃虧,他的虎符殘缺了,遇到大事件不好調兵,他也吃不了兜著走!媽呀,沒想到能有幸摸壹摸古代的虎符,還以為是玉質的那種霸氣的老虎獅子,沒想到是五瓣兒花!”

霍似玉沈吟壹下,解開領口,取出並解下頸上掛著的金鎖,愛惜地摩挲兩下,又用針戳開機關,將每個小匣子裏的雜物都倒在帕子裏,再檢查壹邊方遞給彭時,警告說:“遵守妳的承諾,半年內妳不來還我,我就下帖子去東宮找長孫殿下‘談談心’了。”

彭時接過金鎖擺弄兩下,輕笑道:“三妹妹妳有本事進東宮的第壹道門檻,我就寫個‘服’字給妳。”

霍似玉挑眉,哼道:“壹言為定,到時妳莫後悔才好。”

彭時狐疑了壹下,終是不再開口,半晌後他說:“長公主府,仙草郡主,是那塊月牙形胎裏玉現在的主人。我不能保證壹定找得回,剛剛那麽說只是壹個討要金鎖的借口。”不等青兒二人發怒,他又說道,“我會盡量按時歸還金鎖,屆時假如不能給妳找回玉玦,我便用其他方式補償給妳,算是壹場公平交易了吧。因此,我的虎符妳們壹定要仔細保存,琥珀是松脂化石而成,不能暴曬,也不能近火,假如妳家失火了,妳第壹件要搶救的東西就是它,切記。”

“我呸呸呸!妳家才失火,有這麽咒人的嗎?”青兒唾沫星子飛起來。

彭時轉身揮別,往另壹個方向走去,並笑道:“治腳傷壹帖見效的方子,我也知道,只是不想讓長孫殿下太早恢復,因此配藥的事就交給我吧,總不會讓殿下挑出妳的錯處就是。”

彭時走上小徑,和迎面過來的丫鬟打扮的人差點撞個滿懷,幸而他撤步轉身得早。略壹皺眉,他用輕功快速跑開了,留下壹句,“選秀的事很麻煩,妳自己當心。”

霍似玉只顧著制止青兒用牙去咬那片琥珀花瓣,教育她說:“有些化石可能有毒,不能亂放到嘴裏。”此言嚇了青兒壹大跳,剛要放聲咋呼,壹旁的那名差點摔倒的丫鬟卻先壹聲咋呼了出來:“小姐!有兩個事要給您匯報壹下,您先聽好的是壞的?”

“選中什麽了?”霍似玉斂眸道,“把氣喘勻了說清霍,蟬衣現在人在哪裏,誰帶走她了?”

柳穗做個深呼吸,告訴她們:“妳們剛走不久,就有兩個嬤嬤過來桃夭院,說什麽府裏在挑丫頭,挑了好的去服侍柴小姐,所有的壹等丫鬟都得去選。蟬衣當時就納悶,羅府沒有明確分工安排的丫頭,少說也有壹百多,從那裏面挑就是了,絕沒有動小姐近身丫頭的道理,柴小姐用著也不舒坦哪。可來叫人的那嬤嬤態度惡劣,說四小姐身邊的冬青玉竹等都配合去了,桃夭院也沒有特赦能不去,我們也爭辯不過,於是蟬衣薄荷也就跟著走了,從那就沒再回來。我剛剛上福壽園外打聽,才知道她倆全都被選中了。”

青兒先氣炸了,叫道:“放他們的屁,蟬衣根本不是羅家丫頭,選個毛線呀!是誰張羅的這事,分明就是故意跟妳作對呀小逸!怎麽孫湄娘滾粗了,羅家還有人跟妳過不去?兩個貼身丫頭撥去給柴雨圖,這是存心剝削妳呀!”

她這個猜測很有依據,因為幾十個壹等丫鬟裏挑七八個,卻有兩個名額落在蟬衣薄荷頭上,指向性太明確了。未等柳穗再吐情報,霍似玉卻先笑起來了:“我大概猜到是誰做的這件事,也知道她的目的了。這是將蟬衣她們扣成人質,要我抱著竹哥兒去換呢——竹哥兒他娘想兒子了。最近羅家裏壹次翻覆,董氏她什麽都沒費心,就憑空撈到了好差事,從管幾十上百兩的中庭花木的小管家婆,壹躍成了臨時的當家主母,也難免她自我膨脹,找不著北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