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6章 吃糖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許如玉是真沒有把沫兒當外人,因此邊招呼沫兒吃點心,邊和夏壹鳴說話。

“我便盼著妳出去松散松散。我們從前在鄉下的時候,妳過得倒比現在暢意些。我連續在想,我把妳母親的事兒報告妳到底對不對。當初皇後娘娘便讓我端莊,我卻聽不進勸,總覺得……”

夏壹鳴道:“娘,您做的對,我不想被蒙在鼓裏。我也沒有不暢意,只是我長大了,不能像從前那般調皮,您不必擔憂我。”

其實他連續沒忘掉母親,只是在鄉下生活久了,許如玉待他如親生骨血,他感覺到了不壹般的溫暖,似乎和過去分裂。

現在他又想起來了,想起了沒有伴隨他許多,為了他連續苦苦掙紮的親生母親。

有些事兒,不該被忘記;有些付出,不該被虧負。

那是他的親生母親,他總不能連續讓她苦苦支持。

他經是個男子,他要擔起自己該累贅的義務。

許如玉想事兒容易,歷來沒有真正了解過這個自己養了好幾年的“老邁”,聞言松了壹口,道:“那大概我異想天開了。妳爹也這麽說我。”

沫兒壹雙水眸好奇地在子母兩人之間踟躕,聽得似懂非懂。

夏壹鳴倏地笑著看過來,指著許如玉懷中的貓道:“我去挑這只貓的時候便想起了妳。妳看,妳們的眼睛是不是很像?”

沫兒楞了下,隨便氣得表情通紅,站站起來便往外走。

把她和壹只貓比?他是不是有弊端!

他不曉得“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嗎?如果不是因為楊忌許如玉,她適才便能壹巴掌甩過去。

“哎,哎!”許如玉匆忙從榻上站起來,邊穿鞋邊對呆楞的夏壹鳴道,“還不趕緊追出去回答壹下!妳也是,怎麽能這麽說話呢?沫兒連續很隱諱這件事兒。”

夏壹鳴道:“我覺得她的眼睛最好看,並無嘲諷誹謗她的意圖。”

見他站在原地壹動未動,許如玉都快急瘋了:“等等說那些,妳先把人追回來啊!妳看這事兒鬧的!”

沫兒氣沖沖地回了宮。

她討厭死夏壹鳴了,以後他再好看,她都毫不多看壹眼。

楊玉見她興沖沖而去,氣沖沖回來,內心還覺得很奇怪。

她給薛魚兒壹個顏色,後者立馬心照不宣,笑哈哈地挨著沫兒坐下道:“這是誰惹妳了?娘娘把出去玩的機會給了妳,妳還這麽不高興。那下次讓我去!”

沫兒扭過身子不吭聲,最做作的神態。

薛魚兒喊隨著她的宮女,半天後才清楚事兒委屈。

“妳做得對!”薛魚兒怒氣填地道,“這個夏壹鳴要麽壞,要麽蠢。總而言之不是好的,以後都不要理他。”

月見道:“魚兒姐妳快別火上澆油了,這中間是不是有誤解?我怎麽覺得夏少爺他不是如此的人?”

秦謝舟連續沒有給夏壹鳴官職和爵位,因此現在他也或是平民身份,只能稱號壹聲“少爺”。

楊玉道:“行了,等如玉來了我問問她到底怎麽回事。要是夏壹鳴真這麽欺壓人,我讓他給妳道歉道歉。沫兒,妳別氣了。”

沫兒哼了壹聲,或是氣沖沖的。

沒過多久,宮女在裏頭道:“娘娘,夏少爺求見。他說到這裏見您於禮分歧,因此在宮門口等著;他說和沫兒姑娘之間有些誤解,想請她撥冗相見,把誤解回答開。”

沫兒表示沒有誤解,夏壹鳴便不是善人!

楊玉看著沫兒的炸毛神態,內心想著她現在的確像壹只貓。

夏壹鳴便是情商太低,因此說出來的話讓沫兒如此惡感。

其實貓,不是可愛的動物嗎?

薛魚兒擼起袖子道:“走,沫兒,我們去見他。我今日倒要聽聽,他能怎麽說出個花來。”

楊玉笑罵:“妳怎麽不協助勸架,還生怕打不起來的模樣?沫兒,妳自己去吧。如果是內心不舒適,便狠狠地罵;要是覺得他態度誠懇,也得饒人處且饒人。”

生氣的是沫兒,那最終決意原諒大約不原諒的還得是她自己。

雖說楊玉覺得其實這件事兒沒什麼,或是尊敬了沫兒的憤懣感情。

沫兒這才點點頭,不情不肯地出去。

夏壹鳴長身玉立,站在宮外樹下,臉上帶著樸拙歉疚的神態。

瞥見沫兒,他長揖到底,道:“沫兒姑娘,我沒有惡意。我是真覺得妳這雙眼睛好看……我如果是說謊,便讓我天打雷劈。”

沫兒:“……”

她也不需求他發這麽重的誓詞啊!

她也不想那麽容易放過他,便作勢往天上看,又做了個劈下來的動作。

夏壹鳴:“……我不怕,因為我不心虛。”

沫兒哼了壹聲。

夏壹鳴又道:“沫兒姑娘,我不曉得別人怎麽看妳,在我眼中,妳真是極美的。”

沫兒表情微紅,很快又造成了不屑。

魚兒姐姐說過,油頭滑腦的男子,不可能靠。

夏壹鳴繼續道:“今日偶爾惹怒姑娘,其實罪不容誅。他日我計劃禮品再來向姑娘請罪,到時候壹定讓姑娘滿意。”

沫兒眨著眼睛,似乎在問,“什麼禮品?”

“我回來想想,”夏壹鳴好性格地道,“要連續選到姑娘滿意的禮品為止,姑娘意下如何?”

沫兒傲嬌地昂開始,表示“這還差不多”。

她便看在他態度不錯的份上,勉為其難地暫時饒過他吧!

夏壹鳴笑道:“或是讓沫兒姑娘先請。”

沫兒轉身子態輕快地離開。

沫兒回來後,隨著的婢女便把兩人扳談的大約內容說了。

薛魚兒道:“嘖嘖,還沒看出來,這小子很會哄人的嘛!這麽壹來,他多來幾次,便在沫兒眼前混臉熟了。”

沫兒表示她才不會那麽容易被收買呢!

等她出去後,楊玉和月見說話的時候還說:“其實如果夏壹鳴稀飯沫兒,我也樂見其成。我總不能把沫兒留在身邊壹輩子,我娘每次提起她,也是垂憐又憂愁。”

沫兒的婚事的確是壹件難事。

壹來她長成如此,許多人都承受不了她的眼睛;便算豐年輕男子能承受,也要思量世俗和家庭的壓力。

二來她是衛虎東的私生女,許多人會擔憂娶了她被皇上打壓,在眾人眼中,如果不是楊玉還得秦謝舟敬服,衛家生怕現在經全部被誅殺。

受室便求門當戶對,誰能承受沫兒?

也不能全部說,沒有人喜悅娶她,那些破落戶兒,空空如也的,或是很喜悅為了攀附楊玉和衛夫人娶她的,如此赤果果僅有合計和長處的,也不能讓人安心便是。

沫兒經十七歲了,再不嫁人,挑選局限會越來越窄。

楊玉覺得夏壹鳴合適,是因為他孤身壹人,沒有人會對他比手劃腳;而且他出身高貴,後來又被許如玉撫育了這麽多年,看得出來人品也規矩。

最重要的是,他能承受沫兒,而沫兒也不討厭他。

月見道:“是啊,如果夏少爺真能和沫兒姑娘喜結連理,不失為壹樁美事。”

“現在也便是我自己胡亂想的,”楊玉笑著道,“亂點鴛鴦譜的事兒,我們或是不做了,全部天真絢麗。”

她抽空要和沫兒談壹談關於戀愛的那些事。

——可以享用戀愛歷程,勇敢去測試;碰到問題配合辦理;辦理不了……沒有牽強,好聚好散。

嬌嬌生辰這日,大河早早便帶著完好去了。

在周嘉懿越大越討狗嫌的對比下,也因為嬌嬌自己其實太靈巧體恤,嬌嬌在家裏的地位逐漸上漲,連周疏狂現在都成了愛女狂魔。

雖說不是整生辰,只因為嬌嬌出門的時候被人說了壹句“爹娘都是泥腿子,還真當是周家親生的”,周疏狂便發狠要大辦,讓嬌嬌眉飛色舞,因此這日周府轂擊肩摩,最熱烈。

嬌嬌穿著壹身嶄新的粉衣,更襯得她冰雪可愛,雙丫髻最靈活,含著兩汪水的黑亮眼睛,正站在門口左楊右盼,等著大河到來。

周嘉懿帶著壹群男孩子從屋裏沖出來,喊著要去花圃“觸碰”,都走出去好遠,才想起嬌嬌今日是壽星,問:“嬌嬌,妳要不要跟我們去?”

娘最近總說她不帶嬌嬌玩,周嘉懿表示很委屈。

她倒是想帶,嬌嬌不稀飯她玩的那些啊!

周嘉懿活得像個假小子,天天上樹下河,舞刀弄棒,人生目標便是做個女將軍。

嬌嬌文文弱弱,乖靈巧巧,完全不是壹路人啊!

周嘉懿心疼mm,她太毛糙,因此疼不到點子上。

嬌嬌擺擺手,笑盈盈地道:“姐姐,我不去。妳當心點,別跌倒了……”

她從內心覺得,自己比周嘉懿大許多,因此對她都是寵溺的,擔憂的……她不會和後者爭寵,關於周疏狂經是的偏幸也沒有太多感覺。

周嘉懿如此光耀陽光,壹根直腸子的性格,她最稀飯。

周嘉懿只聽她說不去,便經帶著壹群比她高的少爺們,風壹般地跑沒了。

嬌嬌放下懸在半空中的手,笑著搖搖頭。

“妳在這裏幹什麼?”大河的聲音響起。

嬌嬌眼中立馬迸出驚喜之色,回頭往左側小徑看過去,“太子哥哥,妳怎麽從那兒來了?”

旁邊連著的是條清靜的小徑,除了下人,很少有人走。

大河左手牽著完好,右手提著壹盞琉璃燈,造型精致,雕工華麗細膩,周身鑲滿了寶石,流光溢彩,是小姑娘最稀飯的絢爛。

嬌嬌眼睛盯著上頭便挪不開了。

大河過來把琉璃燈塞給她,口嫌棄:“從這裏走更近。便曉得妳稀飯這些玩意兒。也不曉得是誰給我送的,我怎麽可能稀飯這種東西!”

嬌嬌住琉璃燈:“我稀飯,我稀飯,感謝太子哥哥。”

完好看看嬌嬌,又看看大河,臉上露出驚奇之色,歪著頭問:“買?買!買!”

這是買的,為什麼哥哥要說別人送的?

母後報告過他,花銀子那叫“買”,他懂啊!

大河表情頓時僵住,隨便如果無其事地在他腦殼上輕輕拍了壹下:“便曉得買糖,吃糖吃多了牙不長了!讓妳說話連續漏風!”

嬌嬌看他神態便曉得他心虛了,略壹想便清楚過來,這琉璃燈是大河特意為她買的,內心像灌了蜜壹般甜。

她的將軍便是如此口不應心,前世也是,他給她送狐裘,便說隨手打了幾只狐貍,聚沙成塔,他得打多少只狐貍啊!

她身子不好,他特意去雪山之巔尋雪蓮,回來凍傷了臉,她心疼地掉淚,他便說他是去追擊仇敵。仇敵要是往那邊走,不是自尋末路嗎?

嬌嬌前世那麽笨,都能戳穿他的謊言;這壹世她又怎麽發覺不出來?

如此的謊言,只能讓她覺得,面前這個人,什麼都沒變。

她怎麽能這麽走運和美滿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