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8章 奉养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大河打斷她的話,道:“是子陌察覺這婢女的異常,這婢女應該是南疆的細作。”

眾人壹聽這話,都下意識地以後退了兩步。

連皇後娘娘都能擄走的南疆人,加上連續蒙著面紗,神秘莫測的南疆巫術,都讓眾人對南疆談之色變。

周嘉懿想問,她怎麽便沒察覺呢!

大河壹記淩厲的眼神掃過來,她頓時把話咽下。

沒辦法,楊子陌或是大河的,以後要借它,還得大河同意。

周疏狂看著大河把嬌嬌在懷裏蓋住眼睛,下意識地不太舒適,從他手中接過嬌嬌,壹般替她捂著眼睛,拍拍她的後背輕聲哄道:“嬌嬌不怕,爹在,什麼妖妖怪怪也不敢近妳的身。”

嬌嬌靠在他懷裏道:“爹爹在,我不怕。太子哥哥在,我也不怕。”

她的確不怎麽怕死人,上壹世,在將兵力竭險些被害的時候,她還親手殺了兩個人,熱血噴到她的臉上,她都沒無益怕過。

周疏狂聽她還不忘大河,心中未免郁悶。

完好嚇得有些傻了,站在原地壹動不動。

大河看看他,而後讓娘把他走,對周疏狂道:“周大人,借壹步說話,妳們都散了吧。沒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孤會和周大人壹起,把事兒查個水落石出。”

太子發話,眾人不管內心怎麽想的,都很快散去。

大河又號令讓人回宮中看小潮的情況——楊子陌定然是帶著它回來找母後求救了,他很清楚。

嬌嬌眼圈都紅了:“太子哥哥,小潮沒事吧。”

將軍前世愛馬愛犬,這壹世仍舊如此。

“不會有事的。”大河斬釘截鐵地道,“乖,先跟妳姐姐回來。”

嬌嬌點點頭,掙紮著從周疏狂懷中下來,“太子哥哥妳當心,爹也要當心。”

她沒往門裏的慘烈情況看,她的眼光卻在人群中停頓了壹會兒。

周疏狂內心摔,他為什麼要排在大河背面!

等眾人都散去,關閉了現場,周疏狂帶著大河到達他的書房。

關掉門,大河流:“那婢女應該不是南疆的人。”

空話,這還用他說!

周疏狂面色不善地道:“我貴寓所有下人,都是精挑細選,便差掘墳查祖宗八代挑選出來的。妳說會不會是南疆的人?”

大河冷靜道:“我不能讓人說,是子陌無故發瘋傷人。便便舐犢情深也不可能!”

在人命和狗的壹條命之間,眾人或是會不分青紅皂白地覺得人命大過天。

那婢女危險小潮,對把小潮當成家人的他們來說顯然無法原諒,關於其他無法感同身受的人來說,至多便是裏頭訓斥兩句。

現在那婢女付出了人命的代價,天平便會向她傾斜。

周疏狂心中對大河是激贊的,因為這麽短是時間內,大河經思量清楚了所有的事兒,連民氣都合計好了。

在他這個年紀,能換位思索,是彌足寶貴的特質。

要是他不做天子便好了,便可以把女兒許配給他了,周疏狂內心不由得想。

他面上沒有露出分毫,道:“太子殿下內心有數便行。”

他伶俐地不想往身上攬任何事兒。

大河流:“只困擾周大人和我保持相同的口風便可以,這件事兒,有的查。”

死透的婢女只是心狠,她經死了。

過後存心尖叫的人是誰,又是什麼來路,這個需求好好查查。

周疏狂眼神中露出極冷的殺意:“這件事兒,交給我便是。”

在他府裏,在如此的日子生事,真當他是泥捏的嗎?

說完話,兩人壹前壹後地從書房出來。

院外站著兩個侍衛,跪著壹個婢女,左近還站著嬌嬌。

大河和周疏狂見到這幅情景都呆住了。

嬌嬌上前道:“爹,太子哥哥,適才在那院子裏頭,我瞥見她手中有飛鏢!”

嬌嬌長得瘦小,因此視線平齊處便是眾人的手。

她也沒多留意,被其中光線閃了壹下眼睛,定睛壹看,才察覺其中壹個看熱烈的婢女,面上裝作驚惶,眼神中則難掩愉快,手裏捏著壹把飛鏢。

而後嬌嬌便被大河捂住了眼睛。

之後她連續沒有作聲,心理其實在快速地轉著。

等她出去後,立馬報告了周疏狂的親信,帶著後者不動聲色地去把人抓了。

這婢女是今日赴宴的長樂國公府的三夫人帶來的,聽說她有問題,三夫人立馬拋清:“讓周批示使即使查,有什麼問題壹查到底,怎麽處分我們貴寓都沒有建議。”

因而這婢女便被綁來,等著大河和周疏狂爆發。

大河聽嬌嬌口齒清楚卻又輕言細語地說完事兒委屈,不由得贊道:“嬌嬌做得好。妳姐姐天天咋咋乎乎,其實什麼心眼都沒有。倒是妳,心細如發,碰到如此的事兒也沈著鎮定。”

嬌嬌笑得眉眼彎彎。

將軍褒揚她了,她也能給將軍幫上忙了!

周疏狂哼了壹聲,內心想,這不是由因而他女兒嗎?

大河看著垂頭跪在地上的婢女,道:“妳叫什麼名字?”

婢女垂頭違抗,並不說話。

“我要看她的臉。”

雙方的侍衛立馬擡起婢女的臉。

周疏狂瞇起眼睛周密調查,卻察覺這是壹張乏善可陳的臉,並無什麼特別之處。

也對,如此的人能力做細作,特點太的人,容易露出。

大河卻盯著她的眼睛,半晌沒有說話。

嬌嬌看著他如此,便有壹種前世今生交錯的感覺。

如此的將軍,是有察覺的將軍……

大河很快擺擺手道:“把她押解到宮中。周大人,困擾妳多派人手照管護送。這位,很重要的人物呢!”

話音剛落,被迫跪著的婢女眼中,倏地迸出冤仇的光線。

這感情太粘稠,導致她壹張臉都隨著歪曲起來。

大河輕笑,勾起嘴角嘲諷的微笑和秦謝舟千篇壹律。

他說:“表姨母,我們又晤面了。看起來妳是忘掉了我,我卻沒有忘掉妳呢!”

“祭姜。”大河喊出她的名字,神采清靜,“妳太自大了。”

聽到這句話,祭姜眼中極快地閃過悔恨和震悚。

後悔的是,她沒有聽司馬仲徹的,自己獨斷專行,自大地來刺殺太子,卻不想折戟沈沙;震悚的是,大河這句話,是猜到了她貪功冒進?

“妳以為妳不說話,我便猜測不出來妳的身份了?”大河說這話的時候口平易,半點沒有因為察覺而沾沾自喜,“我能認出妳的眼睛。而且如果不是妳,在被抓到的時候便經尋短見了。”

嬌嬌重要地抓住大河的衣角,“太子哥哥,妳當心。”

她畏懼,前世落空他的陰影連續籠罩在她心頭,便便重生都沒有驅逐過。

大河這邊壹有打草驚蛇,她便心驚不。

特別是南疆,她簡直不能聽到南疆、司馬仲徹這些人的任何信息。

壹日不把他們壹掃而空,她便難以心安。

現在,便便她榮幸察覺了祭姜的陰謀,她也沒覺得多高興,只覺得後怕和惶恐。

如果她沒及時察覺呢……那些藏在暗處沒有被察覺的正在醞釀的陰謀呢?

“她也不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大河輕輕拍了拍嬌嬌的手以示撫慰,“如果南疆那麽可駭,他們現在怎麽又只能呆在暗處蠅營狗茍呢?”

說白了,所謂南疆巫術,真有神奇之處,絕大部分,或是用來唬人的。

“先把她送進宮裏。”大河如是說。

祭姜是自豪的,她大約還覺得司馬仲徹會來救她,因此這時候也沒有摒棄生的希望。

“路上不能松開她,不管她說什麼。”大河流,“把她的衣裳鞋襪全脫了,頭發也解了,身上所有能藏東西的地方都審視壹遍。”

“妳敢!”祭姜表情頓時變了,倍感羞恥地道。“妳這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拉下去。”大河面無表情地道。

嬌嬌倏地有壹種極端熟識的感覺。

上壹世,有壹個極美的舞女隨著皇上的犒戎行伍壹起到達軍中。

那舞女生得極端妖媚,眼波流轉之間,滿滿都是風情。

犒軍宴將軍不肯帶她去,她內心不安,那壹次便沒有聽話,偷偷去看了。

同為女人,她也震悚於對方的美貌,再看看平庸,心中升起了深深的自卑和危急感。

她回來之後便悶悶不樂,乃至想到了將軍會因為稀飯她,而把自己攆走,不曉得在被子裏偷偷哭過多少次。

將軍後來的確把人留下了,嬌嬌的魂兒都丟了。

她想好好闡揚,又覺得自己憑什麼和那樣的女人人爭寵?

這個女人人,聽說經是奉養過皇上呢!

越是心境忐忑便越失足,她丟魂失魄,奉養將軍的時候屢屢失足,以至於將軍後來都有些生氣。

她暗自垂淚,乃至想過不告而別。

她不敢打聽那女人的事兒,只能默默慰籍自己,將軍逐日不管多晚都還會回來覺,她便裝作什麼事兒都沒有發生過好了。

沒想到,倏地有壹日,將軍便讓人把她喊去大帳。

她歷來沒有去過那邊,當時將軍議事的地方。

她心中的忐忑不問可知,乃至想著,是不是將軍聽信了誹語,要爆發她?

她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將軍的事兒,她可以把心取出來給他看。

她乃至覺得,不要謀殺自己,不要他背上殛斃之名;他厭棄了自己,她可以自行了斷。

她忐忑地隨著將軍的長隨進大帳,卻察覺大帳裏都是將軍的親信和幕僚。

她下意識地地想要退出去,卻聽將軍道:“進入奉養。”

奉養?

這麽多人在,她怎麽奉養他?

嬌嬌內心忙亂不,習慣聽話的她或是上前,遲疑再三,上前用粉拳輕輕替他捶著肩膀。

下壹刻,她便挨了罵。

“沒瞥見我在議事嗎?到邊站著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