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0章 逼供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她不能反面沫兒提這件事兒。

沫兒曉得後比畫著問楊玉:“妳們會殺了她嗎?”

這是她的殺母殺姐敵人,因此沫兒不想放過她,想讓她血債血償。

楊玉點點頭:“暫時不會,可能還需求她做誘餌釣大魚,最終壹定不會放過她。”

沫兒表示那便行。

她是很想報復,還得為大局著想。逝世的人經始終不能再回來,她得為楊玉想。

薛魚兒等沫兒不在的時候偷偷和楊玉道:“娘娘,我冷眼看著,覺得夏壹鳴似乎稀飯上沫兒了。今日送件東西,了解送壹件,這小子要是沒有壞心,我把腦殼擰下來給完好當球踢。”

完好盯著她的腦殼,頗有種爭先恐後的感覺。

楊玉笑道:“這小子,眼睛滴溜溜地轉,很快便會學話了。以後有什麼話,不敢在他眼前說了。”

薛魚兒道:“您別打岔啊!我看沫兒也挺稀飯他的,每次他來送東西,她裏頭上抉剔,實際上還挺期待他來的模樣。我便怕這個傻孩子,被仨瓜倆棗騙走了。”

“妳沒聽我娘說,如果是,她也樂見其成嗎?”楊玉笑道,“少費心。要是有當時間,想想事兒。”

薛魚兒直翻白眼。

楊子陌被下了藥的事兒,只用了不到兩天便查清楚了,是往宮裏送肉的關節出了問題。

等追到首惡,才察覺他經被殺人滅口。

秦謝舟和楊玉都清楚,這是司馬仲徹發覺了。

也是,嬌嬌生辰那日,祭姜被抓,死了個婢女,這些事兒都瞞不住人。

司馬仲徹那般狡猾,能猜到背面的事兒也不讓人驚奇。

楊玉內心有些挫敗,面上並無表示出來分毫。

秦謝舟那兒審問祭姜的進度她也連續沒有過問,想想,大約也是沒有什麼希望的。

楊玉和從前壹般,仍舊照楊幾個孩子,和衛夫人、許如玉說說話,日子過得逍遙安逸。

這天夜晚,秦謝舟倏地和她說了壹件事兒。

楊玉驚奇:“鄭錫要見我?”

這個名字,經很久沒有在她這裏察覺了。

秦謝舟登位之後,他們這些前朝舊臣的身份問題也算辦理,可以光明正直地做人了。

楊玉在山上住的那段日子和鄭錫他們相處得很愉快,因此雖說她有些奇怪,也很喜悅見他。

秦謝舟道:“這件事兒要從妳回宮失憶提及。”

楊玉:“……”

那也有點長遠了吧,完好都這麽大了。

秦謝舟繼續道:“聽說妳落空印,鄭錫他們都很發急。鄭錫覺得法海巨匠那邊有能贊助妳的東西,因此便請辭回來了。”

楊玉道:“法海巨匠的東西,之前不是都修理過了,還送了我壹些嗎?”

“鄭錫覺得沒有修理完,也是想幫妳再找找希望,因此這兩年,他連續留在山上,周密整理法海巨匠的遺物。後來曉得妳恢復印以後,他正整理了壹半,因此幹脆繼續整理下去。”

如果是從前,秦謝舟提及這段可能有些吃醋。

他曉得鄭錫對楊玉是有好感的,所做的這些也並不是僅僅因為感恩。

現在,他便沒有那麽多生氣的動機。

真心對楊玉好,他並不覺得無法承受,他感恩。

楊玉道:“他是不是察覺了什麼?”

“嗯。”秦謝舟道,“他說他察覺了法海巨匠之前的手劄提起了妳,還找到壹些東西,想要劈面交給妳。”

“哦,那便見見吧。”

楊玉和秦謝舟壹起訪問了鄭錫。

鄭錫或是從前那樣,險些沒怎麽變,他恭恭敬敬地呈上壹對用紅繩系著的玉佩,道:“皇上,皇後娘娘,這本是壹塊雙魚配,後來從中間壹分為二。法海巨匠在手劄中說,想把這對玉佩送給您二位。後來不曉得是忘了或是沒有來得及,並無送出來。此次我重新整理巨匠遺物找到了,因此想親手交給皇上和娘娘。”

月見從他手中接過玉佩,呈到兩人眼前。

玉佩通透瑩潤,雕工精深,兩條小魚宛在目前。

這還不算什麼,最讓人驚嘆的是,其中壹條小魚是橘血色,摸上去是暖的;而另壹條冰藍色的小魚,摸上去是涼的。

楊玉驚嘆不:“這是壹塊玉佩?”

“是。”鄭錫道,“這是前朝舊物。”

楊玉不曉得為什麼,壹看這對玉佩便最歡喜,看看秦謝舟後道:“大哥,我們收下吧。我稀飯這玉佩,妳壹塊,我壹塊。”

鄭錫道:“有些巨匠留下的手劄,我想如果巨匠在,也喜悅交給娘娘。巨匠生前對娘娘贊不閉口,視娘娘為往年交。”

楊玉點點頭,眼中暴露懷想之色,“後來巨匠連續喚我‘小友’,其實我又何德何能?”

“娘娘過謙了,您是巨匠的救命恩人。巨匠臨終前還說,有生之年看到我們這些跟隨他的人獲得復活,他死亦瞑目。”

說到這裏,鄭錫難掩激動,撩袍跪下道:“皇上、娘娘對我等恩同再造,今生不敢忘掉。”

秦謝舟淡淡道:“妳當曉得,朕為什麼寬恕妳們。是因為皇後心軟,朕至多愛屋及烏。”

“是,娘娘恩德,我等世世代代必銘刻於心。”鄭錫重重叩頭。

等他離開後,楊玉盤弄著兩條小魚,道:“大哥,這真是壹對法寶。”

“審視過了?”秦謝舟不安心便是地問,“有無東西?”

楊玉笑道:“大哥妳這是草木皆兵了。鄭錫或是信得過的,我看了,沒疑問。”

她站站起來,伸手先把冰藍色那條給秦謝舟戴上,塞進衣服中;而後秦謝舟接過橘血色那條,替她戴上。

楊玉樂滋滋地道:“可能這是法海巨匠放在身邊許多年,聆聽佛音也生了佛性的好東西。我戴著之後,覺得莫名心安。”

秦謝舟其實沒有任何感覺,見她歡喜,便也隨著歡喜。

楊玉翻閱了法海巨匠留下的手劄,認真地報告秦謝舟:“巨匠可有言在先,這東西戴上了便不許摘下來。妳可得聽話。”

秦謝舟哭笑不得:“棠棠什麼時候變得神神刀刀了?”

“寧肯信其有嘛!這是壹對兒,寓意不壹般,以後我們都不摘了。”

“聽妳的。”

小潮傷勢逐漸好轉,經能慢慢走路了。

這時候楊玉才獲得祭姜的信息。

她是聽周夫人說的。

周夫人帶著嬌嬌進宮來陪她說話,提及嬌嬌,她難掩自豪之色:“念書先天是極好的,認字比姐姐都多,學得快,又肯下工夫。”

嬌嬌被她誇得有些心虛。

她歷來都不是伶俐人,前世基本在那邊。

她也不想如此顯山露水,她發急學醫進宮,只能裝作念書最有先天。

“這孩子還說想要學醫,遙遠像娘娘壹般宗師回春。”周夫人性,“說不定將來還得請娘娘指點她呢!”

楊玉笑道:“是嗎?那嬌嬌好勤學,遙遠長大如果還想學醫的話,我收妳為徒。”

她朋友,險些便沒有人對醫術感樂趣。

她冷眼看著,薛魚兒和沫兒都是膽大的,這倆人都經反應回絕學醫,弄得她也很郁悶。

楊玉乃至和秦謝舟說,“莫非要我自己生個女兒繼承衣缽嗎?”

大河要學的東西太多,不會有精力投入;完好……傻呵呵,蠢萌蠢萌的,面前還看不出什麼特別來。

因此聽說嬌嬌對醫術感樂趣,楊玉是高興,並且想好好策動她。

嬌嬌心中最激動,覺得自己想得是對的,她離大河又近了壹步。

前世她蠢鈍,讓將軍壹個人在感情裏跋山涉水;這壹世,換她不懈起勁,向他湊近。

周夫人看了嬌嬌壹眼,後者總覺得這個眼光語重心長,險些不敢擡頭。

嬌嬌想,她娘是不是看破了她的心理,因此存心來幫自己探探口風的?

如果那樣……她這麽不孝敬,娘卻為她想。

嬌嬌慚愧得險些無地自容。

周夫人又換了個話題,道:“祭姜那兒,我聽我家老爺說,連續沒有什麼希望。她只說要見您……”

秦謝舟不松口,壹味去壓周疏狂,讓他逼供。

祭姜便說要見楊玉,不然壹個字都不會說。

周夫民氣疼周疏狂如此為難,因此特意來和楊玉說這件事。

楊玉也曉得,因此其時並無說什麼,等夜晚的時候才問秦謝舟。

“大哥,祭姜想見我?”

“妳怎麽曉得?誰在妳耳邊嚼舌根子了?”秦謝舟道,“我不想讓妳見她。”

“怕她兇險我?”

秦謝舟悶聲道:“有這方面的原因,主要是,我不想妳見南疆的人。”

楊玉:“……我都恢復印,妳還怕什麼?”

“不怕什麼,便是內心不舒適。”

楊玉哭笑不得。

她摸索著道:“大哥,我去見見她吧。妳不安心便是的話,便陪著我壹起去。我們總是如此被動防守也不是辦法,我想看看能不能從她口中套出什麼話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