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2章 励志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後來衛家又屁滾尿流,那人往高處走,有些人可能便另尋出路。

誰都沒想到,衛家出了謀反之人,除了大房壹脈,其他人還能保住人命;更沒想到,衛三郎有東山再起那壹日。

衛三郎成為國公之後,面臨的衛家軍這些人,個個都經歷了差別揀選,內心惶惶,因此想要整合恢復成之前的聯合,並非壹日之功。

衛家其他幾支,內心都恨衛虎東不聽祖訓,結果惹出這麽大亂子。

壹個屋檐下住了那麽多年,兄弟情深,衛虎東對小輩也不錯,因此衛家人提起他們也心疼。

這種又恨又憐的感情,卻給不到連續在裏頭的沫兒。

在壹個碰到賴事便稀飯往“紅顏禍水”方位替男子洗白的期間,衛家的人自然地遷怒沫兒,不待見她。

衛夫人除外。

衛夫人便比他人更刁悍,更體恤女人,而且也把對衛虎東的牽掛和遺憾都寄托到沫兒身上,因此對她特別上心。

因此,沫兒的婚事,也便衛夫人能站出來主持,也需求她點頭同意。

楊玉覺得,她不會反對。

衛夫人或是很看好夏壹鳴的。

她覺得許如玉只是夏壹鳴的養母,而且性格又寬厚,沫兒嫁過去不會受氣。

生產沫兒那般,不追求嫁得多好,起碼要找壹個能真正接納她壞處的人。

夏壹鳴是個不錯的選定。

獲得衛夫人的樂意之後,許如玉歡樂鼓動地道:“我這便回來請嶽夫人做大媒去!老邁曉得這個信息,壹定高興壞了。沫兒,妳想要什麼即使說,咱家是不敷裕,妳是長媳,給妳的壹定是很女人的。”

楊玉偷笑:“妳和我年紀相配,怎麽這個婆婆做得這般自然?”

許如玉叉腰道:“我生孩子比妳早。我家老二都十壹歲了,這不也要開始尋摸說親了嗎?”

楊玉翻了個白眼:“妳發急什麼?”

她也不由得想到大河的婚事。

那是太子妃……壹定要端莊。他人家受室不賢毀三代,她家受室不賢,那是要毀宇宙的……

楊玉自然是不稀飯大河三妻四妾,而是希望他能得齊心人,白頭偕老;又曉得,沒有什麼助力,這條路他也會走得特別艱苦。

許如玉得了衛夫人的準話,眉飛色舞地回來托嶽夫人計劃提親的關聯事宜了,而楊玉則認真地和秦謝舟探討起大河的婚事來。

“大哥,妳怎麽想的?”

“我沒想過。”秦謝舟刮刮她的鼻子,“妳怎麽費心那麽多?他此時都這麽有主張,遙遠莫非受室的事兒還不能自己決意?”

楊玉驚奇:“如果他太子妃,良娣良媛……等等這些都想要怎麽辦?”

秦謝舟漫不經心道:“那便要。”

他的兒子,莫非還要不起幾個女人嗎?

楊玉差點被口水嗆死,連連擺手:“不可能,我不可能。”

秦謝舟哭笑不得:“大河娶親,妳有什麼不可能的?”

“將來她們爭寵必定也能爭到我這裏來。”楊玉撇撇嘴,“我煩。”

“當時候我早便帶妳雲遊四海去了。”秦謝舟哈哈大笑。

時價午時,他們要回來用膳午,而後下午繼續由吳防寒指點他們技藝。

酷日當空,個個走得汗流浹背,隨著的小廝上前給大河打傘,被後者不耐性地翻開。

“不必不必,別隨著孤走路,孤都要熱死了。”大河流,又看著崔鑒,“妳榆木腦殼嘛!不便那麽幾句論語,妳翻來覆去背不下來。”

崔鑒看著自己紅全部的掌心都快哭了:“殿下,我爹和我說,我是進宮陪太子殿下習武的。要是早曉得我陪您念書,打死我都不進宮!”

嶽長安沈穩,忍笑不說話。

大河哈哈大笑:“打不死,妳便得進宮。我可報告妳,如果我外公再找妳爹起訴,妳的屁股還要不要了?”

崔鑒頓時覺得皮子發緊,捂住屁股道:“不會吧!”

“都說吃壹塹長壹智,妳卻是記吃不記打。”大河鄙夷地道,“妳等著瞧。”

崔鑒住嶽長安的手臂:“嶽兄救我!”

“誰也救不了妳,洗潔凈屁股等著吧!”大河哈哈大笑道。

嶽長安不緊不慢地道:“術業有專攻,令尊也不見得非要用那麽高的規範請求妳。殿下逗妳玩呢!”

崔鑒都要哭了:“我爹能,我爹真能。我爹可虎了,完全不講道理。那巴掌,跟鐵砂掌似的!”

大河流:“妳怕什麼!其實不可能有妳娘呢!讓妳娘求情!”

“我娘也怕我爹。”崔鑒哭唧唧地道。

“那您好好念書不便得了。”

“殿下您這話便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了。您以為我不想好好念書嗎?我做不到啊!”崔鑒想起老子,頭都要爆炸了。

最後或是年紀最大的嶽長安答應替他補習,崔鑒總算不哼唧了。

幾人走著,崔鑒倏地大喝壹聲:“何處來的小賊,鬼鬼祟祟!看我不把妳打出原形!”

話音落下,他經壹躍而起,跳到了灌木叢中。

而後便響起了嬌嬌渺小委屈的哭聲:“疼,好疼……”

大河立馬候辨出是嬌嬌的聲音,怒道:“崔楞子,妳趕緊給我放手!”

崔鑒這才松開鉗制嬌嬌肩膀的手,訕訕道:“我,我也不曉得是嬌嬌啊!”

他們都很熟識,因此自然剖釋嬌嬌。

嬌嬌眼圈是紅的,或是忍痛懂事地道:“是我的錯,我想給太子哥哥壹個驚喜,卻忘了也會嚇到崔哥哥。”

崔鑒最討厭他人說他畏懼怯懦如此的話,聞言怒視頓腳道:“誰畏懼了?”

大河把他推了個趔趄:“少對嬌嬌粗聲粗氣,又不是妳妹子那麽皮糙肉厚的。”

崔鑒這人,從不曉得憐香惜玉,在府裏和龍鳳胎mm打架,兩人歷來都是刀槍相見,誰也不示弱。

嬌嬌甜甜笑道:“太子哥哥,我沒事。”

崔鑒直男地道:“便是,我便沒用多少力氣!”

“滾回來背論語去!”大河罵道。

崔鑒還想說什麼,卻被有眼色的崔長安拉著走了。

嬌嬌拿出帕子踮起腳要給大河擦汗,後者自己扯過帕子胡亂擦了兩下,道:“妳怎麽來了?”

嬌嬌倏地伸出連續握著的右手,裏面藏著壹顆布滿顆粒的血色荔枝。

“荔枝?”大河拿起來,左看右看也沒看出來什麼,“是,我還以為是假的,做得宛在面前呢!這有什麼稀奇的,值得妳巴巴地跑來送給我?”

“甜。”嬌嬌道,“娘娘給我的。娘娘說此次荔枝路上壞了許多,好的便挑出來壹盤子,給我分了兩個。剩下僅有十幾個,我看,我看完好都吃了……”

雖說她曉得她的將軍並不會和弟弟計算,這麽可貴的東西,他沒有嘗到,她內心不舒適,因此便省了自己這個出來送給他吃。

大河很容易便猜出了她的心理,內心壹陣松軟,嘴上卻道:“甜膩膩的,我才不愛吃這些呢!妳吃過了沒?”

“吃了。”嬌嬌熱切地看著他。

她挑了個小的吃了,這是她連續以來的習慣,先吃不好的,好的要留給她的將軍。

大河要剝荔枝,嬌嬌道:“太子哥哥,妳,妳沒洗手。我替妳剝吧。”

說完,她把荔枝拿回來,而後當心翼翼地替她剝好,踮起腳把白白的荔枝肉送到他嘴邊。

大河嚼了兩口,吞了。

嬌嬌卻連續看著他的嘴,等了半晌後驚奇地道:“核呢?”

“吞了。”大河漫不經心地道,看著她只是站了壹會兒便經被曬紅的臉,拉著她走到附近樹蔭下,“隨著妳的人呢?怎麽便妳壹個人跑出來了?”

“怎麽能吞了呢!”嬌嬌發急,“這,這會不會不好啊!”

她適才便應該把核去掉再給他。

大河翻了個白眼:“能有什麼不好的?我問妳,妳朋友呢?怎麽便讓妳壹個人來了?”

嬌嬌道:“我不讓她們隨著的,這是在宮裏,不會有事的。不可能,太子哥哥,我得回來問問皇後娘娘,荔枝核吞了會不會鬧肚子!”

這是南方稀有的生果,她到底不安心便是。

大河沒來得及拉住她,便見她提著子,小腿快速地跑了。

大河:“……”

他伸手摸了摸肚子,嘴角暴露笑意,喃喃自語道:“難不可能還能長出來荔枝樹不可能?”

他適才瞥見嬌嬌貌似很稀飯吃荔枝,自己吃的時候她還舔了嘴角呢!

早曉得他便不吃了,有什麼好吃的!

內心又有壹種被惦念的甜甜的滋味,這感覺不賴。

大河提步往東宮走去,沒走幾步他又折回籠來。

不可能,他得去教訓壹下完好!好東西不能獨享,沒看到嬌嬌也稀飯吃嗎?

起碼下次有荔枝,要多分她壹些,哼!

完好在楊玉那邊,他這壹去打招呼,所有的人都曉得荔枝的事兒了。

因此荔枝成了遙遠大河和嬌嬌繞不開的梗兒,總被大人們拿來說笑。

楊玉都和周夫人開玩笑道:“以後送進宮來陪我,給我當兒媳婦行不可能?”

每當這時,嬌嬌都會酡顏壹片,眾人都忍俊不禁。

宮門外,沫兒隔著帷帽,遙遙瞥見夏壹鳴站在樹下,嘴角不由漾出笑意,腳步輕快地跑過去,而後摘下帷帽笑哈哈地看著他,壹雙異瞳宛如果琉璃,星光流轉其中。

夏壹鳴道:“還特意報告妳慢點跑,看妳跑得滿頭大汗。要是路上磕到了怎麽辦?”

他手中提著個籃子,沫兒火燒眉毛地伸長脖子往裏看。

夏壹鳴把籃子舉起來放到她眼皮子底下,笑道:“木樨糖,玫瑰酥,水晶糕,糖蒸酥酪……”

沫兒搶過籃子著,身子微晃,帶著少女的嬌羞和靈活,眼中盈滿俏皮的笑意。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