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4章 花瓣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霍似玉聽到這裏,不禁與青兒面面相覷了,她們兩個也算是消息靈通的人,怡紅院表面是壹座青樓,可主要的賺錢渠道,卻是聲色犬馬之下的情報買賣和轉賣事務。換言之,怡紅院是壹個不折不扣的情報集散地,而兩位小姐老板都是明代八卦業務的,可為什麽京城和揚州發生這麽重大的事件,她們所知,還不如壹個光會鼓搗藥材的小老頭多?慚愧哉!

小老頭又說,韓家公子韓放挑起大梁,當機立斷發出府令,將方圓百裏的出家人都吸納進揚州府衙,不知道是做什麽空前絕後的大道場,又是為誰誦經,只聽說只要從府衙隔街的地方經過,就能聽見那邊兒傳來唱誦的聲音。直到昨日,所有和尚老道都被遣返,知府大人卻下帖子到羅東府,去找羅老太君商量,把城郊的那塊兒羅家祖墳遷走,把地方讓給靖江王停柩,還說這是壹樁皇差。老太太壹聽“皇差”,就是要她上吊她也沒有不允之理呀,要況還是知府大人好聲好氣地來“商洽”,給足了羅家面子。

於是,當天下午,羅家就召集了壹百工匠,挖掘和遷改自己家的祖墳,給靖江王的棺柩騰地方。而皇家的酬謝也很給力,羅家三名送選的秀女免試通過,直通車送進京城當天子嬪妃,大老爺羅川柏擢升正六品禮部主事,二老爺三老爺都隨著花些銀子,各捐了壹個正八品工部大通關提舉司提舉,連三清堂裏的庫存滯銷丸藥,也被京城來的皇商采購壹空了。

霍似玉和青兒聽後砸舌不已,半晌之後,青兒酸溜溜地說:“小逸壹離開,他們家就走了大運,他們家大奶奶大少奶奶還不直接說,是‘大災星’走了,他們家的好運才來到了。”

吳大夫擺手說:“雖然大少奶奶的確說過那樣的話,不過老太太卻擦淚說,羅家能遇著這樁好事,全虧了三小姐妳。”他轉向霍似玉,動情地說,“三小姐,老朽昨日去看老太太安時,她非常思念妳呢,如今妳也有了好歸處了,等得了空要不去看看她?”

青兒聽得奇怪,羅家走了狗屎運,又關小逸什麽事?難道小逸又暗中幫羅家忙了?呀呀,傻丫頭。

霍似玉滿面落寂地抿唇,壹字壹頓地說道:“滿天神佛在上,就算信女上上輩子裏欠了他們家的,上輩子也早已還幹凈、還過頭了。而這輩子也討過舊債了,不敘贅述。”

她這話顯然不是說給吳大夫或青兒,甚至不是說給她自己聽的,她是在跟冥冥之中的命理制造者、那些所謂的神佛直接對話——“對於那些我不欠他、他不欠我的陳年老賬,我只願壹把火燒了,只願跟那些人當永生永世的陌路人,最好壹絲瓜葛都沒有。”那些人裏,包括了羅家、寧王府、京城要家等許多模糊在壹片白茫茫煙霧中的面容。

“小逸……妳怎麽了?”青兒忐忑地發問。為什麽心中突然有些不安的感覺。

霍似玉轉面朝向院中壹株名為“玻璃棠”的新品海棠,誓詞曰:“倘若妳們也覺得我想得對,也覺得我與他們兩清了,就將這壹枝海棠碾碎成泥,作為警示——倘若他日我再有心軟的時候,下場就如那海棠壹樣,連來世都不必再有了。”

吳大夫和青兒聽得又疑惑,又隱隱有點緊張感。三小姐(小逸)怎麽好像受了什麽刺激壹樣,親和柔弱的表象已然完全遮掩不住她的冰雪內在了,她怎麽變成這樣的?青兒雖聽過霍似玉的大部分經歷,可有的心境和淒涼不能訴諸於語言,青兒再同情、再對她有好感和默契,都不能理解十分之壹,霍似玉立下這道誓言的決心。

如此默默沈寂了盞茶工夫,忽而壹陣東南風從院子裏刮過去,嗚嗚咽咽,如泣如訴。吳大夫和青兒不約而同地去看院裏那株玻璃棠,看得目不轉睛,越看眼珠子瞪得越大。但見這道風過去之後,那壹整株玻璃棠的白色花瓣兒,竟沒有壹瓣留在那枝頭花萼上了……

同樣看得目不轉睛的,還有門口站著的熠迢,他也聽到了霍似玉的誓詞,見到了風吹花落的異象,壹時只覺得匪夷所思。原本他和熠彤二人的遁術,都已算得這世間最匪夷所思的存在了,可看了公子病愈之後的絕妙神功,不禁覺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再看了霍似玉壹語“可溝通神佛”的玲瓏剔透心竅,不禁打從心底對她生出了壹般敬畏。這女子,究竟是什麽人?

不同於這三名旁觀者的驚詫莫名狀,霍似玉看到那新綻的玻璃棠零落壹地的奇景,面上卻是安之若素的淡然,把這當成壹件理所當然的事。冥冥之中,神明自在,這是她早就猜到,並且壹回回在波折經歷中驗證過的事。

那些神明又公正又嚴厲,只因她的前世經歷了幾重背叛和辜負,所以累加起來,才獲得了壹次重生的機會。可她也並不是壹直都能得神明眷顧,因為神明不偏不倚。譬如最近的這次“神跡”,她就因為當年懲罰九歲的羅白芍過了頭,而在手心上吃了壹道燙疤;而恰在同壹天裏,羅白芍姐妹竟進宮當娘娘去了,可不是壹種變相的補償麽。

好在,神明也認同了她的想法,覺得她跟羅家、王府、要家的那些人全都兩清了,該做真正的陌路人了。思及此處,她望著那壹地白色花瓣,很開心地笑了:“如此甚好,白茫茫壹片好幹凈。心裏幹凈了,人就少掛礙。”

“小逸?”青兒眨眨眼,換了個家常的問題問,“孟瑄幹嘛給妳請個郎中來?妳哪裏出毛病了?”還是……懷孕了?這樣想完,青兒又汗顏起來,就算壹夜七次,也不能睡壹回就驗壹回吧……

霍似玉亮出壹直藏在袖裏的左手,微笑道:“吳老爹是療治金瘡燙傷的聖手,七爺壹定是讓他來看這個傷的,可這只手已經包紮的很好了,等下午再換藥罷。老爹,妳那裏有什麽治燙傷燒傷的藥,給我多配幾瓶好的,我來日得了好方子也叫上妳壹同鑒賞。”

吳大夫從藥箱中取出幾只細頸藍瓷瓶,仍不死心地問:“老太太真的想妳,三小姐真沒空回家看看嗎?”

霍似玉只能猜測,老太太不是有急事找她商量,就是讓她給傳家之寶的回春丹“開光”,尋常裏,那位老人家是難得想她壹回的,既然如今跟羅家斷絕了關系……想到這裏,她不做絲毫猶豫,鋪紙提筆,寫下壹張“回春丹已全部解封,但吃無妨”的信箋,封好之後讓吳大夫轉呈給羅家老太太。

此事壹了,老太太就再不會惦記她了吧。霍似玉滿目嘲諷地送走了吳大夫,又問熠迢:“妳來做什麽,七爺讓妳來的?”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