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9章 紧张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啊 著

连载免费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日,女主新郎说对她仅有兄妹之情,因为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选择放弃反派,一挥一挥,女主啊,你虽然逃婚去吧,等她靠着获知剧情的优势,提早找到了宝藏,成了富婆,什么男人也没?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色诱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竟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见状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着:“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的将袖子有撸了一直这样,当然,反派的反派惹不得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免费阅读

如此的人物,姜羽現在還招惹不起,假以時日,他也可以進入到地步。到時候,便和他們,平起平坐。現在或是趕緊抱頭鼠竄,悶聲發大財吧。

並且這個小姑娘,一看便曉得,比較刁蠻率性。估計她的尊長,也不會是什麽好說話的人啊。

沒有理會小姑娘,姜羽加快了腳步,發揮出輕身功法,想要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小姑娘另希望,好說好商議,看到他這個明白,立馬生氣了,高聲喊道:“你給我站住,別跑!”

聽到小姑娘的啼聲,姜羽便曉得,該來的困擾,或是會來的。三十六策,走為善策,更不肯停下了,在前方跑得飛快。只想著離這個困擾本源,越遠越好,很好從此以後,再也不要晤面。

眼看著姜羽越跑越快,越跑越遠,小姑娘發急了。掐了一個口訣,禦劍而起,只是一剎時,便追了上去。聽到背面傳來的呼呼風聲,姜羽便曉得,對方禦劍追來。

他也發急了,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個地方,是荒山野嶺的,人影也看不到一個。也禦劍而起,一下子,又把距離拉開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瞬息之間,便飛出了很遠。小姑娘,適才追擊山鷹一的時候,便花消了許多的真氣,現在又逞強追趕姜羽,很快便真氣不繼。兩個人的距離,越拉越遠,眼看著便要被姜羽逃掉,再也找不到腳跡。

前方的姜羽,正在暗自高興呢,還好還好,幸虧自己跑得比較快,再跑一下子,便脫節這個困擾。這裏的山區,面積恢弘,山高張密,被自己逃走,完全不必擔憂,她會找到自己。

惋惜他高興得太早了一點,前方的一個山坡上頭,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倏地蓋住了他的去路。幸虧姜羽經常在惡魔押店宇宙裏面,操練禦劍遨遊的方法,現在比較諳練了,能力實時剎車,以免了一場空中交通變亂。

這個突發的環境,讓姜羽吃了一大驚,此時懸停了半空中,腳下踩著飛劍,他驚魂未定。向前方看去。只見一個品格清高的中年男子,站在一柄飛劍上頭,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那此中年男子。一張國字臉,頗有森嚴。穿戴一身黑色的長袍。留著長須,穿戴裝扮,不像是當代社會的樣子,反而像是古代的高人。

他懸空負手而立,滿身崎嶇,散發出一股壯大之極的氣焰。雖然並沒有決心對姜羽施壓,姜羽覺得到了。

如此的一種威勢,比起姜羽曾經見識過的。那些築基期的宗師們,例如喻繼真和周廣利,顯然要強出許多。也便是說,此人的修為,比起那兩個人來說,必定要淩駕很多。

在這個荒山野嶺之中,倏地發現了如此的宗師,畢竟是如何回事,是不是來找自己的困擾。

在這一剎時,姜羽的內心。翻過了許多的念頭。為今之計,只好見招拆招,先看看再說。如此的宗師。自己現在勢必不是他的對手,打是必定打了。

至於逃跑,估計也比較困難,雖然另有惡魔押店宇宙可以躲避,很後的時候,姜羽是不會容易動用的。

如果一遇到宗師,便躲到惡魔押店宇宙裏面,那還修什麽真,練什麽道?安皆安全了。對自己的修煉,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真要這麽幹。還不如回家耕田好了。便算不是對手,姜羽也不會計無所出。先拼一個你死我活,不到很後的生死關頭,毫不言退。

那此中年男子,連續在默默的,調查著姜羽。看到他早先很驚慌,顯然是沒有預料到,自己會倏地發現。不久以後,他好像便冷靜下來,眼中逐漸露出一絲堅毅。不禁在內心點了點頭,嗯,看來這個小夥子,或是個可教之才。

兩個人站立在飛劍之上,在半空中默默對立。一會兒以後,姜羽開始挺不住了,講話說:“這位先輩,叨教尊姓大名,相逢便是有緣,後輩姜羽有禮了。”

中年男子正待回復,背面的小姑娘,追了上來。看到前方的環境,不禁高興的大叫了起來:“師傅,你把他抓住了,趕緊跟他說說,讓他把那只靈鷹,賣給我。那只靈鷹,可伶俐了,還聽得懂人話呢,可真是可貴啊。”

聽到了小姑娘的話,姜羽的內心,未免有一點緊張。這個宗師,便是小姑娘的師傅,這便難怪了。現在的局勢,對自己更加不妙了,前後都有仇敵,莫非要自己先發制人嗎?

便在姜羽遲疑未定,是否果然脫手的時候,那此中年男子,卻有一點尷尬。自己這個門徒,從小養尊處優,在門派裏面,也沒有人敢獲咎她,江湖履歷,更是一點也沒有。一出來便給自己惹了很多的困擾,看這個樣子,必定又是她幹的功德。

瞪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趕緊住口,站在邊,不說話了。中年男子淺笑著說:“姜羽是吧,我叫方振嶽,這是我的門徒周雅婷。看你的年齡好像不大,多少歲數了?”

聽到方振嶽的口氣之中,好像並沒有什麽歹意,姜羽臨時放下心來,回復道:“我二十四歲,正好是本命年。”

方振嶽有點驚奇,說:“才二十四歲啊,這麽年輕,便有這般修為,真是不容易。你師承何人,是哪門哪派的門生?”

這一句話,把姜羽給問住了。聽他的口氣,好像關於修真界的各大門派,都很熟識的樣子。自己又不會告訴他,自己的先生,是外星球的盡頭高人。說出去誰信啊,又不敢隨意假造。

恐怕說到他熟識的門派,立馬便會被揭露。如果說到他仇視的門派,估計更糟糕,說未必對方立馬翻臉,管殺無論埋啊。

遲疑了一會兒,不回復又不太好,姜羽只能說:“方先輩,我沒有師傅。我修煉的,只是家裏祖傳下來的,一點膚淺的功法。”

這個回復,顯然有點出乎方振嶽的料想以外,他周密調查了姜羽一番,說:“如此,你自己一個人修煉,可以達到這種水平,可真不容易啊。你是這裏的內陸人嗎?家裏另有什麽尊長嗎?”

姜羽說:“我家便住在前方不遠的清河市,父母幾年過去過世了,現在家裏僅有我和一個妹妹。”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