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雷霆喜欢山鸡

时光荏苒月如梭

超爱吃火锅 著

连载中免费

雷霆是个极狂躁的男人,陈素从离开他身边的那一天就,她就过上了胆战心惊的日子,虽然为了报仇雪恨,她忍气吞声,抱着心中的白月光渡日,一直到有一天她意外发现白月光和狂躁丈夫竟在这之前,陈素不知道,人要用这样的方式赚钱活着。。……

免费阅读

陈素转了一圈,撩了下耳边的头发,“还行吧?”

雷霆瞥了眼陈素手里的包,拿起扔到一边,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她拥有的、最贵的包了!

“今晚过后,该添置的行头一样不准少,当好你的雷太太,不要给我丢人。”雷霆塞给陈素一个小巧的手包,还带手环设置,刚好为陈素略显单调的礼服增添了一抹亮色。

陈素腹诽他浪费,却也佩服他的品味,这样一来,确实配得上她这身衣裳了。

到了宴会上,雷霆依旧坐轮椅,陈素在他身后推着,像个贤妻,这种场合她来得很少,还是有点不适应。

“手给我。”

陈素愣了下,把手放到雷霆的掌心里,周围人围了过来,商业性的对话充斥在耳边,陈素扯开嘴角,对每一个人都微笑。

陈素偶尔用余光看身边的男人,他沉稳冷静,回答各种问题和话题游刃有余,不得不说,在他的战场上,就算是他坐着轮椅也照样可以大杀四方。

“那个就是雷少的老婆啊,瘦的跟猴似的,看着也土了吧唧的,听说是陈金山的女儿,我都没见过。”

“别说你没有了,连我也没有,我和陈冉认识,外人也都只知道陈金山有陈冉这一个女儿,哪里知道这又冒出了一个陈素,怕不是冒充的吧。”

陈素眼角的余光一瞥,就能看到议论她的人,她友好地朝那两个人笑笑,恨不得告诉她们,自己就是陈金山拉来骗人的。

说别人是非的人接受到了别人的善意微笑,脸上发烫,眼神闪躲,甚至会尴尬地回以微笑,毕竟被她们议论的人是雷霆雷少的老婆,谁也不敢轻易得罪,除了……

“哥。”雷雅穿着一身俏皮可爱的小礼服来了,一来就挤掉了陈素的位置,陈素往旁边站了站,不过好在雷霆始终没放开她的手。

“以为穿一套衣裳就能掩盖你身上那股山鸡的臭味了?不要待在我哥身边,我都替他丢人。”雷雅面不改色得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陈素低头一笑,“他就是爱娶我这只山鸡,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雷雅眼神一厉,腮帮子微动,陈素想她肯定是恨得牙痒痒了。

陈素不傻,雷霆对雷雅是宠爱,但是对于他们之间的男女之情,雷霆是一种避开的态度,他们之间一直对外宣布是兄妹关系,雷家那么讲究面子,又怎么会让这种接近“不伦”的关系爆出去。

有一个合照的环节,陈素站雷霆旁边,雷雅非要蹲下来,头和雷霆挨在一起,显得更加亲昵。

陈素也弯下腰,头贴着雷霆,他抓住陈素的手,证明了陈素对他和雷雅的感情的所有猜想。

结束之后回家,陈素一直盯着手里的照片看个不停,他随手夺过陈素的照片往床头一扔,“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觉得雷雅她对我好像敌意很深吗?”陈素问问题的同时,讨好地帮他站起来上了床。

“她从小依赖我成性。我娶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打消她对我的念头。”

拿她当挡箭牌?雷雅还不吃了她。

陈素挠了挠额角,“你确定?我觉得我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和她比起来都弱极了。”

“弱,那就变强。”他枕在陈素的腿上,“我头疼,你随便帮我按一按。”

陈素抬手抚上他的太阳穴,用指腹细细地揉按,他脸上的神情渐渐放松,陈素倒着看他的五官,终于没有那么凌厉了,反而显得特别温柔。

陈素妈妈的病治到后期时,头经常疼,医生说那些化疗的药物都有副作用,妈妈头疼也是一种药物的副作用,为了减轻她的痛苦,陈素专门和师傅学了一段时间的按摩,一直伺候她到去世。

陈素想着想着,回过神来时,手已经酸的不行了。

可陈素一停手,雷霆就拧眉,陈素只好继续,直到他进入深睡眠,她才彻底停手。

第二天早上起床,陈素的手还在打颤,为雷霆系领带的时候,他瞥了眼陈素的手,“昨晚给我按摩到什么时候?”

“也没有很久。”陈素藏好手。

他拉过陈素的手,用他的大拇指帮她揉了揉,“上次你会娘家连饭都没吃就回来了。”

陈素一顿,他怎么忽然提起这个来了?

“正好,今天你爸约我吃饭,你也去。”雷霆仍旧面无表情,可陈素觉得他对她的敌意好像消失了,正因为如此,她开始卸下一开始的沉重防备,却没想到更沉重的还在后面。

他去上班之后,陈素接到了何慧茗的微信,说那天的事查到了头绪,让她赶紧过去一趟。

陈素假借买衣服之由,和何慧茗见了面,她身边还跟了一个男人,看着有点眼熟。

“小素,你见过他的,那天晚上在会所,他就是服务我们的那个小哥哥。”何慧茗在陈素耳边偷偷道。

陈素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住,那天晚上我喝得太多了。”

“这很正常,谁到我们那种地方都是为了放纵去的,我经常遇到断片的客人,有丢手机的、丢钱包的,都来我这儿找,但是您俩这样找记忆的,我还是头一回遇到。”

陈素更尴尬了,但是小哥幽默的语气很快缓解了气氛。

何慧茗帮他们俩加了微信,小哥发给陈素一份客人消费名单,还让陈素描述了那个男人的样子,她哪能记得具体的样子,她只记得他长得挺帅,头发很短,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

“那穿什么衣服记得吗?我可以找监控。”

何慧茗赶忙拍了陈素两下,“对啊对啊,还有监控。”

陈素认真地回想了片刻,当时自己被流.氓欺负,喝多酒加上受惊过度,大脑都是空白的,以至于后来借着药性和那个男人发生了所谓一.夜.情,她药性散去之后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她仔细回想了和男人接触的细节,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特征,那个男人的脖子里戴着一条项链,项链很特别,前面的坠子像是木质的,黑红色,鱼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